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碳市场有望明年全面展开 京沪将率先交易


 发布时间:2021-01-15 02:44:54

■企业连线 大华纸业有限公司是嘉兴市首批向排污权交易中心购买排污权的企业之一。大华纸业是浙江大华包装集团有限公司所属的造纸公司,拥有3.5万吨再生纸生产线两条,5万吨再生纸生产线一条,主导产品是用废纸生产的瓦楞纸。根据企业废水特点,考虑到投资与运行成本等因素,选择了物化加生化的处理系统,大部分生产废水经沉淀后回用至车间,减排量达80%。当2007年大华新上造纸项目,即节能型再生造纸生产线项目时,产能扩张后需排放指标48吨。而企业上废水处理设备和中水回用后,结余了47.2吨排污指标,还缺0.8吨。于是公司按每吨8万元的价格,花6万多元买了排放指标。大华纸业总经理叶流雄说:“减排既是承担社会责任,也是企业持续发展必须遵守的原则,实行排污权交易,让企业有了自觉减排的动力。” 大华纸业向排污权交易中心购买了排污权,嘉兴海盐县华联纸业有限责任公司是卖出了排污权指标。海盐县华联纸业公司有五条造纸生产线,年产挂面牛皮箱板纸5万吨左右。废水、废气、废渣都是造纸企业的污染源,该公司在实施中水回用改造及生产过程中的废弃物再次利用等,96%的污水实现了再利用,90%的污泥回用,吨纸污水排放量从60吨下降至12吨,企业化学需氧量(COD)排放量144吨/年,削减了296.38吨/年。

于是,在嘉兴实行排污权交易制度后,该公司将削减的COD指标出让给嘉兴市排污权储备交易中心,获利1481.9万元。如今,嘉兴市已将排污权指标作为新建项目的前置条件,所有新建企业的排污权,都通过嘉兴排污权交易中心进行交易。嘉兴市的排污权交易情况只是浙江省的一个缩影。浙江省环保厅的数据显示,作为排污权交易全国首批试点省份,5年来,浙江已累计开展排污权交易3863笔,排污权有偿使用9537笔,有偿使用和交易额累计达到25亿元,占全国总量的三分之二以上,居全国各省市首位。浙江省还建立了省、市、县三级交易体系,覆盖全省11个地市、60个县区。市域覆盖率达100%,县域覆盖率达75%,覆盖范围全国最广;各地结合实际,共出台了103个排污权使用和交易政策,政策数量位居全国首位。其中,温州将排污权指标作为新建项目的环评审批前置条件;绍兴推广排污权抵押贷款,226家企业利用自己的排污权从银行换取了63.2亿元贷款;平湖市创新排污权租赁机制,使企业排污总量得到有效控制,环境资源得到最大化的合理利用。

目前国家层面正在部署开展建立全国碳交易市场,北京将研究设置“低碳发展专项资金”。业内人士指出,2013年是中国碳交易元年,对于有望成为全球碳排放权交易第二大市场、覆盖7亿吨碳排放的中国而言,需借鉴全球主要碳交易市场经验推动碳交易试点扩围,通向“全国碳市场”之路尚待跬步扎实积累。碳交易:应对气候变化新举措 碳交易市场可协同治理大气污染,改善大气环境质量。碳交易试点是中国推进节能减排、建立市场机制和推动经济转型过程中的重要里程碑。国家发展改革委于2011年11月正式启动碳交易试点,批准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重庆市、湖北省、广东省及深圳市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各试点省市将交易主体范围主要确定在所辖高耗能、高排放企业,交易产品以二氧化碳为主。2013年是中国碳交易元年,截至11月28日,深圳、上海、北京三城市碳交易市场陆续上线交易。北京市发展改革委委员洪继元指出,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碳交易是对要素市场的重大创新,体现了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据了解,各试点省市构建了碳排放报告与核查体系、登记注册系统和交易平台,制定了碳排放报告制度,企业温室气体排放核算和报告指南也基本编制完成,大部分试点省市还完成了企业碳排放盘查。

美国环保协会中国项目负责人张建宇透露,在全球范围内,通过碳交易、碳税及其他形式的交易管制,被管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近年呈大幅增加趋势,2007年全球约45%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处于某种形式管制之下,2012年这一数字上升至67%。试点扩围:借鉴全球碳市场经验 据了解,高耗能、高排放企业是试点省市交易主体,交易产品以二氧化碳为主,大部分以免费配额为主要方式,排放方法参考国际通行的历史排放法和基准法,结合地区实际微调。例如,深圳采取根据单位工业增加值碳排放强度分配配额,并允许金融机构个人参与交易;上海主要针对排放较多的大中型企业,起步阶段限制在控排企业内部进行交易;北京则允许进行场外交易。以11月28日开始交易的北京为例,洪继元指出,北京碳交易市场的总量控制思路,并非对每个行业实行绝对总量。“对电力、热力等公共服务部门,通过标杆配额分配法实行相对总量调控,对生产效率提出较高要求,提高行业节能减排技术标准;对占比76.4%的服务业,则实行严格总量控制。” 洪继元介绍,鉴于北京许多资源由外省调入,测算二氧化碳排放总量方面,分为在生产过程中形成的“直接排放”和运输线路中能源消耗的“间接排放”测算;分配方式除尊重企业历史排放,也摸清其未来排放规律,转产转型都在分配的调节范围。

此外,北京试点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启用第三方核查机构,结合第四方专家评估,确保核查数据的准确和中立,为配额核定打下坚实数据基础。德国柏林生态研究所的专家认为,碳交易须面临定价问题,在此之前碳排放无需付费,随着时间推移,它可能会越来越贵——这无疑为低碳产品厂家创造优势,每个碳市场参与者都有权选择,要么减排、要么购买排放权。全国市场:多方努力建立健全 业内人士指出,“全国碳交易市场”战略还需在排放总量控制制度、交易量分配方法、碳交易登记注册系统、温室气体报告核查制度、法律支持及配套政策等方面,加强国家层面碳排放交易的顶层设计。当前,各试点省市已根据国家下达的碳排放强度下降目标、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目标,结合本省市宏观经济情况,设定了“碳排放配额总量目标”或“碳强度控制目标”。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司副司长孙翠华透露,下一步将研究设定全国碳排放总量,建立碳排放总量控制制度,在总量控制的基础上确定全国碳交易总量。孙翠华认为,在碳排放总量及其交易量的分配方法上,是给各省市分配,还是从各行业分配,或是直接分配给企业,还需认真研究。

目前,国家发改委已制定并发布10个重点行业企业温室气体核算方法和报告格式指南,接下来将继续扩展行业范围,争取涵盖所有重点排放行业,为碳交易提供基础。

交易 试点 市场

上一篇: 四问北京2014大气防治“没完成的1%”

下一篇: 成品油价"三连跌"可能加大 7月10日左右或降价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