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启动大陆居民赴台个人游 开始受理办证申请


 发布时间:2020-10-18 13:55:15

单元门口的粪便已经放很长时间了 走出家门就得面对满地的粪便,恶臭气味一百米外都能闻到,家住铁西区云峰南街3-2号的何女士说,这样的臭味充满整个单元楼,不开窗都会闻到,为此事全体居民不断与各部门沟通,可到头来还是没解决。“小区产权单位是顺意物业公司,可多次找到他们,得到的答复都是无力解决。”何女士说,天气就要变暖了,再不解决到了夏天可怎么过啊? 居民苦不堪言:粪便外溢 臭气熏天 居民田先生介绍,春节后,这里就出现了粪便外溢的情况,单元楼里的居民曾找到相关单位清理,可是只清理了一半就没“下文”了。在2单元门口,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看到存放着曾经清理的粪便,大量粪便排放在单元楼口处,周围全是外溢的粪水,宽松的井盖上压了两块红砖,难闻的臭味充斥了整个园区。居民介绍,这样的做法是纯属不得以而为之,“为了防止粪便再次外溢,我们只能先压上,等待有关部门的清理。” 何女士表示,整个单元楼共八层,16户人家,每天都要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门窗紧闭,但仍能闻到恶臭的气味。

有些居民都搬走了,在这里居住的大部分是老人,赶上下雪天或者黑天一不小心就会有人跌倒。物业无力解决:正在转制 没钱没人 据了解,该小区属弃管小区。1997年,居民买房并得到了产权,原属的冶炼厂转变成现在的顺意物业公司。在购房初期,居民都曾上交了一笔款项用于以后的小区管理。田先生表示,这些年来,每次小区出现问题都是居民自己想法解决,这次问题解决不了,找他们还不好使了。在随后的采访中,物业公司工作人员表示,该小区确实归顺意物业公司管理,可现在公司正处在转制的阶段,没有物力、人力去解决这个问题,“到现在工作人员的工资还没发呢,有谁还会去管理这个问题。” 对于物业公司的工作态度,居民感到不理解,明明是小区的物业,出现问题却不管。多部门均无解:情况复杂 谁都不管 随后记者与何女士、田先生来到了社区,社区工作人员表示,由于该小区属于弃管小区,产权单位又归顺意物业公司,这不在社区的管辖范畴内,对于小区出现的粪便外溢问题,社区只能上报主管部门解决。

兴工街道办事处城管科白科长表示,小区的产权归顺意物业公司,不在城管的管理范畴内,城管单位只能是记录上报有关情况。铁西区小区办工作人员在听取记者介绍情况后表示,这样的小区问题可以询问市房产局。沈阳市房产局小区物业部说,由于该小区是弃管小区,产权单位又在顺意物业公司,顺意现在正处在转制的阶段,有专门管理该问题的部门。沈阳市房产局公房办工作人员表示,小区的直辖范畴都规定到了区里,这样的问题可以到所在区的小区办协调解决。(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 梅天磬 实习生 裴伟 摄影记者 常晟罡 实习生 王 韬)。

-当下,以微信为代表的新媒体带来一种新的可能性,把“以人为本”的社会交往渗透到组织逻辑之中,从而给组织和个人都带来新的空间。----------------------------------------------------------------- 与MSN等社交媒体曾被诸多企业组织禁用的命运不同,微信如今被广泛用作组织的媒介,在青年占主体的组织中尤其如此。比如,我们复旦大学的学生社团,除了全体200余成员都参加的大群,还有不同兴趣小组的小群、各种事务工作组的功能群;而为避免无关内容淹没大群的通知信息,居然另设了一个专供灌水的“水群”。这些聊天群就像无数张大小不一、疏密各异的蜘蛛网,将社团成员连接在一起。以往的社交媒体被视为洪水猛兽,微信却能登堂入室并被委以重任,其原因固然与微信的功能设置有关,更深层的因素则在于“可操控性”的差别。微信被广泛用作组织的媒介,主要得益于便捷的群聊功能:组建简单,沟通成本低、效率高;与线下群组的沟通、合作可互为补充。

许多组织中的群聊,与所属组织大体同构,成为其中一个毫无违和感的部分。也正因如此,组织也更容易操控群聊的组建与内容,作为管理者的群主较易规定参与者、限定内容构成及表现方式。相较之下,MSN等社交媒体虽然也便于个人交流,在自主性较强的专业性组织中还有利于创新,但它们毕竟受制于使用者的个人网络,组织管理者难以掌控,更容易被视为影响组织管理的“捣乱者”。如此说来,作为组织媒介的微信岂非与“新媒体促进组织去中心化、扁平化”的预言背道而驰?至少,微信强化控制的可能性与现实性表明,技术的执行与技术的可能性不能完全等同,也非简单的线性“决定”关系。面临“制度滞后”的组织实际,嵌入制度中的媒介技术必然呈现出复杂、多样的功能与效果。不过,当我们再度审视上述功能群与“水群”并列的案例,又可发现:微信中的组织已然不同于经典的科层系统。对于科学管理理论的创始人泰勒来说,组织应当像一台精密设计的机器,非工作性的交流在机器中没有容身之地;梅奥等学者承认了人际关系在组织中的价值,其目的也无非是让“愉快的奶牛”更多地生产——人际交往不过是机器的润滑剂。

