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军舰艇编队访问缅甸


 发布时间:2021-04-09 01:26:32

海军新闻发言人梁阳6月8日介绍,经中央军委批准,海军将派舰艇参加“环太平洋—2014”演习。这是中国海军首次参加由美国海军组织的“环太平洋”多边海上联合演习。梁阳说,中国海军参加“环太平洋—2014”演习兵力由导弹驱逐舰海口舰、导弹护卫舰岳阳舰、综合补给舰千岛湖舰、和平方舟医院船及2架舰载直升机、特战分队和潜水分队各1个组成。根据中美两国海军领导人达成的共识,中方此次将参加火炮射击、综合演习、海上安全行动、水面舰艇演练、军事医学交流、人道主义救援减灾、潜水等7个科目的演习。

中美双方将依托和平方舟医院船和“仁慈”号医院船举办医学论坛,并互派人员驻船参观见学。期间,中方还将举行舰艇开放日,组织任务官兵开展相关双边、多边交流活动。梁阳介绍,根据演习计划安排,6月中旬,中国、新加坡、文莱3国参演兵力,将在关岛附近海域与美海军“乔辛”号巡洋舰会合,尔后组成联合编队向夏威夷珍珠港航行。航渡期间将进行编队队形变换、通信操演、吊放小艇、占领阵位、海上补给、应急情况处置、轻武器及主炮对海射击等科目训练。

今年春天,在西太平洋上亮相的中国海军训练编队让人振奋—— “井冈山”舰是我国目前吨位最大的两栖船坞登陆舰;“兰州”舰、“玉林”舰均执行过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任务;“衡水”舰是海军刚服役不久的新型护卫舰…… 这些海军“明星装备”从需求论证到型号立项,从设计审图到定型生产,都凝结着海军装备研究院科研人员的智慧和汗水。新年伊始,屈也频的日程便安排得满满当当。身为海军装备研究院负责航空装备论证的领军人才,他曾带领团队相继参加完成多项国家和军队航空装备的研制工程,亲身经历了我国多型反潜直升机等重大装备从无到有的艰难过程。如今,为了牵引某型飞机的深化训练,他又领衔对该型飞机训练与质量评估系统、个人分析评估系统等5个课题展开科研攻关。一些业内专家断定完成某型机上设备研制任务是“天方夜谭”,屈也频却“偏向虎山行”,带领团队向该项目发起冲锋,完成了这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海军装备研究院科研人员的眼里,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越是事关战斗力的关键。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刘清宇和该院现任总工凌青一起带领科研人员开展深入研究,他们的一系列研究成果在海军重大演习、部队训练、装备发展研究等方面得到广泛应用。当很多人把关注的目光投向舰船“看得见”的打击能力时,海军装备研究院的科研人员却把目光投向“看不见”的防护能力上——研究舰船综合防护这个世界海军公认的难题。汪玉、庄亚平、王虹斌、李炜等人研制出红外抑制装置、抗冲隔离装置、损管监控装置等8类25型填补国内空白的新型舰船综合防护装备,使新一代舰船的综合防护性能接近国际先进水平。科研战场无处不在。2010年秋季,面对南海20年来最大的强台风,该院海上信号探测论证研究团队奉命开展某型信息化装备海上试验。在那次历时48天、航程近5000余海里的专项试验中,课题组大胆尝试各种新方法,全面考核和检验了系统的性能及综合作战能力。2012年,人民大会堂,国家科技奖励大会隆重召开,某系统获特等奖。在这项科研攻关中,该院某型指挥信息平台研究团队功不可没。某所所长叶锡庆带领突击队参与联合攻关,激活了海上作战神经末梢,打通了海军指挥大脑中枢。

(余华梁)。

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105名国防生按海军出航礼仪整齐列队,解缆启航,随海军郑和舰开始首次航海实习。参加开训动员的海军副政委王森泰介绍说,此次北大、清华国防生航海实习,是海军首次联合地方高校,成规模组织国防生随训练舰实习,也是落实海军与北大、清华两校军民融合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共同探索军地联合培养国防生有益经验的具体举措。希望通过这次实习,进一步增强广大国防生的海洋、海权意识和建设海洋强国理念。为期一周的航海实习中,郑和舰将途经渤海、黄海海区,先后停靠烟台、威海、青岛等港口。航行期间,两校国防生将接受航海知识、海洋环境等专业理论培训,实际进行海图作业、舰艇损管等海上技能训练,并参与航行值更和舰艇日常勤务,体验舰艇生活,磨砺作风意志。

