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沛县观茂焦化跨省污染 苏鲁两省村民欲哭无泪


 发布时间:2021-02-23 01:23:03

据山东广播电视台生活频道《生活帮》报道,临沂沂水县诸葛镇的村民们最近打电话向记者反映,村子里现在到处是粉尘。在沂水县诸葛镇耿家王峪村,村里的街上,到处都是灰色的粉尘,用脚一拖,地上就出现很明显的痕迹。不光在大街上,住户院里的地面上,也有这种粉尘。村民用手在编织袋上一摸,干净的手上就粘上厚黑的灰。编织袋边上的白菜上,也落满了,这白菜还能吃吗? “白菜,不能吃了。到处都是矿粉,怎么生活,衣服得在屋里晒。” 村民们说,只要是露天的地方,放上什么东西,不出几天,上面就会落满了这些粉尘。屋里不仅桌子上已经布满了这种粉尘,就连紧关着门的橱柜也未能幸免。碗要洗好几遍,一倒水还有,碗里还有黑点点。碗橱里四、五天不用,来客就得洗一洗。“到处都有矿粉,柴火上,盆里,馒头上。” 根据统计,沂水县诸葛镇耿家王峪村一共562户,1580口人,可以说是个大村了,村民长期生活在这样极度恶劣的环境里。那么,这些粉尘是哪里来的呢? 耿家王峪村村西头是条小路,过了这条小路,是个矿场,矿场属于山东钢铁莱钢集团鲁南矿业有限公司,矿场上堆着很多矿粉,大风一起,矿粉被直接吹向了仅二、三十米远的耿家王峪村。

村民们说,这些矿粉是矿上生产下来的副料。为了躲避矿粉,村民们用各种衣服蒙在头上,但最让村民们担心的,还是家里的孩子。小孩的身上全是,刮风后,家里用水管冲,孩子才两岁半,就像是个“灰鬼”样。记者随后联系了山东钢铁莱钢集团鲁南矿业有限公司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他们表示,领导知道这些情况,可当记者继续追问时,这位工作人员就挂断了电话。村民崔大爷说,有时候他就想,要是天下掉下来的不是矿粉,而是面粉,那该多好啊!幻想终归是幻想,落到家里的还是矿粉,而且,离着矿场一公里远的地方就是沂河的上游,风大的时候,有些矿粉也会飘到沂河里,有可能会影响整个地区的环境。见问题非常严重,记者决定将继续找有关部门反映。矿粉弥漫村庄 问题找谁解决? 在鲁南矿业有限公司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村民们拨打了李部长的电话。李部长说,村民们碰到的问题,他已经向领导汇报过好几次了,但是一直没能解决问题。为了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村民们决定向临沂市沂南县环保局反映他们碰到的情况。

沂水县环保局办公室的孔主任说,领导出去开会了,村民们需要先登记信息,等他向领导汇报后再做处理。现在距离记者和村民向当地环保局反映问题,三天过去了,村民们仍然没有接到环保局的电话,也没看到他们到现场调查处理的情况,对于沂水的这起污染事故,我们还将持续关注。

一年之计在于春,此时的麦子正在茁壮成长的时候,然而济南北部大桥镇一个村里的麦田却出现了大面积发黄枯萎的现象。村民说,这是因为附近废弃化工厂的农药残渣飘进了麦田,毒死了麦子。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关于此事的赔偿问题,村民、化工厂和有关部门三方正在协调当中。800亩麦田 死了100多亩昨天下午2点左右,记者来到大桥镇坡东村,在通往村子的小路边,一眼望去,绿油油的麦田里麦子长势良好,已经抽出了穗子。不过来到村北河边的麦田里,大面积的麦子已经发黄枯萎,让人看了十分心疼。“辛辛苦苦种的麦子就这么不行了,谁不心疼啊!人家都有个好收成,我们这日子可怎么过啊!”一位村民指着发黄的麦子,无奈的叹了口气。村民秦大娘家的麦田是受损较严重的一个,她告诉记者她家里一共有不到5亩地麦子,基本上全都枯萎了,“清明前地里浇过一次水,那时候麦子还好好的呢。

