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扰电话生产链条调查:实名制按号段自动“盲打”


 发布时间:2020-10-20 22:25:42

时间:昨天下午3点多 地点:东大路一家小旅馆 “太可惜了!这么年轻的孩子就这样走了!”“现在孩子到底怎么了?她家父母怎么受得了呀!”……昨天下午3点多,浦口区东大路附近一家小旅馆门口,不少人议论纷纷。住在旅馆的一名年仅17岁的女孩从旅馆3楼阳台处跳楼,经抢救无效身亡,死因疑与感情纠纷有关。这家小旅馆是一个家庭式旅馆,位于一个小巷的尽头。旅馆正对面一间出租屋内的女孩李某告诉记者,当时她正在卫生间,突然听到门外传出一声响,好像有东西从楼下摔了下来,她跑出去一看,差点没吓昏,“那个女孩趴在地上,头上都是血,地上也流了一大摊,一动不动。过了一会,有好几个20岁左右的男孩女孩跑下楼,把那个女孩扶起来,其中有一个女孩急得都哭了。”从女孩摔下的位置看,女孩是从旅馆的3楼阳台处掉下来的。“快来人啊!”有人大声喊道,在附近等客的一位三轮车车主闻讯跑了过来,大家七手八脚将女孩抬到三轮车上,然后将女孩送到东大路边。很快,急救车将女孩送到医院抢救。记者赶到现场时,旅馆老板娘直叹气:“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我不在,我回来时那个女孩已经被送走了。”老板娘指着刚刚被拖过的水泥地说:“我刚刚把地拖干净,地上全是血,吓人呀!”记者问跳楼的女孩是什么身份,老板娘说:“住我们这里的除了大学生,就是外来打工的,她具体是做什么的,我也不知道。

” 记者赶到医院时,医院急诊室前站着不少人,“女孩才17岁,怎么会跳楼呀?”“现在的孩子太经不起挫折了,为了感情上的一点事就跳楼,唉……” 透过抢救室敞开的门,记者看到病床上躺着一个人,身上已被白色的床单盖着,从床单里垂下几缕头发,发梢下的地面上有好几处血渍。医生说,由于女孩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已经死亡。在医院急诊室外,一个神情悲伤的小伙子站在警察身旁,原来,他就是跳楼女孩的男友。小伙子称,两人暂时都无业,一起租住在小旅馆的一个房间,事发前他与女友争吵过。最后,警察将他带到派出所做进一步调查。昨天下午6点多,记者了解到,女孩的男友向警方表示,他是安徽人,女孩17岁,是南京下关人,两人是情侣关系。由于女孩平时喜欢喝酒抽烟,小伙子对此一直很有意见。昨天下午3点左右,两人在旅馆为此事再次发生争吵,女孩哭着求男友原谅自己,但男友当时并未表态,留下女孩一个人在旅馆3楼大阳台上。没想到过了一会,女孩便跳楼了。目前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此事。(现代快报)。

连日来,灵寿县供电公司联合县政府有关部门,集中开展“电力树障清理”专项行动。截至目前,已清理583狗台线、585倾井线通道内的树障7700多棵。近年来,部分农户在电力通道内的违章植树行为屡禁不止。仅狗台乡辖区就有树障1万多棵,造成电网频繁跳闸。进入雨季以来,仅583狗台线、585倾井线就因此跳闸31次,停电时间长达150多小时,严重影响了电网安全运行和人民群众日常用电需要。为根除潜在的安全隐患,该县供电公司联合狗台乡、公安等部门合力出击,对狗台乡辖区的电力树障进行了集中清理。他们采用专题会议、下发通知、个别座谈等形式广泛宣传动员,并指派40多名乡、村干部进村入户协调配合。

县供电公司也成立了公司、部室、供电所“三级”清障领导小组。由公司主管经理带队,安监、运维部主任指挥,公安、乡政府现场配合,供电所30多名员工踊跃参战,他们顶着炎炎烈日,冒着高温,起早贪黑,连续对583狗台线、585倾井线电力通道内的近万棵树障进行了全部清理,为电网安全运行和人民安全用电奠定了坚实基础。(王苏阳 郝荣辰)。

徐先生跟单位同志到四川参加认养奥运大熊猫活动时遭遇地震不幸身亡,后劳动部门将其认定为工伤。由于徐先生生前所在单位北京阳光智典市场顾问有限公司未给其办理工伤保险,工伤赔偿遭遇难题。上午,阳光智典公司与徐先生家人之间的劳动争议案件在朝阳法院开庭。记者从阳光智典公司了解到,其实在该次地震中,阳光智典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张某以及包括徐先生在内的3名员工共计4人丧生。当时,他们是出差到四川卧龙大熊猫自然保护区执行奥运大熊猫的认养活动,就在离开卧龙之时遭遇地震。据说,当时一车17人全部遇难,除阳光智典公司的4人外,还有四川当地参加活动的人。但至今这辆遇难车辆仍没有找到。阳光智典公司现在的法定代表人蔡某是已故老板张某的妻子,如今蔡某带着孩子独自支撑着公司。而另外两名遇难员工的赔偿已经执行完毕。阳光智典公司的代理人表示,由于该公司之前没有给部分员工上社会保险,以至于遗留下今天的争议,在这一点上公司确有过错。如今事已至此,公司会尽量做好善后事宜。记者了解到,徐先生是该公司的副总经理。徐先生遇难后,由于公司没有为其办理社会统筹保险和其他保险,因此,徐先生的家人无法从社会保险基金中获得相应的待遇。事后,劳动部门将徐先生认定为工伤。

经劳动仲裁,阳光智典公司被裁决支付徐先生家人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丧葬补助金、2008年6月至2009年2月的亲属抚恤金总计近22.4万元。因不服该裁决,阳光智典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上午在法庭上,该公司代理人对于仲裁的结果大部分表示认可,只是对于徐先生父母的抚恤金部分提出异议。代理人认为,徐先生的父母分别享受基本养老金和退休教师的工资待遇,因此不应再享受抚恤金。但据徐先生的老父亲讲,徐先生是他们的独生子。儿子到北京工作后,他们老两口变卖了老家的房产来北京和儿子儿媳一起生活。“四川地震儿子不在了,我们下半辈子没人管了。我们以后肯定不能一直跟着儿媳生活,现在连家都没有了。”徐父说着,眼眶也湿润了。“孩子很坚强的,一直不哭也不闹,总是说你等着吧爸爸肯定会回来的。”说起丈夫,徐妻潸然落泪。“事后,我们在那儿找了三个月。” 上午,庭审很快结束,由于阳光智典公司向法庭申请对徐先生父母的社保待遇进行调查取证,法院宣布休庭。(记者张蕾)。

公司 骚扰电话 记者

上一篇: 葡萄酒酒精含量知多少

下一篇: 盘点各国儿童食用零食标准规范:俄罗斯执法严格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9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