实习期间,两校国防生还将赴沿途海军院校参观交流并进行帆船、舢板等科目训练,在日俄监狱旧址、甲午战争纪念馆等教育基地接受爱国主义教育,激发投身国防建设的热情。海军于2013年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分别签署军民融合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在人才培养、信息技术、海洋开发等方面不断推进务实合作,打造了“海洋观教育日”等一批国防教育品牌。(完)。

潜水员周忠河没有犹豫,尽管装备只有60米的极限,但他还是纵身一跃跳入水中。20多分钟后,当这个辽东汉子上岸时,他的体温只有35摄氏度,已处于半休克状态,为了保持头脑清醒,他竟生生把嘴唇和舌头咬得鲜血直流…… “那会儿自己毕竟年轻。”如今回想起这一幕,周忠河对记者说,当时脑子里想的只有实验数据。不过,他马上补充说了一句,“但我还能接着干,直到潜不动的那一天”。如今,距离周忠河入伍已过去了18年,黑红粗糙的皮肤以及十几个带出来的徒弟,就是潜水留给这个老兵的最大财富。“与风险斗争,与死神交手,这是家常便饭。”就像周忠河所说的那样,汶川地震救灾、失事飞机、舰船搜救打捞、某“杀手锏”武器试验保障等任务中,都有他的身影。“潜水员的工作就是大海捞针,无论多大的任务海域,都要凭着直觉和经验一点一点排查。

”凭借着拿手的“扇形区域搜索法”,周忠河几乎成了救捞大队的常胜将军,全军优秀士官人才奖、海军专业能手、“海军十杰青年”等殊荣,让他得到了“水下尖刀”的绰号。同为老兵的周君,则是中国海军中为数不多的一级潜水员。回想起25年军旅生涯,他感慨说,水下生活时刻充满“苦、险、累”,但在危难面前,潜水员是从未有过退缩的。在周君的书桌上,有着这样一句座右铭——“因为险,才需要我们去挑战,因为难,才需要我们去承担。” 某次试验任务正值隆冬,为及时取得数据,周君主动请战下水,“上岸时两条腿都没有知觉了,胳膊就像猫挠得那么痒痒,潜水衣最后是由战友帮着剪开的”。由于水下搜索时间过长,周君因此患上了“加压病”,这需要至少48小时才能逐渐恢复。但当第二天任务再次来临时,由于担心年轻战士没有经验,周君又一次冒着生命危险潜入水中。

数据取得了,但周君的“加压病”此后却成了习惯性,经常遭受着连续几天几夜睡不着觉的痛苦,直到今天。周君的大嗓门也是他一个标志。他告诉记者,这是因为长时间水下作业,巨大的压力使耳膜受损,听力受到影响。“几乎每个潜水员都有这毛病,听什么声音都是嗡嗡的。” 与他们相比,如今的年轻一代潜水员,无论是装备条件,还是生活水平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这也为他们提供了更大的舞台。25岁的刘明亮刚刚在“西太论坛”战斗潜水和反水雷演习中,代表中国海军取得了第一名的成绩。他对记者说,这是自己长这么大以来最为骄傲的时刻。“上岸以后,新加坡等国的同行对我纷纷竖起大拇指,告诉我‘你是第一’,当时自己激动得都想不出说啥了。” 尽管年龄不大,他却已经是一名入伍7年、先后参加过50余项任务的“老兵”。

私下里,战友们喜欢叫他“水下小老虎”,据师傅周忠河讲,别看平时“虎了吧唧”,但这小子一到水下可就来了精神,“体能好、胆子大、技术也强”。听了师傅的夸奖,刘明亮一脸憨笑。他说,眼下自己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在今年的全海军大比武中取得好的成绩。“我希望以后能代表中国海军,取得更多的荣誉。”(完)。

缅甸 海军 编队

上一篇: 日本警察用日战国武士海报震慑盗窃犯

下一篇: 战史今日6月12日:抗日武汉会战爆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1.06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