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查处排放超标企业 向社会公开处理情况


 发布时间:2020-11-24 13:48:00

◆周兆木 周翔 蒋小珍 为进一步落实企业环境保护主体责任,推动新《环境保护法》实施,浙江省富阳市环保局出台了《富阳市环境保护约谈制度》,为加强环境管理、督促排污单位认真执行新《环境保护法》、保障环境安全提供了新的措施保障。为何要约谈? 新《环境保护法》的实施对排污单位的环境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为加强企业环境管理,帮助排污单位发现和纠正环境问题,把企业环境问题消灭在萌芽状态,富阳市环保局从帮助企业查找环境问题入手,针对一些企业内部环境管理中的薄弱环节以及存在的问题进行约谈,督促企业认识问题、改正问题。富阳市环保局局长李百山说,推出这项制度的初衷是指导企业针对存在的环境问题加快整改步伐,使企业尽快按新《环境保护法》要求落实环境管理和污染防治要求,推动企业绿色发展,保障环境安全。富阳市环境保护约谈由市环保局组织实施,市环保局根据相关单位出现的环境问题,约谈排污单位的法定代表人或主要负责人,提出整改措施和整改期限,必要时可邀请属地乡镇(街道)领导参加约谈。哪些情况需要约谈? 富阳市环保局规定,具备6种情形之一的可进行约谈:一是可能引发重大环境问题的,包括被上级环保部门挂牌督办、限期整改的;二是涉嫌存在环境安全隐患的,包括对区域环境和周围居民造成或可能造成严重影响的,可能或已经引发群体、越级上访的和重复信访的;三是存在严重违反环保法律法规行为的,包括对环保工作认识不足,对各级下达的限期整改工作行动迟缓、整改进度缓慢及整改工作不到位等;四是对危险废物管理不严、管理台账不规范,可能诱发环境安全问题或导致重金属污染超标排放的;五是被新闻媒体曝光的;六是环境保护部门认为有必要约谈的其他情形。

约谈由市环保局政策法规科统一实施,确定约谈地点、约谈时间、约谈组成人员等。怎么管理约谈? 富阳市环境保护约谈实行痕迹化管理,对约谈内容、整改期限及要求进行现场记录,按规定填写约谈记录表,并经环保部门盖章和被约谈单位负责人签字后生效。约谈的文字记录材料统一收集,年末统一存档。经环境保护约谈的单位,环保部门将按约谈内容和企业整改期限加强现场监督,对约谈中要求整改的事项不落实或落实不到位的,由环保部门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追究被约谈单位责任,必要时在新闻媒体曝光。据悉,富阳市采取环境保护约谈制度以来,已对5家企业进行了约谈,企业反响较好。企业主认为,约谈实际上是帮助企业查找问题,对已出现的问题提出整改指导,帮助企业加强内部管理,消灭环境隐患。

经济大事“波及”小废品 说起一些市民对于“废品价格为何一直没涨”的困惑,老刘、张师傅等人都说,自己虽然不懂经济那些大道理,但是“废品和经济息息相关,这话还是很对,原料需求有限,废品的价格就上不来。”而这个说法也得到了回收企业的认证。北京一家再生资源回收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废品的价格取决于工厂采购原料的价格。废品交易环节、运输成本等也影响着废品的价格。国外经济学家曾经指出,“废品回收业好比煤矿里的金丝雀(过去煤矿工人将金丝雀放在矿井里作为毒气浓度的指示器,如果矿里有毒气体浓度有所升高,金丝雀就会马上死掉,工人们可以借此信号自救),它是工业的前端和后端,起到经济晴雨表的作用。

”看似在社会分工“最底层”的废品回收行业却随时会受到国内外大事的“波及”。老刘说,比如2008年经济危机,无论废铜烂铁还是书本报纸易拉罐,都不停地掉价,基本能降三分之一。现场探访 离北京越来越“远”的废品回收 在北五环林萃桥向北的黑泉路上,一到傍晚,各种加装马达的平板三轮、面包车改装的小皮卡以及“大解放”都会满载着各种回收上来的废旧电器、家具从城里方向向这里开足马力进发,一车车废品在这里“待价而沽”。这里其实并不是这些废品的最终归宿。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废品回收人员告诉记者,因为这里以及再向北的地区基本是城乡结合部,从城里收上来的旧电器有很多只是样子过时,看起来旧但是仍然可以用。

所以严格地说,这里算是一个旧货市场:一个旧空调300多块钱,一台旧电视百元左右,很多住在附近的打工者都会来这里“捡便宜”。这里顺理成章地成为一个“中转站”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这里距离北京著名的“废品集散地”东小口地区的直线距离不过几公里。记者看到,这里的“生意”极好,有时一辆满载废品的车辆开到这里,就在它即将靠边停车时,甚至会有人“跟车跑”,所以很少有人有空“搭理”记者。只有已经准备收车的老李一边绑着几近掉下的一车废旧饮水机,一边告诉记者,自己是河南人,大概1998年来到北京,那会儿在北四环有个很大的废品回收市场。

