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矿百万吨死亡率山西降15%创新低


 发布时间:2021-02-23 02:00:01

2015年一季度,中国煤炭大省山西煤炭进出口与去年同期相较量价俱跌。数据显示,2015年一季度,山西省进口煤46.2万吨,比去年同期(下同)下降56.9%,价值下降70.7%,进口平均价格为每吨310.3元人民币,下降32%。同期,山西省出口煤6.4万吨,下降66.7%,价值下降77.6%,出口平均价格为每吨510.7元,下降32.7%。太原海关贸易处官员分析认为,中国煤炭市场的不景气、产能过剩挤压了进口煤的市场空间。而2015年第一季度煤出口下降近六成,也反映出目前国际煤市场并不景气,国际煤供大于求的形势将继续恶化。(完)。

在煤炭价格下行的形势下,山西晋能集团却交上了一张漂亮的成绩单。其2013年销售收入达2280多亿元,净利润22.8亿元,居全省企业之首,今年第一季度综合收入和利润仍然保持上升趋势。晋能集团由两个企业重组而成。2013年2月,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有限公司和山西国际电力集团有限公司合并重组为晋能集团。此举将山西煤销的40座煤矿与山西国电的9座电厂作为打捆项目,组建成一个以煤炭生产、电力、贸易物流、焦化、新能源、燃气、多元等产业为一体的现代化综合能源集团。当时,山西煤销拥有职工超过10万人,资产1360多亿元,拥有105亿吨煤炭储量和1.3亿吨规划产能,业务覆盖煤炭生产、煤炭贸易物流、煤化工等产业,综合实力山西排名第一。

山西国际电力公司拥有员工近1万人,资产280多亿元,涉及火电、水电、风电、太阳能及生物质能发电等多个领域,是同时占有发电和配电市场、控股上市公司和金融机构、集资产和资本运营于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山西省省长李小鹏表示,晋能集团的成立是“在煤电一体化和构建煤电和谐关系迈出新步伐,最大程度发挥出产业聚合效应,实现煤电一体化与和谐发展的重大举措”。晋能集团董事长刘建中说,集团准备“走出一条由挖煤输煤变成煤炭资源综合利用,变输煤为输电,黑色能源绿色发展、高碳能源低碳发展,建设新型能源基地的新路径”。两个企业重组,如何在“加法”中实现产业融合?这是晋能集团一年来探索的主题。

刘建中介绍说,一方面,他们继续坚持市场化原则,以市场为导向,塑造一种有利于煤、电企业提高技术创新能力、降低产品成本、提升市场竞争力的体制机制;另一方面,他们探索形成一套对煤、电企业实施有效保护的机制。核心就是既要发挥市场导向作用,又要避免因市场价格过度动荡造成不利影响,最终实现煤电双方协同发展。平遥耀光电厂原属山西国际电力集团公司,离平遥不远的汾阳煤销公司原属山西煤销集团公司,过去“顶牛”的供需双方,现在成了一个“工厂”里的两个“车间”。平遥耀光电厂总经理高满林说:“合并不仅理顺了关系,也降低了运营成本。” 过去,耀光电厂作为买方,需对接多家煤场,争取到煤以后,还要负责运输、加工、协调等多个环节的费用,发电成本仅煤炭一项就达65%至70%。

如今却再也不用操心原料供应方面的问题,仅此一项就降低了不少管理费用。晋能集团煤销项目部部长范家文表示,将煤矿和电厂搞成联合体,将利益放到一起,最后算总利润,再由公司返给煤矿和电厂,就不会出现一家暴利,另一家过不下去的情况。刘建中表示,晋能集团体现了“四个优化”:一是资源利用优化,提高发电机组的燃煤效率,提高单位煤炭的发电率;二是供应环节优化,最大限度地减少电煤的供应环节;三是股权结构优化,通过煤、电互相参股,通过股权形成纽带,实现利益一体化;四是价格形成机制优化,在市场化基础上,形成合理定价体制,确保煤电双方利益,实现共赢。记者了解到,继晋能集团之后,山西一年内连续启动了4个大型煤电联营项目,涉及7大煤炭集团中的4家企业。

