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标谈高调慈善:我是这个时代的牺牲品(4)


 发布时间:2021-01-15 02:45:01

著名慈善家、中国首善陈光标日前在南京举行对因钓鱼岛争端被砸的日系私家车以旧换新活动。陈光标表示,推出这项活动是想提醒人们,爱国行为要有理性、有智慧、有克制、有秩序,要向世界展现中华民族高尚的文明素质。记者见到现场摆放的总价值超过500万元的43辆新车,全部来自国产自主品牌吉利帝豪EC8,市场价为每辆12.8万元。这些轿车荣获C-NCAP五星安全成绩,并在近期的关于车内空气质量和致癌物评测中获得优异成绩符合环保标准,这与陈光标所一贯倡导的环保低碳不谋而合。43个幸运家庭在参与活动时纷纷表态,将积极参与绿色环保行动,让自己的生活方式更加低碳环保。“我的每一项事业都与慈善联系在一起。”陈光标在活动中宣布,其在黑龙江承包的近百万亩农田种植的“陈光标好人”系列有机食品即将上市。今年总共可以收获的40多万吨五谷杂粮,将以全国有机食品中最低价位销售给为国家作出特别贡献的革命老区、低保户、少数民族地区的贫困家庭。对销售利润,陈光标承诺,每斤控制在不超过两分钱,而且将一如既往地拿出净利润的50%做公益慈善事业。而对今后不幸发生灾害的地区,他将免费捐赠一定数量的有机食品给灾区百姓。

陈光标透露,为让更多人在日常生活中就能参与到慈善环保事业中,公司今后将进军快销品领域,生产“陈光标系列快销品”,比如凉茶、暖茶、矿泉水等等。希望通过快消品这个载体来宣传慈善和环保理念等,并得到广大百姓的更大支持。(记者夏凌)。

昨日,事故现场。当日上午,山东日照石大科技石化有限公司液态烃球罐泄漏引发火灾爆炸。新华社发 ■ 讲述 明火几层楼高 几公里外可见 附近不少居民目睹并拍摄了爆炸发生的瞬间。在居民拍摄的视频中新京报记者看到,起初有火苗蹿出,紧接着发生了爆炸,浓烟和火苗瞬间从罐体中蹿出,爆炸物蔓延到周围上千米的范围内,随后,黑烟笼罩了整个厂区。附近工作的一位市民告诉新京报记者,爆炸发生的时间在早上7点到8点之间,开始是小火,然后发生爆炸,火势连成一片。这位市民单位距离事发地大概有七八公里远。但其表示,“能看见明火有几层楼高,爆炸的声音很大,我们单位都可以感觉到楼体晃动。” 据悉,事发工厂是个炼油厂,离繁华地方十几分钟车程。新京报记者 程媛媛。

近日,新京报报道的腾格里沙漠污染事件,引发各界关注。据记者了解,在生态脆弱的中西部沙漠、草原地区,因化工项目而造成的环境污染并非个案。由于东部地区环保门槛升高,不少高污染、高耗能产业往中西部转移,由此带来监管、政策、生态等一系列问题。多名生态、环评、司法领域专家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均认为,在生态脆弱的中西部草原、沙漠地区,本来就不应该允许上高耗能、高耗水的化工产业。当地政府部门在审批、监管时,负有责任。【生态】 沙漠里搞化工是“杀鸡取卵” 新京报:最近腾格里沙漠污染事件引发广泛关注。据你了解,当前我国沙漠和草原的生态环境状况如何? 赵连石:腾格里沙漠很特殊,它属于干旱地区,却有400个天然湖泊。沙漠里每个湖泊都是一个绿洲,有着独特的生态类型,是世界上旱生、高旱生生物多样性中心,非常珍贵。

腾格里曾经是世界上最好的骆驼聚集区,有着上百万只双峰驼。但现在用农耕的方式管理牧区,造成当地骆驼数量锐减,曾降到2万只。尽管采取了保护措施,现在也只有十几万只。草场破坏也很严重,再加上工业污染,牧民的很多牲畜都跑了。牧民说,牛羊马都跑了,可是我们跑不了。牧场在这边,我们怎么办? 新京报:近年工业发展对草场、牧场的生态带来什么负面影响? 赵连石:地下水资源是一个主要问题。许多污染企业聚集在水源集中的地方,他们可能认为沙漠污染不会影响到更多人口,而且可以省下大笔环保投资,但这导致水位下降,沙漠绿洲的独特生态系统崩溃。目前,这方面的影响已开始出现。有的牧民打井,挖到40米都没挖到水,这说明地下水位下降得很严重。除了水资源,还有的企业直接排污到沙坑里,危害很大。

