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红剑—2017”实战演习打响 全程背对背


 发布时间:2021-01-14 00:45:11

原题:中国重视空军吗?丽贝卡·格兰特在《空军杂志》上发表了“美国人需要了解解放军空军的10件事”。考虑到近年来中国开始对近海实施有效管辖,理解空军在北京的军事战略中可能发挥什么作用,就显得格外重要。中国在海上变得日益咄咄逼人,但通常使用的是非海军力量,包括海警船。解放军空军在此类行动中扮演的角色则更有限,除了抵近钓鱼岛飞,一般只是旁观。那10件事中有一条值得强调:空军在解放军内部属次要军种,占中国总军力的仅17%。解放军至今仍是一支以地面部队为主的军队。美国空军退役军官、解放军空军问题专家肯尼斯·艾伦说,中国军队仍是“陆军为主的文化”。空军为何在解放军计划中不是主角的另一重要因素,与中国军事领导体制有关。解放军由中共中央军委领导,因此不仅是世界上现役军人最多的部队,也是一支政治大军的最大武装分支。鉴于解放军对陆军的绝对强调,中央军委领导层往往主要由前陆军军官组成。诚然,中国目前正积极打造空军,令其成为更强大的作战部队。诸如歼-20战机项目,就凸显如今北京在战略和经费上对空军的重视。

甚至在领导层方面,空军人员也开始发挥更突出的作用。尽管出现这些趋势,空军在中国军事战略中仍然居于次要地位。这点对于地区对手应如何考虑潜在地抗衡北京不断增长的军力,具有重要的暗示意义。分析人士目前只注意到中国不断增强的区域阻遏/反介入能力,这与空中力量本身关系并不大。在南海,北京选择限制使用海军,而采用谨慎的“切香肠”策略。从经费层面来看,运用反介入战术的性价比要远高于动用空中力量(无人驾驶飞机除外)。但可以想象,若围绕岛屿的事态升级,解放军空军将发挥重要作用。在中国地面部队和海军对岛屿发起两栖攻击时,制空权将至关重要。日本在冲绳部署战机,就是为应对此类情况。所以,北京如今的确重视空军力量,随着军费增加,今后可能会更加重视。外部因素,如日美的实力,似乎是推动解放军从一支以地面部队为中心的军队,转向更多样化战斗部队的重要因素。只要有迹象表明,美日对空中力量仍保持先发制人的态势,中国就应在乎空军力量。▲(作者安吉特·潘德,乔恒译)。

编者按 如何确保国家安全,打赢未来战争?孟宪生、卫渤两位学者提出新的作战理论——“目标重心战”。众所周知,遭遇强敌,真正有功夫的武林大师绝不张牙舞爪,更鄙视花拳绣腿,而是冷眼相看,找出对手“软肋”,一剑封喉,一拳破敌。“目标重心战”,就有这个味道。二战初期,德国人创造“闪击战”,在战争中所向披靡;二战后期,苏联人用“大纵深作战理论”,赢得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而中国人则用“持久战”、“歼灭战”思想,打出一个新中国。在信息化条件下的今天,如何让一支一向高歌“向前,向前,向前”的军队,永远作为“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光耀于世?“目标重心战”理论,提供了一种选择。一根“打狗棍”的力量 “目标重心战”与以往战争实施方式最大的区别是:过去是根据手段,确定打击目标;而今是根据目标,匹配打击手段。能有效打击目标的手段,就是好手段。从这个意义上讲,有时一根“打狗棍”,也许胜过一颗原子弹。军事领域的新情况、新问题,是提出“目标重心战”的必然要求。如今,新的战争形态是“三无”(无人、无形、无声),新的作战方式是“三非”(非对称、非接触、非线式),新型作战力量是“三力”(空天作战力量、信息作战力量、“蓝水”作战力量),新的战争领域是“三间”(外层空间、网络空间、深海空间),信息化战争基本特征是“三度”(精度、速度、强度),战争和作战指导是“三控”(控制时间、控制空间、控制战局)。