目前,其余3家煤炭企业与发电企业的联营合作蓄势待发。目前,山西初步形成了“煤控电”、“煤参电”、“电参煤”、“组建新公司”和“煤电互参”五种联营模式。

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率七大主力煤炭企业进京路演,面向中国顶级投资者展现“煤炭去产能”背景下的煤企实力,以期拨开笼罩在煤炭行业身上的迷雾,让煤企重回投资者视野。当天,在北京金融街——中国金融业最具影响力的金融中心区,山西七大主力煤企组团面向投资者路演。这是煤省山西历史上的第一次。在“煤炭去产能”持续推进的当下,山西主力煤企“亮王牌”,拨开煤炭市场迷雾,吸引资本市场关注。山西煤炭企业组团路演,吸引了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信达资产等数十家金融企业,以及众多基金、保险、信托机构负责人。近年来,受经济增速下滑、需求降低、环保压力加大等诸多因素影响,煤炭行业从“黑骏马”沦落为“丑小鸭”。一时间,“唱衰煤炭”的声音此起彼伏。

在资本市场,投资者因为看不清煤炭市场真相,对煤炭行业产生误读,敬而远之。对此,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认为,在煤炭去产能、供给侧改革的背景下,煤炭市场政策利好持续释放。经历过市场洗礼,山西去除掉低效、落后产能、关闭僵尸企业,推动优质煤企轻装上阵、焕发市场活力。对于有前瞻性的投资者而言,此时恰是进入优质煤企的重要机会。当下,煤炭去产能高调推进,部分投资人将“去产能”误读为“去煤炭”。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司长方君实认为,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煤炭主体能源地位不变。随着中国新型工业化、城镇化推进,能源消费仍会大幅增加。方君实说,煤炭去产能意在退出高成本、不安全、低效产能。作为煤炭大省,山西煤炭资源种类多样、储量巨大、区位优势明显,未来仍将发挥能源大省作用。

尽管煤炭行业面临困境,但山西煤企仍保持良好资本信誉。山西七大煤企融资总量保持稳定。山西银监局局长张安顺表示,山西七大煤企与银行业建立良好的互信合作关系。截至目前,山西七大煤企从未发生一笔不良贷款。初步统计,2016年一季度末,七大煤企全口径融资总量7255亿元人民币,占山西全省各类融资的21%。作为昔日中国第一煤炭大省,山西将“去产能”视为煤炭行业实现扭亏脱困、转型升级的现实需要。山西省煤炭厅相关负责人介绍,2016年,山西率先退出2000万吨落后产能,计划在2020年前退出1亿吨以上,未来煤炭产量控制在10亿吨以内。期间,山西原则上停止核准新建煤矿项目,停止审批新增产能的技术改造项目,不再进行煤矿生产能力核增项目审批。上述负责人表示,煤炭是可以清洁利用的能源,去产能不等于去煤炭。

通过煤炭清洁利用、科技创新,山西煤炭产业将实现黑色煤炭绿色开采,高碳产业低碳生产。此外,山西密集出台32个煤炭去产能实施细则,减轻煤炭企业负担,去除企业束缚。到2020年,山西煤炭国企承担的医疗、教育、市政、消防等社会职能将彻底分离。此间,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武华太介绍,2015年,山西焦煤实现销售收入1951亿元人民币,利润1.44亿元人民币,位列世界500强第264位。武华太说,山西焦煤集团炼焦煤资源储量、产量、销量均为中国第一。借助“去产能”大势,山西焦煤逐步改善了煤炭市场供求关系。近两月炼焦煤价格“三连涨”,实现了炼焦煤价格的理性回归。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表示,山西主力煤企进京路演,意在和资本市场深度交流,拨开笼罩在煤炭产业头顶上的迷雾,呼吁投资者客观、理性地看待煤炭产业。

(完)。

死亡率 山西 煤炭

上一篇: 院士呼吁长江再禁渔10年 365天每一天都禁渔

下一篇: 日本核电站苦于损害赔偿 拟加速改革强化收益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