而在微信所从属的组织中,工作与交往获得了同等重要的意义。前述学生社团的大群由于曾被各种聊天信息淹没,重要信息得不到有效传播,但是群主并没有简单粗暴地下达“封口令”,而是另辟一个“大水库”,供成员们闲聊,以保持“通知群”的纯正可控。在闲聊中社团成员所获得的认同与群体感,远非“愉快的奶牛”所能比拟,组织原本的中心目标——完成任务——也在一定程度上被弱化了。我的学生李静云在对上述社团进行调查时发现,“水”与“非水”的界限经常模糊难辨——大群中正式与非正式内容的区分相对严格,其他各类人数较少的群体则大多混合在一起;有成员就认为,如果微信聊天的回合稍长,或是“将一句话分成好几句打出来”,也会变成“水”的一种。与此同时,图片、表情和网络流行语的大量使用,也使得正式信息不那么枯燥。另外,“水群”中以专业术语进行的日常交流,又把闲聊与任务勾连起来,让工作融入生活。界限的流动与模糊,正是新媒体给组织带来的根本性变化。当然,有时,这种变化可能意味着工作对于生活的蚕食与殖民。

微信可以穿越组织的围墙,把家庭变成办公室的延伸,让业余时间被工作占用。因此,是“让生活使工作更美好”,还是“工作殖民生活”,常常成为广泛使用微信的各类组织的持久争夺战。除了“水群”,许多组织还存在着大量跨部门、非任务型的聊天群,其内容可以与组织工作毫无关联,但也时常发布相关组织政策、行为的信息、评论,其导向则未必与官方说法完全一致。这种在任何组织都可能出现的非正式群体,由于有了微信的帮助,组建与维系都更为便利,而组织管理者对此往往鞭长莫及。在社交媒体兴起之前,组织对于非正式群体具有较强的控制力,比如大办公室制度,一方面它以消弥空间距离的方式鼓励团队合作;另一方面又将个人的行动置于众目睽睽之下,除了组织认可的合作与交流,非工作内容的沟通和关系的建构都难以开展。于是,在一些曾经允许使用MSN之类社交媒体的组织中,许多近在咫尺的同事即使交流工作也倾向于使用社交媒体而非面谈,这未尝不是对于“办公室全景敞视主义”的一种抵制。与以往的社交媒体一样,微信把位于不同空间的人们连接起来,其范围远远超出组织的围墙。

无论是功能群还是“水群”,都只是微信通讯群聊列表中的一个,在聊天记录中也与其他个人或群体的聊天并列。在严格规定的功能群中,交流内容和方式也许能够被有效控制,但放大到整个微信空间,组织的群聊是并置于生活世界的各种场景之中的,不再具有独立性和优先性。对于使用微信的个体来说,越来越习惯于各种身份角色之间频繁的转换、穿梭、流动,因此组织的认同不再以分离甚至独占为基础。恰恰相反,那些社会交往频繁、多样的人,更有可能形成一个比较鲜明的“组织人”意识,因为这是个人必须时刻把握、严密监控的身份,以避免与其他身份混淆。当然,身份模糊现象也会更经常地发生,比如“不合时宜”的言说,当身份转换过于频繁、迅速时就失去了反思性监控所必需的时间。那么,作为社交媒介的微信,到底是组织的媒介,还是个人的媒介?从根本上说,组织是人类合作的一种信息机制,借助于大众传播工具,科层组织的控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实现了个人无从想象的目标。但是,工业时代的科层组织往往忽略了人的存在,被批评为“没有人的组织”,使那些宏大目标偏离人的根本价值。

如何平衡组织与人的关系,是组织的一大难题。当下,以微信为代表的新媒体带来一种新的可能性,把“以人为本”的社会交往渗透到组织逻辑之中,从而给组织和个人都带来新的空间。只是,这种可能性不会从天而降,需要个体不懈地努力。青年是新媒体的天然载体,组织与人的变革希望,当然首先寄托在青年群体身上,且让我们拭目以待。(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信息与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 谢静)。

个人 大陆 居民

上一篇: 强降雨连续袭击致湖南16.4万人受灾

下一篇: 甘肃一水电站泄洪两姐妹被卷走 当地警方不予立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