在这些新情况、新特点中,“三无”也是有物理实体目标的“三无”,“三非”是对具体目标作用的“三非”,“三力”是单个武器平台目标综合作用形成的“三力”,“三间”是多个作战目标点形成的“三间”,“三度”是对具体目标打击形成的“三度”,“三控”是围绕战场众多目标进行时间、空间、战局的“三控”。冷兵器战争依靠的是体能与技能,热兵器战争依靠的是火力与规模,机械化战争依靠的是动能与速度,信息化战争依靠的是信息与体系。尤其是当今,充分的信息保证,完整的体系支撑,已成为赢得战争胜利的基础。而阻断信息、肢解体系,是击溃敌人的最佳途径。信息和体系的弱点就在于构成信息和体系的节点多、目标多,尤其是一些关键节点和重心目标,可以直接导致信息的阻断和体系的崩溃。在现代战争中,一个目标或一系列目标不但可能影响一个系统或一个体系,而且还有可能决定着一场战斗、战役或战争的胜败。信息化战争与机械化战争的最大区别在于力量构成有所不同。机械化战争是以机械平台叠加组合构成的力量体系。进攻时,集中力量于主要进攻方向,形成一个强有力的“拳头”,“突破”成为战役战斗的首要任务;防御时,集中力量于主要防御方向,形成一个坚实的“外壳”,“反突破”成为战役战斗的首要任务。

信息化战争则不然,它是以信息技术与机械平台相结合构成的力量体系。整个作战系统像一张可以自由伸缩、韧劲十足的大网,攻可聚力出拳,防可合力御矛。其长项在于,网络内的各个作战系统、作战要素、作战单元都具有很大的机动性、灵活性,可以随时聚散;其短处在于,网络上的各个重要关节十分脆弱,一旦被毁,则可能导致一个作战单元、一个作战要素乃至一个作战系统整体失能,从而影响整个作战体系的作战效能,甚至导致战败的结局。这种现象,反映出信息化战争体系对抗成败的一个重要原则——“节点生存能力决定体系整体战斗力水平”。这一作战原理告诉我们,重心目标的攻与防决定战争的成败,是制胜的关键所在。在这一作战原理的指引下,我们可以针对不同的作战体系、作战系统、作战单元、作战要素,创新各种各样的战法,采取各种各样的手段。就战争体系而言,就可以考虑通过打击战略、战役重心目标,实现断链、破网。比如,打断侦察预警链条,就可以使敌人成为瞎子;打断指挥数据链条,就可以使敌人指挥失灵;打断武器控制链条,就可以使敌人控制失准;打断导航定位链条,就可以使敌人时空错位;打断综合保障链条,就可使敌人续战能力锐减等等。从科索沃、伊拉克、利比亚等几场局部战争看,想方设法打击政治、经济类目标——特别是政权目标;摧毁或防护对抗体系中的目标——特别是重心目标,已成为未来战争双方共同的追求。

1995年,北约先后出动3400多架次飞机,使用巡航导弹等远程精确打击力量,对波黑内战的塞族军队进行一系列高强度、实时的联合精确火力打击,迫使塞族签订“代顿协议”。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北约对南联盟进行78天规模空前的联合火力打击,最终迫使南联盟接受其停战条件,达成作战目的。伊拉克战争中,英军就帮助联军制订900多个潜在目标的清单,以推翻萨达姆政权及其安全部队,削弱伊拉克武装力量的指挥和控制能力。这些目标包括关键的军事设施、武器库、指挥和控制中心,重要的政权目标以及通信网络。制订目标选择计划,考虑的是达成精确的军事效果。因此,筹划信息化战争,特别是未来战争,与以往不同的是,首先必须考虑的问题是对目标的打击与防卫。以往,解决“手段”,是筹划战争的重点;而今,选择“目标”,是筹划战争的重点。

空军 体系 红剑

上一篇: 比武竞赛选精兵强将 17名新入队战士直提班长

下一篇: 专家谈美阻挠土购红旗9:怕中国军品越卖越高端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