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建设生态文明需养成生态思维


 发布时间:2020-10-18 10:40:16

山东省菏泽市近日下发《菏泽市水环境质量生态补偿暂行办法》,对县区实行季度考核,每季度计算市级对各县区补偿金额度,每季度公布一次,按年度统一结算。菏泽市明确,环保行政主管部门负责制定水环境生态补偿水质监测方案,并确保水环境生态补偿水质监测数据客观公正。市财政部门负责生态补偿金扣缴及资金转移支付工作。各县区人民政府应根据市政府下达的污染减排及总量控制计划,采取有效措施削减污染物排放总量,确保断面水质达到考核目标要求。菏泽市将水生态环境质量逐年改善作为区域发展的约束性要求,水质监测考核数据采用市水环境质量通报数据,以县区出境断面化学需氧量、氨氮季度平均浓度与目标值比较情况作为考核指标,建立有效的水环境生态补偿机制。县区向市级补偿的资金纳入市级生态补偿资金库,专项用于补偿水环境质量改善的县区。菏泽市要求,各县区获得的水环境质量生态补偿资金,应统筹用于辖区内改善水环境质量的项目。各县区应制定资金使用方案,资金使用方案需报市财政、环保部门备案。市财政、环保等部门对专项资金使用应当进行监督管理。记者王学鹏。

党的十八大确立了生态文明建设的突出地位,指出保护生态环境必须依靠制度。制度建设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制度进步是生态文明水平提高的一大标志,加强制度建设与改善生态环境质量是同等重要的任务。制度建设代表生态文明的“软实力”。生态文明建设不等于生态建设。如果说生态环境质量代表了生态文明的“硬件”的话,那么生态文明制度则是生态文明的“软实力”。理论上讲,我们靠“砸钱”也能搞出一个良好的生态环境来,但如果不能同步实现人的素质提高和制度的进步,即使生态环境质量有所好转,也不等于生态文明水平就提高了。

建设生态文明具有很大的“制度红利”。我国目前的生态文明水平还不高,主要原因是缺乏基本的生态文明制度来调节人们的意识和行为。实践证明,通过生态文明制度建设,在不花费大量资金投入的情况下,也能取得很大成效,这就是生态文明建设的“制度红利”。建设生态文明需要长期稳定的制度保障。建设生态文明不能停留在号召和倡导上,必须落实到实践行动中,这就需要通过比较定型和有效的制度,提供持久的推动力。建设生态文明是具有全局意义的战略部署,必须长期奋斗,为了不使这一进程因领导人的更换而中断或反复,必须有坚实的制度保障。

生态文明制度建设,除了坚持实施已有的有效制度外,还需要针对现实中存在的主要问题,进行必要的制度创新,包括建立新制度和完善已有制度。完善科学决策制度,提高生态文明建设的政治领导力。建立和完善有关环境保护的科学决策制度,目的是保证环境保护意识和要求切实进入各级党政决策者关于国家和地区发展的具体决策,一个有效的环境与发展综合决策机制,可以从产业布局、经济结构等重大决策的源头上控制资源环境问题的产生。强化法治管理制度,提高生态文明制度和决策的执行力。

建立和完善法治管理制度,目的是从资源环境角度形成对全社会的制度约束和规范,基本上做到凡对生态环境有影响的人类行为,都有相应的法规制度来调节和管束,达到“因人人受制而致人人自由”的境界。这是一个相对比较完善的“他律”体系,我国目前的资源环保政策法规体系虽已基本成型,但距离这样完善的目标还有很大距离。形成道德文化制度,提高全社会的生态文明自觉行动能力。建立和完善生态环境保护的道德文化制度,目的是构造全社会的“自律体系”,让“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理念逐渐深入人心,从而广泛动员全社会力量参与生态环境保护。

需要强调的是,创新本身是手段不是目的,制度创新应避免两个误解:一是为创新而创新,搞花样翻新,二是不断提出新创意而忽视对原有制度的完善。(作者夏光为环境保护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政绩考核是个指挥棒。最近到广西来宾市采访,了解到当地对所属几个县实施差别考核,效果均不错。所谓差别考核,就是根据县情有针对性地设置考核指标,不搞一刀切。金秀瑶族自治县生态本底好,就重点考核其生态环境保护、旅游产业发展和城镇化建设指标;忻城县生态本底差,石漠化严重,重点考核生态环境治理;合山市是资源枯竭城市,重点考核接续产业替代、棚户区改造、生态恢复等指标。县情不同,考核重点不一样,但有一个共同点,即生态建设指标考核权重加大。这让人想到十八大报告对生态文明制度建设的要求:“要把资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效益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评价体系,建立体现生态文明要求的目标体系、考核办法、奖惩机制。”来宾市的差别考核,正是这方面的有益探索。

如今,人们谈及环境污染、生态破坏等问题,往往把深层原因归结于“GDP至上”。用GDP衡量一个地区的发展状况,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变成“GDP至上”,则会出现以牺牲生态环境换取经济增长的不良后果。现行的GDP没有把资源环境成本和由此带来的社会损失计算在内,生态文明建设则要考虑资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效益,追求的是“绿色GDP”。用“绿色GDP”考核政绩,是生态文明的本质要求。如何考核“绿色GDP”?专家们争了好多年,到现在看法也不一致。生态文明制度建设,不能等专家们达成共识再行动,只能在“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理念指导下,到实践中寻找答案,进而凝练为适用范围更广的方法、原则,为制度的顶层设计提供参考。

从来宾的实践看,把生态环境的保护、治理、恢复作为重要考核指标,非但没有影响各个县的经济社会发展,反而给各个县创造了宽松的外部环境,让它们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几年来,几个县的GDP、居民可支配收入等连年保持较快增速,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增长呈现良性互动。县乡干部说,这种符合县情的政绩考核,为当地发展松了绑。为什么说是松了绑?因为过去考核GDP、财政收入、工业化指标,这些县必须在这三方面使劲,结果是吃力不讨好。一方面,地处山区、交通不便、设施落后等条件,使得招商引资很费劲;另一方面,生态环境保护也有硬任务,如果招来落后产能导致环境污染、生态破坏,同样要被问责。差别考核,摘掉了只认经济增长的“紧箍咒”,允许各县根据实际情况,走特色发展之路,干部群众放开了手脚,经济社会增添了活力。

这个例子也说明,推进生态文明制度建设,应该强调两个“实”。一是实干。勇于实践,大胆创新。二是实事求是。对地方来说,是不唯上、不唯书,一切从实际出发;对上级来说,制定政策、推行制度不要一刀切。武卫政。

生态 思维 文明

上一篇: 一季报业绩“地雷”或频现

下一篇: 日冲绳派专员赴美军坠机地点调查水污染情况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2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