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标谈高调慈善:我是这个时代的牺牲品(3)


 发布时间:2021-02-23 01:59:53

关于家庭 儿子说以后不做富二代,做慈二代 新京报:目前精力主要投入到公益慈善领域? 陈光标:百分之七十在做企业,百分之二十慈善公益,百分之十跟朋友聊聊天。新京报:那家庭这块呢? 陈光标:家庭这块,搁在百分之十里面。家庭都很支持我做慈善,不支持啊我做不了这么大。我提出裸捐时,儿子说,以后不做富二代,做慈二代。儿子反而没有了压力。父母也很支持我。新京报:希望你的两个孩子也高调? 陈光标:我有意培养他们高调,比如做好事让他们说出来,但是他们不说,他们很低调。这让我感到遗憾。新京报:几十年来,什么事情让你印象深刻。陈光标:我22岁时,跟我夫人谈恋爱,不到两个礼拜,她父亲要见我。我就到他家,他请我吃饭,喝个小酒,我吃过饭以后出去散步,他跟他女儿说,你找这个男朋友啊,以后要么名垂青史,要么遗臭万年。

我知道后,我说你告诉你爸我只会名垂青史不会遗臭万年。因为我对我自己的终生目标要求,只做好事,不做坏事。新京报:你要名垂千古? 陈光标:肯定名垂千古啊,反正不会遗臭万年的。我没有做坏事嘛。做坏事才遗臭万年啊。你现在让我讲做坏事,我肯定讲不出来。新京报:如果某一天,你离开了这个世界,你最想说什么? 陈光标:遗憾的就是陈光标太少,也许有,但我还没发现。遗憾的就是老天爷就给我一次生命,没给我第二次生命,我有很多事还想做,还没有做完。总的来说,陈光标可能是这个时代的牺牲品,留给后人一个非常好的一个正能量的学习的榜样。但我帮助那么多人,还有人看不惯我。采写/新京报记者 申志民 摄影(除署名外)/新京报记者 薛珺 编辑:闫宪宝。

盈利企业如今“亏得一塌糊涂” 新京报:公开举报称,金业下属的煤焦化厂设备无法正常运行。也有报道说,发电厂等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 张新明:现在基本上处于半停产状态。华润接手四年来,经营状况非常不好,税收没有了,企业利润也没有了。2013年山西省煤炭行业微利经营,一吨焦炭能挣一两百块钱,但太原华润却亏得一塌糊涂。经营不好的原因是在经营管理上,存有很大的隐患,尤其在人事的调用上。华润入主后,金业集团原来的中基层干部,多数已被调整岗位,换了一批外行的人来管。那些中基层干部,都是企业从起步到投产培养出来的人才。工厂中还存在倒买倒卖的行为。比如订的是精煤,拉进来的却是原煤;订的是原煤,拉进来的却是煤矸石。更有甚者把公司的焦炭拉出去卖了赚钱。新京报:你有没有向太原华润反映过你的意见? 张新明:这些不是我能控制的,现在我虽然是股东,但管理层没有一个是我的人。签订协议时,确定了合资公司由双方共同管理,并在重大投资经营决策,人事任免时需全体股东通过方可执行,还约定由金业方面派人担任监事会主席。但华润一直不执行协议。合作到现在4年多了,既没开过股东会,也没开过董事会。监事会主席的人选,太原华润也没有宣布。

为此我曾找过华润煤业的领导,但对方的回答是,我们这么大的国企让你一个个体户监事?以后再想反映情况,也就不再接我电话了。所以我只能选择发函,从集团的董事长、总经理到电力、煤炭的领导,我都给他们发过函,但并没有起到太好的效果。“我是最大的受害者” 新京报:你是什么时间认识宋林的? 张新明:收购完成两年后的2012年,在山西召开煤炭博览会我才第一次见到了宋林。我跟他汇报说,现在太原华润存在着倒买倒卖、不作为等问题,也不尊重股东,不开董事会,也不开股东会。当时他有点不相信我的话。新京报:以后跟宋林还有过接触吗? 张新明:大约隔了一年,过年的时候,宋林到古交基层走访。我接到消息后赶到了矿上。但我根本没和宋林说上话。宋林是副部级干部,我只是一个小个体户,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新京报:现在外界有怀疑,你和宋林是利益共同体? 张新明:我要是和宋林是利益共同体,可能早就进去了。如果华润能相信我们一点,依靠我们一点,也许企业不是现在的状况。新京报:太原华润的亏损,你会按股权比例承担一部分吗? 张新明:亏损我肯定不会承担。协议上已经规定得很清楚了,公司的重大决策需要通过股东。不通过股东单方面造成的损失,那就该一方承担。

我是这起并购案中最大的受害者。央企能赔得起,我赔不起。承认办理过假身份证 新京报:有的报道说,你在山西官场背景深厚,甚至是“第二组织部长”。张新明:我父亲是放羊的,我家没有任何背景。山西抓了那么多干部,为什么没抓我?事实可以说明,我和这些所谓的官员、腐败分子没有半点牵连。新京报:你认为,商人应该怎么把握与官场之间的关系?之前还有报道称,你与原太原市商业银行行长吴元关系密切,你曾通过他骗取过贷款。张新明:和官员来往,就会有风险。不来往,又做不成事。正是因为我和官场不来往,所以我现在不做企业了。我是吴元那里的贷款户,没有附带任何问题。2004年,有关部门曾对我进行了7个月的调查。结果显示,我没有问题。新京报:2010年,河南省公安厅以涉嫌骗取出入境证件,对你进行通缉,并悬赏500元。这是怎么回事? 张新明:2009年,我确实办过假身份证。当时我名声大,不想用自己的身份证去澳门等地。但用了两次后,我觉得此事不合法,就交回去了。我没有用这个身份证干过任何违法的事情。后来,我主动去河南公安厅接受了处罚。新京报:现在关于你的负面新闻很多,对你有影响吗? 张新明:我自己没有危机感。

如果我真的有违法乱纪,党纪国法也不会容我。但现在我的名声非常不好,这给我的企业带来了很多麻烦,很多人开始疏远我,很多银行和合作伙伴都不跟我合作了。但我也只能面对现实,接受现实。新京报: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张新明:希望整个社会能够充分地了解我。我没有违法行为。同时,我准备把一个大煤矿进行完善,下一步开工建设。新京报记者 杨万国 尹聪 实习生 徐新嫒 (原标题:张新明:我和宋林不是利益共同体)。

光标 京报 慈善

上一篇: 内蒙古为绿色建筑减免城市配套费

下一篇: 3个月拖欠40多万元电费 宁波第五医院昨被拉电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