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低碳发展城市智库网络建立


 发布时间:2020-12-04 12:41:42

昨日,中国环境科学院柴发合副院长来穗作报告,研究数据显示,从2001年至2011年,广州的PM2.5总体浓度呈持续下降状态,不过下降的幅度比较小,而2011年的日平均浓度为41微克/立方米,好于75微克的最高标准,但达不到35微克的最低标准。不过,柴发合也表示,不少专家都对广州的灰霾现象感到吃惊,并认为未来广州应该考虑对接更高的减排标准。灰霾 专家很吃惊 柴发合表示,PM2.5对于全球的影响都很大,而中国和印度两国是PM2.5浓度最高的国家,同时PM2.5污染带来的财产损失,两国共占全球比例的65%。同时,柴发合还展示了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的全球各大城市数据,在全球1100个城市中,我国的32个城市排位靠后,最高排位为海口,全球第812位,而空气最差的省会城市居然排在全球第1058位。

同时,省会城市之间比较可发现,北方城市的PM2.5浓度普遍比南方城市高。“南北两地的PM2.5成分构成也很不一样,北方是沙尘,而珠三角则是以硝酸盐、硫酸盐和有机污染物为主的颗粒物。”柴发合表示,珠三角的空气污染是很严重的,污染物主要来自工业和机动车污染,而广州恰好处在珠三角污染区的腹地。柴发合介绍,即便是按照旧的空气环境质量标准来衡量,广州也是全国达标的省会城市里排名最后的城市。“如果按照新的标准,包括广州、东莞、深圳等珠三角城市都无法达标。”柴发合表示,如果把珠三角城市的范围再扩大,那么也仅有一个城市能够达标,“那就是香港”。“广州的湿度比较大,即便与北京的PM2.5浓度相同,广州照样还是会形成灰霾天气。

”柴发合表示,包括环保部张力军副部长在内的许多人,都对广州的灰霾现象很吃惊,并认为未来广州应该考虑对接更高的减排标准。治污 领先珠三角 不过,柴发合对广州的大气污染治理工作,还是给予了一些肯定:“从2007年至2011年,广州的PM2.5总体浓度呈持续下降状态,不过下降的幅度比较小,而2011年的日平均浓度为41微克/立方米。”他同时表示,研究发现,空气污染物中的另一个指标——氨氮化合物,在广州机动车保有量上升的同时却出现浓度下降的现象,这在整个珠三角城市是唯一的。同时,他建议广州要提高现有电厂的脱硫效率,对机动车的控制尤其是柴油黄标车的控制,可以学习北京,用更极端的方式来控制,“北京在天气条件极端恶化的情况下,甚至考虑动用奥运标准,所有大货车都一律从六环绕行河北。

” 柴发合也建议广州可以在全国第一个让发电厂使用洗精煤,这是一种经洗煤厂机械加工后,降低了灰分、硫分,去掉了杂质的优质煤。据了解,这种煤炭可有效减少烟尘、SO2和NOx的排放,同时也能提高煤炭的利用和燃烧效率。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这个冬天不太晴,雾霾天有点多,城市治染,受到越来越多百姓的关注。昨天(9日)是除夕,是辞旧迎新的日子,按中国的民俗传统,除夕夜肯定少不了放鞭炮。不过,鞭炮过后带来的是空气质量的污染。数据显示,昨晚,随着隆隆的鞭炮声,北京的实时空气质量指数也直线上升,PM2.5的平均浓度为194,达到中度污染程度。一些地区PM2.5浓度最高达到了518,达到了重度污染程度。上世纪中期英国伦敦烟雾弥漫,由此获得了“雾都”的称号。到了80年代,伦敦开始经济转型,20年后,伦敦已经成为了全欧洲空气最清新的地方。那么,走英国的老路能解决中国的新问题么?有人说,治理污染就要停滞发展。环保能赚钱么? 昨天《新闻纵横》播出了“城市治污,该向谁要蓝天?”今天带来系列报道第二篇:“城市治污,该如何计算代价?” 随着大气污染越来越严重,不放或者少放鞭炮的呼声越来越高。

实际上,不放鞭炮的效果立竿见影,却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要想一年当中都能见到蓝天,即便在农历新年放个鞭炮也无大碍,从源头治污,才是最需要做的。然而,大多数人的想法是,环保、治污,就是公益,就是付出,就是赔钱。但是在一些眼光独到的企业家眼中,环保可是赚钱的买卖。零碳中心执行总裁陈硕:“如果利益驱动能够和环保在一起才能成为环境的解决方式,使得低碳的人可以得到奖励,高碳的人受到惩罚。我们社会实际上正好反过来了。我们发现在这个市场上,企业能够做的事情有四种。第一,我们要低碳,呼吁和引起大家的重视。第二,我要低碳。到了第三个级别,我能够低碳。企业必须通过自己核心的机制和机制运转,但实际上到了第三步还不解决问题,只有到了第四步才会解决问题,就是告诉大家,做低碳能赚钱。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 如何才能做到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公共经济研究会副秘书长张孝德认为,就是新能源和绿色消费。

张孝德:“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后,新能源革命的背后包含着一种新经济革命,围绕我们解决目前经济能源,可再生能源污染找到一个新的出路。金融危机之后,包括今天我们等等发生的危机,在催化着另外一种全新的消费模式,绿色消费,是一种绿色财富,绿色企业。”说起来容易,但新能源革命牵扯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旧有的思维模式也很难改变。陈硕的公司是给城市做低碳规划和低碳解决方案的,如何推广低碳,在反复碰壁中,陈硕找到了诀窍。陈硕:“一开始冲到政府面前说我帮你做低碳,政府说好好,回头就走了。第二年又到这个政府去,说我们帮你做低碳,我们后来带了技术和解决方案,保证你能实现低碳,政府还是不回头。到了第三年我们告诉政府,做低碳你可以带来200亿投资,能够帮你实现税收,能够帮你实现煤电电价变的更便宜,因为用光伏产业和风力产业带来更便宜的代价,这时候成功了,因为他能够使得煤炭、投资、税收、就业等等利益相关。

” 城市治污,不是停工停产,而是开拓新领域,发展新经济。显然,这样的思路,与当年“雾都”伦敦治理大气污染走的并不是同一条路。张孝德认为,时代不同了,英国的路不见得就适合中国。张孝德:“整个世界已经出现了拐点,而当年的英国那个世界的条件,技术的积累都没有成熟。如果你按照成本论,别人走的我一定要跟着走,我说这个话题如果在十年,二十年讲可能是怎样?但是在今天讲,我认为这完全是错误的,历史已经给你推到了一个高度,已经给了你平台,你不利用下一个台阶走别人走过的路,我认为这是一个重大的决策。” 那么,如何怀抱着金山银山,迈向绿水青山?美好的词句如何落在实处? 张孝德说:“比如目前中国已经走在世界前面的,屋顶太阳能的技术完全是我们自主技术,而且实现技术第一,市场第一。还有我们的电动自行车,我们传统自行车王国,大家都认为这个王国不存在了,但是现在中国电动自行车拥有量1.2亿辆,专利技术是世界第一。

我们出台了那么多刺激消费政策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刺激这样一种绿色消费?所以中央提出生态文明的背后,它真的不是一个情景,而是一个真实的事实。” (记者舒晶晶)。

绿色 城市 智库

上一篇: 天气骤冷 上海电网首创今冬负荷新高

下一篇: 气候变化,河西走廊农民种庄稼越来越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2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