后来拆迁到了大概现在的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附近。没几年,因为申奥成功,大规模的场馆和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开始建设,脏乱的废品市场不得已继续向东北方向迁移,直到现在的东小口,也就是立水桥地铁站周边。“除了东小口,西小口现在也有,但是三天两头地说要拆,拆了可能就得再找别的地方。” 老李说,东小口的废品市场规模现在也随着拆迁正在逐渐缩小,但因为名气比较大,所以直到现在,仍有着相对固定的“客户”。每天,来自城里的废木头、旧泡沫、废纸壳、废塑料、废铁等源源不断运到这里,经过分拣、压缩等简单处理后,再运往唐山、保定、邯郸、文安等地进行加工。

“现在剩下的不多了,有个十来家。收铝合金、塑制、废纸的还都有。”“基本上是一个老板顾几个打工的,也都是老乡。家就在那里面,家具都是收上来的旧家具,冬天来了就自己用煤炉子生火。” 老李告诉记者,原来东小口的废品回收商户现在有的搬去了西小口,有的搬到了朝阳区的沙子营。“估计也长不了,现在北京每天都拆一大片,建一大片,我们都从四环快搬到六环外了。”老李的小货车已经装载完毕,他扑扑衣服上的土然后点了支烟。“干这个脏、累不说,也越来越不赚钱。更多时候不是为了去卖,而是自己家里的家具电器不行了,给自己收几件。一块干的好多人都回老家了,不干了。

” 破解困境 部分废品流入小作坊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为缓解社会物资匮乏,中国各个城市都建立了废品回收站。到了80年代,伴随着中国的经济改革和城市化,集体所有制的废品回收站纷纷倒闭,大量进城务工的农民成为废品回收主力军。北京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的数据显示,在政府部门登记注册的废品回收人员约有12万,基本上是来自河南、安徽和河北的农民工。而算上未登记注册的回收网点人员和拾荒人员,这个群体大约有20万人。从“公”到“私”的变化,带来的一个好处是,这么多的城市废品通过如此粗犷的方式进入到了回收系统,不需政府“操心”,就自觉地完成了。

但是也由此带来了问题,这么多废品从业者,缺乏统一的管理,废品去了哪,政府不知道,导致“二次污染”的发生。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北京,每年产生的废弃PET瓶总量可达15万吨,约为60亿只废旧饮料瓶,这些废瓶子不少都流入了非法经营的私人小粉碎作坊,他们经过简单粗劣的加工后再转手获利,带来了市容、噪声、水污染等。“保守估计,得有7到8成流入了小作坊。” 有待建立完整的管理体系 北京再生资源和旧货回收行业协会副会长刘权认为,一大部分再生资源之所以流入到“小作坊”,一方面是由于利益驱使,另外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形成一个完整正规的管理体系。

“政府近些年开始重视了,但是出台的一些政策一直没有落实,没有监管,没有强制约束,在目前看很多事情是做不到的。” 记者了解到,近些年,由市商委牵头,正规企业支持,在部分小区周边铺设了“废品回收网点”,这些网点直接面向社区居民,设置收购最低限价,减少中间环节。但是由于数量还不够、物业阻碍等原因,很多居民不能直接找到网点,看到的更多的是“驻扎”在小区的收废品“商贩”。刘权说,这种现象也直接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政策执行不到位。北京制定的《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规定,社区要将再生资源交给有资质的企业回收,小区负责人还要向街道报告数量,但实际情况是一些物业“认钱不认人”,政策没有落实到位。

刘权呼吁,政府在财政扶持、用地政策等方面给予回收企业更多的支持,同时最重要的是“政策有了,如何才能落实到位”。回收企业拟直通社区 面对回收困境,一些企业已经开始有所动作。最近,不少市民在地铁里见到了一种能“吞”瓶子的怪机器,只要将空塑料瓶随手投进去,就能返利。这种机器叫智能回收机,据介绍,这些机器已经在北京的地铁、公交站点、大中小学进行铺设。预计明年底,将达到2000台。据生产单位盈创再生资源回收公司总经理常涛介绍,这种回收空瓶机主要有三种模式:捐赠、通过手机充值返利、通过公交一卡通返利。投入空瓶后,选择返利的市民可获得5分至1毛的返利。

而根据目前对机器后台数据的分析,有接近30%的人会选择“捐赠”的方式投入空瓶。这是一种有别于传统的回收方式。由市民就近将空瓶投入回收机,再由企业的物流团队定期回收,将分类好的废品送往相应的国家认证拆解工厂、回收工厂循环再利用,回收全程可以监控追溯。不过常涛告诉记者,智能回收机可能短期内不会考虑大规模进社区,而是希望与小区的废品回收者达成一个“合作”,即由企业出物流到小区就地“收货”,这样既减少了小区废品回收者的运输成本,也减少了中间环节,降低了污染。目前这种运行方式正在与相关部门和社区进行沟通,力争尽快实现。(邹乐 王萍 摄影记者 蔡代征)。

企业 重点 海南

上一篇: 湖北十堰六类项目可网上审批

下一篇: 山西:煤管站孕育出“财神爷” 私制票据偷税悬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6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