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德江一溶洞暗河涌出5色水 成因无法解释(图)


 发布时间:2020-10-18 18:53:43

云南文山消防支队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称,文山市平坝镇猴子岩村一天然溶洞,有4名采石者被困,生死不明,请求消防官兵前往救援。接警后,支队全勤指挥部立即调集指挥部人员及特勤中队3车20人赶赴现场救援。16时05分,经过近1个半小时的长途跋涉,第一梯队救援官兵到达猴子岩村后发现,溶洞位于村内山谷中段,救援车辆无法直接抵达事故现场,救援官兵只好背负救援器材和绳索,在山间小路上跑步前进。16时25分,文山州政府及相关救援力量先后到达现场,经过指挥员对洞口勘察并询问现场群众得知:洞内氧气不足,充满一氧化碳,且洞路弯曲复杂,乱石成堆,洞顶还有细水流滴出,洞口直径约为10米,内径约5米、100米处有石钟乳形成坡台,整个溶洞呈S状,洞内漆黑无光,地面至洞口是一长约30米的泥泞斜坡,洞顶部成尖石林状,洞路凹凸不平、光滑湿润且时大时小。

被困4名采石者是因深入200多米深的溶洞采集钟乳石,在采集过程中,因在洞内使用液化气和空气压缩机导致一氧化碳中毒和呼吸困难昏倒于溶洞内。其中昏倒洞内较浅的2名被困者已由先期赶到的第一梯队消防官兵及派出所民警合力救出,由于体力透支和救援工具有限,无法再次深入救出另外2名被困者,加之被困人员的具体位置和洞内黑暗潮湿情况不清,只能等待第二增援梯队。时间就是生命,10分钟后,赵尚举参谋长带领增援梯队到达现场,了解情况后,当即下达了作战命令,指派2组具有丰富洞穴救援经验的攻坚组队员在做好个人安全防护的情况下,佩戴空气呼吸器,带上照明灯具和担架,利用安全绳下到洞内搜寻被困人员。16时25分,接到搜救队员报告:在洞深150多米处搜寻到1名被困人员,处于昏迷状态,生死未卜,搜救队员迅速将被困者抬上担架并固定好,6人一组合力接力将被困者送上洞口。

17时30分,经过40多分钟的努力,第一名被困者被成功抬出洞口。17时30分,由于体力透支,搜救队员来不及歇息,逐个往嘴里狂倒了几口从医护组那里得来的葡萄糖溶液,补充了些体力,紧接着搜救组又再次深入洞内搜寻第二名被困者,在距上一名被困者不远的开凿处成功发现第2名被困者,体征和第1名被困者相似,由于下洞时间长,空气呼吸器使用时间有限,必须争分夺秒营救第2名被困者,否则救援队员也将深陷困境,为尽快救出被困者,搜救队员迅速借助手电微光,将被困者固定在担架上,借助安全绳索,形成两个接力小组,咬牙跪爬通过徒手攀爬分段合力将被困者往洞口运送。18时50分,救援官兵终于成功将被困人员安全救出,交由医务人员救治。

至此,整个救援行动圆满结束。在此,消防部门提醒广大群众:在不能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不要私自进入天然溶洞,遇到险情,要第一时间拨打“119”报警电话。

近日,海淀区昆玉河水面上出现百米油污带。昨日下午,河面再次爆发油污,最大的面积处约占河道的三分之一宽。北京市城市河湖管理处工作人员称,将由相关工作人员前往调查。居民称每年都有油污 事发地位于海淀麦钟桥下西侧的昆玉河,昨日中午,河面上大部分油污已被围挡圈起来。围挡内,可明显看到漂着一层发亮的油污,并伴有一股石油气味。围挡外,仍有部分油污随河水流去,延长百余米。河边一位环卫工人称,油污出现时间主要集中在前日。当日下午,河湖管理处的保洁队赶到,用围挡把油污圈起来,“围挡后还有很多油从缝隙里跑出来了。

” 附近居民孙先生称,不知道油污从哪里来,“每年都会有,前几年比较多,现在慢慢少了。” 记者看到,围挡内的油污下方,有一条暗河伸向昆玉河,但无法找到该暗河的源头。油污从暗河流入昆玉河 昨日下午2时30分许,围挡附近再次出现大面积油污,并随河水流动不断扩大,最大面积处达河道的三分之一宽,引起周围居民围观。记者看到,围挡内的暗河处,油污呈冲积扇状,少量油污仍继续从暗河慢慢流向昆玉河。围挡内的油污越积越多后,开始从旁边缝隙钻出,漂至河面。一位围观的居民称,经常会看到有人在附近洗车,“不知道那条暗河是不是连着下水道。

”但记者在周边并没有找到洗车的个人或企业。在麦钟桥附近,竖着一块提示牌,上面印有城市河湖管理处第二管理所的举报电话。油污“爆发”时,记者多次拨打该电话,均无人接听。北京市城市河湖管理处工作人员称,已了解到此问题,将由相关工作人员前往现场调查。(记者李宁)。

溶洞 德江 暗河

上一篇: 花样翻新屡打不绝 新型诈骗黑手如何斩断?

下一篇: 高温天气致旱情发展 多地进入抗旱救灾应急状态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3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