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代表团:自觉服从服务于党和国家工作大局


 发布时间:2021-02-23 05:55:19

去年年末,我国国防部发言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是信息化条件下作战的必然要求,我军在这方面也进行了积极探索。下一步我军将在充分研究论证的基础上,适时深化改革,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之路。的确,伴随着中国军队改革不断深入,构建适应现代战争需要的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大现实问题。而建立完善的联合作战指挥机构,是构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重中之重。近年来有不少军事专家提出,中国军队应该尽快成立联合作战司令部。美俄先行 人类战争史表明,有什么样的作战,就有什么样的作战指挥,也必须有什么样的作战指挥体制与之相适应。古代战争,主要是步兵在地面厮杀,作战指挥基本上以单一兵种指挥为主。随着作战兵种逐渐增多,相继形成陆军、海军和空军,合同作战指挥体制应运而生。现代战争强调信息主导、体系对抗、联合致胜,诸军兵种联合作战已经成为主要作战样式,就不得不实施联合作战指挥,与之对应必须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在两次世界大战和战后几场局部战争实践的牵引下,伴随着军兵种作战力量结构的不断调整和优化,战后各国都对指挥体制进行了深入调整和改革。

目前,以美国为代表的世界军事强国都已经建立了联合作战司令部。美军在战略层次上由总统和国防部长通过参谋长联席会议实施指挥,在战区级则建立有9个联合作战司令部,包括太平洋、南方、北方、欧洲、中央和非洲6个战区司令部,以及特种作战、运输和战略3个职能司令部。虽然美国联合作战指挥体制仍处于调整变化之中,如2010年裁撤了联合部队司令部,但其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建设的主体思路和大的框架结构基本上进入成熟阶段,也成为其他国家军队指挥体制调整时的重要参考。俄罗斯对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的重要性有着切身体会。由于没能对各种参战力量实施集中统一的指挥,俄军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失利。所以在第二次车臣战争中,俄军建立了临时的联合作战指挥机构,从而有效集成各种参战力量,取得了战争胜利。近年来,俄罗斯实施了一系列军事改革,而核心内容就是指挥体制改革。俄军始终坚持“联合”取向,经过不断调整和完善,于2010年建立了西方、南方、中央、东方四大联合战略司令部,推动了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建立。

此举被外界认为是俄军对自身指挥体制改革的最大突破。此外,英国、法国、德国、澳大利亚,甚至中国周边国家印度、韩国都已经建立联合作战司令部或承担相应职能的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目前,建立和完善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已经成为21世纪各国军队普遍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大势所趋 由于历史原因,我军对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的认识较晚。20世纪50年代,伴随着我军由单一军种向诸军种合成军队的转变,加之有抗美援朝战争的陆空协同作战和一江山岛三军联合登陆作战的初步实践,我军开始对联合作战指挥有所思考。海湾战争后,我军对联合作战问题进行了深化研究,对建立具有我军特色的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我军目前没有专门的常设跨军种联合指挥机构。在进行联合作战和联合训练时,通常是由“中央军委”和下设的“总参谋部”承担联合作战指挥机构职能。在战时,若需要由不同军兵种联合承担作战任务,则会成立临时的指挥机构,负责协调各方面相关事宜,例如上世纪的对越自卫反击战,即由中央临时成立的“领导小组”统一指挥。

不难看出,我军现有指挥体制距离信息化战争的要求还有不小差距。指挥机构联合程度不高、平战转换不够迅速、与现有作战力量编制结构不相适应等问题日益凸显,已经成为制约我军作战能力跃升的重要羁绊,必须引起高度关注。我们知道,除了领土防御外,新时期中国国家安全更多地面临来自周边海域和空中的威胁。应对这些新的挑战,亟待军队改变“大陆军”的体制和观念,建立适应现代战争需要的联合作战司令部。另外,经过长期不懈努力,我军建设也已经由重视陆军向各军兵种建设齐头并进发展,特别是近年来海军、空军、第二炮兵建设取得丰硕成果。但如果没有联合作战司令部的统一指挥,这些作战力量就无法在战场上真正实现联合、形成体系,更不能充分发挥作用。从世界新军事变革发展趋势来看,我军可以在联合作战司令部的组织构成、职能区分、建设步骤和标准等方面与其他国家军队有所不同,但不太可能绕过或回避改革指挥体制、成立联合作战司令部这一客观需求。中国特色 在建立联合作战司令部方面,很多国家的军队都走在了我们的前面。

作为后来者,借鉴外军成功的经验为我所用,设法避免重复外军走过的弯路,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但综合考察有关国家军队情况可以发现,没有任何两个国家的联合作战指挥机构设置是完全相同的。有的国家即使指挥体制相同或相近,其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的设置也会因国情军情的不同而有所区别。比如,英、法两国军队虽然都采用了作战指挥与行政领导相分离的指挥体制,但总部层次的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却不完全相同。英军主要通过直属国防参谋长的“常设联合司令部”实施联合作战指挥,而法军主要通过三军参谋部所属的“三军联合作战计划参谋部”和“三军联合作战指挥中心”实施联合作战指挥。归根结底,各国都是基于本国军队的实际情况设立联合作战司令部。我国是发展中的大国,奉行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国家仍未完全统一,周边形势非常复杂,国家安全面临着多种威胁。我军多年来实行的是以陆军为主体的作战指挥与行政领导相统一的指挥体制,军队建设正处在由机械化、半机械化向信息化过渡的关键阶段,武器装备的整体水平距离世界军事强国仍有差距,各军兵种力量规模和建设水平还不够均衡合理。

这就是我们的现实“军情”。因此,只有综合考虑我国国家安全形势和军队建设发展需要,以习主席提出的“能打仗,打胜仗”这一基本要求为目标,在充分研究论证的基础上及时深化改革,才能建设出具有中国特色的联合作战司令部。设立联合作战司令部,必然需要改革现有指挥体制、优化军队编成、调整军种结构,这将是一个排除各种困难、克服重重阻力的艰难历程。历史上,凡是能够顺应战争发展变化打赢作战对手的,无一例外都是那些在战争到来之前就能敏锐洞察自身问题并及时加以改正的军队。中国设立联合作战司令部的道路还有多远,取决于国家高层深化改革的决心和魄力,也取决于我军自我革新、不断发展的智慧和勇气。(工程兵学院 房永智)。

军队 党中央 社会主义

上一篇: 山东济南武警依托先进军事文化“激活”练兵场

下一篇: 发动机叶片出现裂痕 美军F-35战机全线停飞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0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