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或提出严苛条款 中海油收购尼克森面临压力


 发布时间:2021-02-23 00:59:37

试点碳排放权交易就是要建立“碳”意识 “中国本身由于能源利用率不高、温室气体排放量大,对碳排放交易需求较强。通过碳排放交易试点,能够控制国内的碳排放总量,减少温室气体的排量。”中投顾问环保行业研究员盘雨宏表示。中国目前GDP在全世界占10%,但是能耗占20%,碳排放占到全世界的25%,减排压力巨大。“中国的碳排放解决了中国的发展问题,实际上也是在为世界的稳定和发展提供‘红利’。”复旦大学环境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志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中科院广州能源研究所副所长赵黛青也曾表示,试点碳排放权交易就是要建立“碳”意识,以市场机制使企业认识到,过度占用环境资源需要偿付代价。

而如果能利用低碳技术等途径减少碳排放,则可以结余获益。“此次深圳碳排放权交易平台是国内首个碳排放强制交易市场。”深圳市副市长、深圳市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领导小组和研究课题组副组长唐杰说。据悉,深圳碳排放交易拟逐步建立3个板块。在今年的启动阶段,首先将重点企业和大型公共建筑作为碳排放管控单位,分别建立工业企业板块和建筑物板块。下一步,深圳市将研究确定公交车、出租车能耗排放数据监测体系,在此基础上开展公共交通碳排放核查工作,力求结合新能源公交车、出租车的推广应用,从强制扩大应用新能源公交车逐步过渡到以配额分配推广应用的方式,率先探索建立公共交通碳排放交易机制。

除此之外,深圳还积极鼓励个人和机构投资者参与交易,交易可以是投资性质,也可以是公益性质。为此交易所还独创了公益会员形式,鼓励更多的环保人士和机构参与进来。碳交易市场的建设仍面临挑战 碳排放权交易市场自成立以来,发展迅速。有数据显示,2004年全球碳排放交易额仅为3.77 亿欧元,到2008年则达到了惊人的910 亿欧元。但碳排放交易的建设仍面临数据统计、协调经济、建立相应保障措施等多环节挑战。据了解,数据是碳交易实施开展的统计基础。国家发改委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主任刘宇表示,现实数据由于统计口径和渠道的不同导致宏观和微观、经济和能源等数据不匹配。

如何计算企业、设施层面温室气体排放数据、如何避免给企业增加额外的负担、如何合理引入第三方核查机构,都是迫切需要考虑的问题。“没有扎实的企业排放数据作基础,分配总量控制指标也会‘无从下手’”。此外,全球经济下滑,导致近年来国际碳需求大量减少,有人戏称国际碳价格跌至“白菜价”。欧洲碳交易机制的碳价格于2008年达到40美元/吨二氧化碳的高点,但目前仅为该水平的约1/10。唐杰介绍,欧洲目前采取的是固定配额,并不做调整。近年来欧洲的经济疲软带来了企业的产能减缩,就必然会导致碳配额过剩和价格下跌。

相较于欧盟的总量控制,深圳采取了更为灵活的“碳强度”指标,建设可规则性调整总量和结构的碳排放交易市场。即碳排放总量目标首先与经济增长率挂钩,其次以碳强度下降为强制性法定约束。在此原则之下,深圳市对工业企业的配额分配基于单位工业增加值进行。北京大学深圳研究院环境与能源学院博士蒋晶晶建议,我国需要采用与欧洲和美国等发达经济体不同的做法。比如在碳排放交易市场建立的初期,就把制造业引入碳交易体系,以求在更广泛的范围内实现碳排放权资源的优化配置。“确保碳排放交易体系能够建立起来、运转起来,有交易可做,需要大量专业技术人才和管理队伍。

”刘宇认为,目前中国真正从事碳方面的金融人才不是很多,负责温室气体排放的专职队伍和基础统计队伍还没有建立起来。同时,涉及碳排放交易第三方的核证机构,有待进一步培育,认证、认可和登记注册系统要进一步建立,交易平台建设等技术规范标准,还需要进一步的协调统一。

对于这类战略性资源的开发者而言,若要实施跨国收购交易,取得外国资源,最好奉行反周期策略,亦即尽量在熊市期间出手,以避免遭遇太大阻力。加拿大政府的批准标志着中海油以151亿美元收购加拿大油气供应商尼克森公司的交易大局已定,尽管此案仍需经过美国和巴西两国政府批准,特别是要经过扼杀了多项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交易的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批准,但即使美方不同意,最多也只能强迫中海油卖掉尼克森公司在墨西哥湾的油田,而这项资产仅占尼克森公司总资产的8%。正值中国企业海外投资项目接二连三碰壁之际,中海油这笔巨额交易成功的经验何在? 这笔交易成功的基础当然是对收购方和被收购方的互利前景。

中国是一个石油天然气消费需求迅猛增长的大国,石油天然气产品进口已经跃居世界前列,并且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进一步跃居世界第一。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石油天然气企业竞逐的热门市场。正是这样的经济基本面决定了这笔交易的互利性质:中海油得以取得更多的海外资源补充自己的资源储备,并促进其产品组合的多样化,而且加拿大是一个商业环境良好的发达国家,许多风险都低于发展中国家市场;投身中海油这样的中国大型石油公司更是尼克森公司之辈的上佳出路,因为中海油等中国大型石油公司在中国市场上的稳固地位意味着他们的产品能够获得更有保障的销售市场。

尽管如此,对交易双方企业有利并不意味着一笔跨国企业并购交易就一定能够成功,因为形形色色的政治性风险必然会对此产生影响,对石油天然气这样的战略性资源行业尤其如此。在资源熊市时期,这种非理性情绪会显著消退,认识到外来资金、技术、人力和外部市场销售渠道重要性的人大大增多。正因为如此,对于这类战略性资源的开发者而言,若要实施跨国收购交易,取得外国资源,最好奉行反周期策略,亦即尽量在熊市期间出手,以避免遭遇太大阻力。目前油气价格仍然较高,但比高峰时期已经明显下降,而且其中不乏虚幻的泡沫成分;中海油这笔交易能够成功,在相当程度上应当归因于恰当的时机。

战略性资源的跨境交易要想成功,更需要选准一个敌意不那么浓烈的东道国。在这方面,中海油曾经在2005年的竞购优尼科交易中备尝苦涩教训。美国传统上相当重视对外资的政治安全审查,而且某些政治势力将中国视为唯一潜在战略对手,泛政治化倾向突出,因此,对于中国企业而言可能是发达国家中政治风险最高的国家,偏偏中海油从事的又是敏感的战略性资源开发行业,一开始就选择美国公司,难免受挫。我们已目睹了中国企业在美国的直接投资日益增长,相信这一趋势还会持续,希望在美中资企业增进美国民间对中国的正面了解,化解美国社会的某些偏见。

但要想实现这一目标,初期进入美国的中资企业规模就应当不那么大,所处行业也应当不那么敏感。找个老婆确实是阿Q的天赋人权,但见到吴妈第一句话就是“我和你困觉”,决定了他的恋爱行动必然以悲剧告终。将尼克森公司纳入麾下只不过是中海油国际化征程万里长征迈出了一步,让我们祝愿我们的企业在国际市场上走得更好。梅新育。

中海油 尼克森 交易

上一篇: 光伏业仍存产能过剩危机 专家称最终或剩五六家

下一篇: 中国铝业拟让出焦作万方二股东位置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5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