清明之后就不行了,麦苗一天天发黄。麦子都死了,你让我一家老小吃啥啊!”另一位村民高大哥的麦子也有将近一半枯萎了,他告诉记者,他们村一共有大概800亩耕地,受到影响的大概有100多亩,“我们现在是欲哭无泪啊,将近八分之一都枯萎了啊,受害面积太大了!”  记者看到,除了大片麦子枯萎之外,河边几棵刚萌芽的小树也已经发黄。高大哥告诉记者:“这小树才种上不久,刚冒出来几片新叶,你看这已经打卷了。污染太厉害了,不管是麦子还是树都死了!”作案元凶: 废弃化工厂里的农药残渣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找到了致使麦子枯萎的元凶——位于麦田北侧的一家化工厂。厂房被高高的围墙隔开,虽然无法看见里面放了什么东西,不过站在墙外记者就能闻到很大一股刺鼻的气味。

秦大娘告诉记者,这是一家生产农药的化工厂,就是这厂里的农药残渣飘进了麦田,导致麦子大面积枯萎。“就是前一段时间刮大风,里边的农药残渣都被吹出来了,我记得很清楚,就是大风之后麦子就开始变黄了。”  记者了解到,这家化工厂是一个小分厂,已经存在了十好几年了。站在秦大娘的三轮车上,记者爬到墙头上看到,院子里一片混乱,厂房已经废弃不用,但是有不少破损严重的尼龙袋子散落在院子里。“这都是他们生产遗留的农药残渣。”村民陈大姐告诉记者,实际上污染农田这事去年就发生过,当时也是农药残渣飞进了玉米地里,导致很多村民玉米出现了减产。但是因为受害面积不大,所以村民也没考虑索要赔偿的问题,只是要求化工厂搬家。“本来这里就是这家化工厂的小分厂,虽然人家一开始不同意搬家,但最后也就半推半就的搬了。

本以为污染就此彻底解除了,没想到他们把生产遗留的农药残渣从总厂那边都运到这里来了。这下可好,污染非但没减轻,反而越来越厉害了。”陈大姐告诉记者。还有村民告诉记者,除了农药残渣,他们担心化工厂的废水等污染地下水,“我们村里还有人家用自己院子里的井打水喝呢,这要是把地下水也污染了,后果不堪设想啊!”对此,记者无法获得证实。赔偿面积数额都有争议 有关部门还在协调据村民介绍,麦子枯萎之后,几位麦田受损严重的村民立刻联合起来找化工厂进行谈判,但是起初化工厂并不承认是他们的原因。“这事关乎我们村民的生计,不能就这么不了了之了。”秦大娘说:“我们连续找了化工厂一段时间,几次表达诉求之后,化工厂终于肯出面和我们谈。

”她还告诉记者,目前村民和化工厂已经基本达成了协议,等到麦子收获的季节,他们就能拿到工厂的赔偿。记者了解到,这个化工厂的总厂离村子也不远,于是记者在两位村民的带领下来到总厂,采访了一位姓冯的生产经理。冯经理承认,麦子大面积死亡的确和他们倾倒农药残渣有关,所以他们已经和村民还有政府部门进行了协商,有关赔偿问题三方已经初步达成一致。“上午我们刚刚派人去地里测量了受损面积,现在测量数据还没出来。出来之后我们将会按照之前达成的协议对村民进行赔偿,但是具体怎么赔偿我不便透露。”记者还了解到,附近还有其他村庄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污染,化工厂也将按照统一的标准进行赔偿。随后记者又采访了村子所在街道办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受损农田面积已经测量出来了,但是村民和化工厂之间存在一定分歧。

“现在可以确定赔偿的是110亩,另外还有20亩麦田村民和化工厂之间存在争议,这个问题我们还将进一步协调。”该负责人还告诉记者,对于此事,还在进一步处理中。在采访中,也有不少村民表达了这样的担心:这一季麦子是赔偿了,但是如果以后庄稼再受污染该怎么办?对此化工厂冯经理表示,如果以后再发生污染事件,将按照实际情况进行赔偿。办事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将就此问题和化工厂进行协商,尽量阻止化工厂再往分厂里边倾倒农药残渣,避免再次受到污染的可能。(文/图记者于腾腾实习生李林超)。

沛县 焦化 村民

上一篇: 国内油价十年来首现“五连跌” 国庆出行成本再降

下一篇: 企业环境信用分四级 恶意偷排等直接亮“红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