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个大型页岩气田累计供气突破100亿方


 发布时间:2021-01-15 02:45:38

新华网报道称,伊朗石油部发言人尼克扎德·拉赫巴尔表示,由于不愿推进南帕尔斯天然气田开发项目,中石油在该项目的合同“很可能被停止”。对此,《国际金融报》记者昨日致电中石油集团公司,但截至发稿,尚没有得到实质性信息。合同或取消 资料显示,南帕斯气田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气田,储量约占伊朗总储量28万亿立方米的一半。2009年,中石油与伊朗签署了价值约47亿美元的合约,取代法国道达尔石油公司,与伊朗国家石油公司和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之后退出)共同成为南帕斯气田第11阶段工程的作业者。据媒体报道,对于南帕尔斯天然气田项目,中石油最初的规划是“承诺2009年起每年购买这一天然气项目400万吨LNG,为期25-30年;同时,可获得11区块服务合同25%的权益和LNG液化厂项目12.5%权益”。但取得合同至今,中石油在该项目中的进展似乎并不大。今年7月,伊朗国内媒体就一直在传中石油退出该项目的消息。比如,伊朗迈赫尔通讯社援引伊朗石油部的消息称,“中石油负责开发的南帕斯气田已延误1130多天,迄今还没有开始平整土地及打桩,并且中石油已将南帕斯气田项目的全部工人撤走。

” 昨日,拉赫巴尔再次对外界说:“由于中方缺乏意愿,开发第11区块的合同很可能会被取消。” 拉赫巴尔称:“据伊朗石油部长罗斯塔姆·加塞米的指令,未来开发第11区块海上部分的任务将交给伊朗国内公司承担,包括设计、安装及海上平台、海底管道和气井钻探的管理工作。” 因地缘政治还是商业利益 能源专家林伯强多次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中国企业进行海外油气作业,要充分考虑到地缘政治风险,以避免项目及公司自身的利益受损。对此,业内猜测,中石油进展缓慢的原因很可能是伊朗当地的地缘政治风险。目前,伊朗的局势仍不完全乐观。今年7月1日开始,美国和欧盟开始禁运伊朗石油,并施压各国在伊朗的石油公司,甚至,还一度要求本国的航运保险公司不能为运送伊朗原油的船只投保。对此,伊朗则有意无意地多次传出封锁全球原油重要的运输通道——霍尔木兹海峡的消息。事实上,拉赫巴尔昨日也坦言,“中国公司(中石油)说,南帕尔斯天然气田第11区块的开发风险极高,尤其是海上部分。” 但今年9月底,财新网曾报道,中石油撤出南帕斯气田根本原因“还是出于商业上的衡量,而不是此前外界认为的战争风险”。

财新网当时称,伊朗政府1997年底对42个油气区块进行公开招标时首次推出回购合同模式,在回购合同模式下,“中石油做总承包,按合同约定先期投入建设油气田,达到伊朗方面的标准后才能收回投资,且后期油气田收入与中石油无关”。不过,即使真的撤出南帕尔斯天然气田,也不意味着中石油不会再在伊朗进行投资。拉赫巴尔对媒体说,“伊朗将很快把另一块开发风险较低的气田交给中方开发。”而早前的9月8日至12日,中石油集团公司总经理周吉平也在伊朗会见了加塞米伊朗国家石油公司总裁加拉巴尼。-国际金融报记者 黄烨。

由中国石化西南油气田承建的世界最深海相大气田、我国首个超深高含硫生物礁大气田——元坝气田(一期)已在四川盆地北部山区建成投产。这是迄今为止世界天然气开发史上第一个气藏深度达7000米的高含硫特大型整装气田,填补了我国开发超深海相天然气田的空白,标志我国超深气藏勘探开发技术跃居世界前列。元坝气田位于四川省广元、南充、巴中三市交界处,拥有天然气资源量1.77万亿立方米,已探明天然气储量2194亿立方米,是我国第二大酸性气田。作为世界上罕见的超深高含硫生物礁气田,其主力气藏平均埋深6700米,地层温度高达160摄氏度,平均硫化氢含量5.77%,具有超深、高温、高含硫、多压力系统、气水关系复杂等特点,是世界上建设难度最大、风险最高的气田之一。2011年7月以来,中国石化气田建设者先后创新形成生物礁发育模式及精细刻画技术、水平井优化部署技术、超深水平井钻完井和储层改造技术等系列技术;创造国内最深水平井、最深空气钻井、最高日进尺等40项钻井施工新纪录,10口完钻水平井均“蛇行”穿越多个礁盖优质储层,使一大批井获得高产。

其中,元坝101-1H井创超深水平井井深7971米最深世界纪录,元坝121H井创超深水平井垂深6991米最深世界纪录。据资料显示,元坝气田一期工程将形成年产能17亿立方米,相当于四川省成都市1400万人口一年的用气量。按照规划,元坝气田二期将在2015年底全面建成,届时产能将翻一番达到34亿立方米。

页岩 涪陵 气田

上一篇: 我国湿地保有量2020年力争超8亿亩

下一篇: 青岛环保法庭震慑违法行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