中俄反恐军演释放五大信号:弃强权政治思维


 发布时间:2020-11-26 07:24:06

新闻发言人杨宇军表示,中国军队某些领域与世界先进水平还有较大差距。有记者提问,最近,有军队将领与军事专家就中国军队建设产生争议。一部分人认为,中国军队现代化建设与世界先进水平是保持一致的;另一部分人认为,中国军队和世界先进水平有三四十年的差距。请问中国军队现代化建设水平现在处于什么阶段?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是怎么样的? 杨宇军回应称,经过多年的努力,中国军队现代化建设取得了显著进步。当然,在某些领域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需要我们继续不断地做出努力。

这在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安全格局中,昭示出一些象征意义。首先,美国有意展示中国在其领导世界成员序列中的新定位。奥巴马上台后,提出深思熟虑的接触战略和以重振美国领导为核心的全球战略。在美国眼中,世界成员序列在国家安全意义上分为五等:美国本土、美国盟友、美国伙伴、失败国家和美国敌国。但美国通过此次军演有意昭示中美关系新定位,即五分法关系之外的新变种,这第六种关系在军事互信程度上要高于接触伙伴、低于传统盟友。“2014环太”军演在大国均势方面,标示出世界成员的新排序——霸权国、强权国、霸权盟国、霸权伙伴、失败国家和霸权敌国。此次军演集合了前四种排序的国家力量。霸权国自然是美国本身,中国是强权国,而非霸权敌国,对应了所谓世界影响力中心的新定位。中美关系增进了军事互信,填充了新型大国关系的新内涵。其次,中国参演表明美国主导世界的两洋安全战略有了新内涵。对美国而言,美洲是美国维护全球安全的战略根据地和出发点;在美洲东面的大西洋方向,是由其领导的北约来掌控欧非区域安全框架;在西面的太平洋方向,是由其领导的“环太盟国”来掌控亚太区域安全框架。

而这两者构成美国领导世界的两洋安全战略。当下美国即使有意在亚太围堵中国崛起,也难以把“环太盟国”变成北约那样的军事同盟体系。所以“2014环太”军演颇有一些类似游园会的融洽气息,而非大国力量之间的抵近对峙。“2014环太”军演没有将中国视为假想敌,反而在亚太地区扩大了强调共同安全的价值观。当前亚太没有发生倾向于冷战的局势演变。这次军演展示出了融洽而开放的军事合作关系。这意味着,环太平洋的战略安全形势在近70年间不仅没有改变,反而扩展出了融洽、趋稳的新内涵。中国与周边有领海争议的日、越、菲同台演练,更多地体现了团结友好的氛围。但争端是争端,军演是军演,此次军演未必缓解这些争端,争端也未妨害此次军演。宏观的亚太安全均势,绝非局限于中国周边这些小矛盾。军演展示给这些争端国家的是友好对话、你中有我的“和平重组”趋势。最后,在美国领导世界的两洋战略之间,有一条弧形冲突带,即北非、中东、西南亚、东南亚、东北亚。

眼下的全球安全格局,在中美之间的太平洋方向上是和谐多一点,在俄欧之间的大西洋方向上是冲突多一点。目前从这条弧形冲突带自西向东看,西线趋乱,东线趋稳。总的来看,在整个世界安全格局的演变中,只有把第一力量和第二力量稳定住,那么有的国家或区域才能找准自身第三、第四的现实位置。在一个可预见的全球安全框架下,各国力量应当各尽其责。如果今后“环太”军演能继续体现出和平重组与力量确认,那将是世界和平之福。(赵宏瑞 作者是哈尔滨工业大学法学院院长 教授)。

除了呼吁通过外交手段化解叙利亚危机,还在文章最后部分批评了奥巴马前一天全国电视讲话中强调的“美国例外论”。从最近几天美国舆论的反应看,普京不啻是捅了“马蜂窝”。美国大小媒体纷纷抨击普京对美国重要价值理念的不恭,奥巴马用不着自己开口,他的身边就形成一大拨“近卫军”。美国虽然内部争议很多,但舆论在关键时刻或围绕重大问题有能力突然团结起来,这还是相当醒目的。美国作为超级力量能够独步世界,遭遇挫折也总是能够缓过劲来,大概与此有关。“美国例外论”是自其1776年宣布独立以来两个半世纪中逐渐形成的价值观念。它既包括美国社会对本国成就所产生的骄傲,也有上帝对美国特殊照顾的宗教认识。它是理想主义的思潮,也是美国基础性的政治理念。总体看,围绕“美国是否例外”是很难同美国人争辩出一个所以然的,既然是价值观,道理在它面前就是第二位的。有人说,除非有一天美国真的衰落了,沦落成今天英国这样的二流国家,“美国例外论”才会从美国的核心价值体系中淡出。

而这样的假设从国际政治学的角度看,显然毫无意义。然而即使这样,我们还是要为普京敢于抨击美国引以为豪的观念而鼓掌。即使美国人把普京的质疑顶了回去,普京的话还是会在美国人的意识中留下点什么。美国舆论“很生气”,还是说明普京戳痛了他们。美国一直在教训世界,它这些年反过来遇到的重量级批评者太少,美国多少被这个世界有些惯坏了。在叙利亚化武危机中,俄罗斯再次回到与美国战略对弈的位置,并且表现出色,获得外交加分的效果。以俄罗斯当前GDP总量大约两万亿美元的国家实力,似乎难当这一角色。然而西方世界低估了克里姆林宫和普京。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取决于两方面,一是它的力量是不是强,二是它的弱点是不是少。俄罗斯除了军事力量很突出,科技力量差强人意外,其工业化和信息化总水平都算不上世界一流。但是俄罗斯的弱点非常少。比如它既不依赖外部市场,也不依赖外部能源和原材料,因此外部世界几乎没什么战略筹码可以威胁俄罗斯,俄是敢于为核心利益同任何威逼者“翻脸”的特殊全球性力量。

叙利亚化武危机显示,俄是当今世界的重要平衡者,它最大化使用本国力量的能力扩大了它的全球影响,而且它对扮演高于本国力量的角色很有兴趣,这也符合它的利益与外交传统。俄罗斯国土辽阔,资源丰富,民族关系复杂,与前苏联国家纠缠不清。它需要以积极的、甚至有些咄咄逼人的姿态吓阻外界对俄各种利益的侵犯和觊觎。当今世界的大国均势过于脆弱,这时俄罗斯对恢复国力和影响力的追求虽是从本国利益出发,但它对全球均势的再塑造有益无害。普京亲自到美国媒体上撰文,直言对“美国例外论”的不满,也是值得世界舆论欢迎的。所有人生而平等,这既是西方政治思想的基本主张,也是在美国占主导地位的基督教基本教义之一。但“美国例外论”必然延伸成美国人同时“例外”的幻觉。作为西方民主的代表性国家,美国应当能做到对世界的不同声音“兼听”。但美国国内众多“名角”对普京的过度指责恰恰是美国社会缺乏度量和自尊的表现。

中俄 恐怖主义 世界

上一篇: 台媒:解放军三层打击链曝光 美航母束手无策

下一篇: 全军集训军体训练参谋及士官:体能是战场入场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