其他地方还可以做环境修复,但沙漠一旦被污染了,修复是很难的。因为它有大量的最珍贵的物种在那儿,微生物数量也跟其他地方不一样。新京报:近些年,污染的蔓延伴随着产业的发展,从东部转移到中西部地区。你对这种现象怎么看? 赵连石:中西部开发也需要工业化进程。但是,近年来很多大型耗能企业都转到西部了,尤其是一些耗水企业将会带来潜在的环境灾难。比如,地方上杀鸡取卵,大规模开采地下水,搞几年工业园区就废弃,留下不可逆转的环境破坏。我认为在特别干旱的西部地区,沙漠用水是应该作为国家战略储备的。除非到特殊情况,比如自然灾害、战争等才可以直接取用。现在这种取水方式,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连当地牧民都说,这毁掉的是我们共同的生存基础。【环评】 环保监管不力污染触目惊心 新京报:目前媒体曝光的中西部沙漠、草原地区的污染事件,问题是不是出在没有把好环评关? 彭应登:现在在内蒙古鄂尔多斯、银川贺兰、宁夏中卫等地方,发展以煤化工为主的化工产业、进行产业布局规划时是有对环境影响的考虑的。

有的明确要求凡是上化工项目,都必须实现零排放。因为这里水资源非常欠缺,污染物没有稀释水体,稍稍排放一点点都可能造成严重的环境影响。新京报:那为什么会出现往沙漠里排放、填埋污染物的情况呢? 彭应登:从技术上说,零排放很难实现。因为污水循环使用处理后,形成高浓度的浓缩液。在很多地方就把这些浓缩液倒在沙漠里晾晒,变成干的岩块后就填埋。这种做法是有争议的,严格来说不符合环保要求。因为浓缩液含有毒有害物质,导致对沙漠的污染。新京报:如果是危险废物的话,可以运到有处理资质的地方进行专门处理吗? 彭应登:首先,处理量很大,而西北地区处理场所有限;其次,如果送到有资质处理的地方,成本又很高,所以企业在他们认为的“荒郊野外”,采用晾晒蒸发的“土办法”来处置。而地方环保部门监管又不到位,所以导致这些触目惊心的污染。

新京报: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个矛盾吗? 彭应登:这个问题暴露出计划中的“零排放”,在现实中是大打折扣的。关键的问题在于,内蒙古、宁夏这些地方是严重缺水地区、生态脆弱地区,根本就不能发展化工、煤化工,沙漠地方就不应该上这些项目。即使是“西部大开发”,也一定要做到发展和生态保护相适应,如果一味地把高耗能、高污染、高耗水的企业移到中西部,也是不符合生态优先原则的。在目前状况下,国家对西部开发的顶层设计是保护优先,对地方资源是保护性的开发,而不是掠夺性的开发。所以西部开发提出两个最大的问题,首先是否真正做到了先保护后开发?第二,在开发过程中,是科技为主,还是考虑政绩?如果是后者的话,那恐怕很多项目都会上马从而牺牲环境。【责任】 地方招商引资应负最大责任 新京报:你们曾经调查过哪些沙漠、草原地区的污染情况? 马勇:这次引发关注的腾格里沙漠污染,我们也去调查过。

当时检测发现,污水严重超标。我们给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发了举报函。我们调查的时候,这件事在当地已是公开的秘密。新京报:腾格里沙漠污染这件事,当地官方回应说并没有直排,你怎么看? 马勇:表面看它没有外排,但是也没有渗漏吗?我们当时看到,四个池子有三个是满的,还有一个没有使用。没有使用的池子底部大部分是裸露的,没有防渗,不排除其他三个池子防渗也做得不好。我们调查的时候发现,污水处理厂没有使用。新京报:你们也注意到污染随着产业转移而转移的趋势吗? 马勇:以前我们担心东部淘汰的落后产能会转移到西部,现在成了事实。我们在内蒙古其他地方也看到了类似的情况,甚至更严重,好几千亩的污水池,就这么晾晒着。新京报:你觉得出现这样的污染问题,责任在谁? 马勇:根本的问题还在当地政府。

没有政府的许可,不招商引资,怎么可能去那儿建厂呢?地方可以发展化工产业,但配套的东西一定要做到位,而不是让污水处理厂在那儿“晒太阳”。新京报:现在公益诉讼制度放开了,环境刑事犯罪的标准也降低了,可以借着新制度来追责吗? 马勇:腾格里这个案子上,取证比较难,评估起来费用也比较高,涉及的对象特别多。如果进行诉讼的话,会是一个旷日持久的过程。很遗憾的是,刚刚审议的《行政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并没有规定行政公益诉讼的内容。虽然现在可以进行民事公益诉讼,但起诉企业最终还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政府部门管不住,光管企业有什么用? 如果不允许对政府部门进行公益诉讼,对政府行为进行约束,不追究它在批复合法性的问题,工业园区就会继续往前走,未来不可避免还会再次出现类似的问题。

新京报记者 金煜。

光标 京报 慈善

上一篇: 台湾各地水库近满库 南部半年内不缺水

下一篇: 10月全社会用电量环比回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6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