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逃犯越狱40年后被抓获 提供线索的是其亲兄弟


 发布时间:2020-10-18 18:53:37

重庆市规划局集中展出重庆特色地图,吸引大批重庆市民前来观展。市民借用VR、三维数字城市等高科技“亲临”重庆各个城市角落。以上活动包括在重庆市规划局举办的2017测绘法宣传日展览活动中,活动现场市民观看城市特色地图,感受数字科技,了解新《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据介绍,2017年8月29日是全国第15个测绘法宣传日,今年的宣传主题是“认真学习宣传贯彻新《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展览场地分为展板展示区、测绘装备能力展区、测绘前沿体验区和法制咨询服务区。展览从测绘法律法规、测绘地理信息成果、版图和特色地图3个方面,结合宣传贯彻新《中华人民共和国测绘法》这一主题,集中反映了当前测绘地理信息行业法治建设、事业成就及发展动态。

“借着散步的机会来看看展,看到了各个主题之下的重庆版图,自己活了几十年也没见过这么细分的家乡地图。”前来观展的市民王明青对中新网记者说,要不是集中展览,自己平时还没有机会了解到这些法律动向。展览的另一边,重庆市勘测院工作人员李维平正在给市民介绍水下智能测量的无人船。“这种无人船名为水域机器人,它能实现无人操纵进行水下监测,船上配备了定位系统、声呐系统、高精度传感设备等。”李维平表示。李维平介绍说,目前这一种水域机器人能达到每秒5米的行进速度,价值50万元(人民币,下同),可应用于水下地形地貌测绘、水库库容测量、水文勘测等。

杨华莹是勘测院负责VR体验的工作人员,该项体验活动全称VR天地及室内外一体实景。据介绍,通过戴上VR眼镜,就能“身临其境”到达重庆城市的各个角落。杨华莹表示,该项VR设备是根据工作人员实体测量的真实数据制作而成,最大限度保证了市民体验的真实性。

不服上诉,二审庭上,缉毒警为证其罪,“隐身”出庭作证。10日,记者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获悉,这是中国2014《刑事诉讼法法条》对证人保护条例修改后,该院首次启动出庭证人保护程序,以便为二审判决结果提供重要证据。该案二审由江苏省高院院长许前飞亲自审理。根据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该起特大贩毒运毒案件的主要嫌疑人、“老板”唐某,负责将大量冰毒从深圳运往南京,“中间人”冯某则负责联系南京的买家伏某等人,一旦买卖敲定,再由“运输人”唐某安排李某和郭某给买家送货。经查,这伙分工明确的贩毒组织涉嫌贩卖、运送的冰毒总数高达26公斤。2013年10月16日,郭某在接收了唐某安排大巴运过来的10公斤冰毒后,被警方当场抓获。一审中,唐某坚持不认识李某、冯某等人,更称自己是受一名叫兴哥的人指使运货,对于货物是什么毫不知情。虽然唐某在一审中“零口供”拒不认罪,但鉴于其他被告人的口供都指证唐某为主要“指使人”,又有抓获郭某时通过执法记录仪拍的3段录像作为指证其的关键证据之一, 一审判决结果为:以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零口供”的唐某死刑,李某、冯某被判处死缓,不满18周岁的郭某获刑9年。

随后,唐某以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其犯有贩卖、运输毒品罪,缺乏关键性证据为由提起上诉。他的手下李某、郭某,也以一审量刑过重为由上诉。对于这起特大贩毒运毒案,司法机关极为重视,由江苏省高院院长许前飞担任审判长、江苏省检察院副检察长范群出庭公诉。为了对关键证据予以支持,江苏高院决定通过出庭证人保护程序,要求该案的重要证人之一、现场抓获郭某的缉毒民警出庭作证。该案审讯当日,缉毒民警在证人室通过同步视频方式在庭审现场作证。在现场,警方证人的形象出现在法庭两侧的大屏幕上,民警的脸部被打了马赛克,声音做了处理。作证过程中,该名警察的姓名、工作单位等基本信息都被隐去。警方证人确认,作为关键证据的3段视频是自己在抓捕郭某的当天,在郭某的暂住地用警方执法记录仪拍摄的,视频中的内容系抓捕、勘察、搜查的全过程,视频均为原始画面,未做剪辑。而根据这3段视频记录:在郭某被抓获时,恰巧唐某先后3次打电话给郭某询问货物情况,并指挥其将500克冰毒运某处。

证人郭某也当庭确认,视频的内容是真实的,“唐某是老板负责发货,自己和李某负责接货,冯某负责找下家,然后自己和李某再去送货。唐某对于运送的货物是冰毒,是完全知情的。” 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审判结果将择日宣布。2014年,中国新修订实施的《刑事诉讼法》中,相较于原法的笼统定义,对于证人出庭作证的保护有了较为明确的认定和具体的措施。据新法第62条规定:“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毒品犯罪等案件,证人、鉴定人、被害人因在诉讼中作证,本人或者其近亲属的人身安全面临危险的,公检法应当采取以下一项或者多项保护措施: (一)不公开真实姓名、住址和工作单位等个人信息; (二)采取不暴露外貌、真实声音等出庭作证措施; (三)禁止特定的人员接触证人、鉴定人、被害人及其近亲属; (四)对人身和住宅采取专门性保护措施; (五)其他必要的保护措施。证人、鉴定人、被害人认为因在诉讼中作证,本人或者其近亲属的人身安全面临危险的,可以向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请求予以保护。

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依法采取保护措施,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配合。(完)。

郭某 涪陵 重庆

上一篇: 评论:为“富二代”补上社会教育课

下一篇: 盘点各国儿童食用零食标准规范:俄罗斯执法严格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