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岁女童脑瘤术后再复发 母亲无奈放弃治疗捐遗体


 发布时间:2020-10-18 13:56:21

合肥郎溪路与临泉路交口发生雷人一幕,一名老汉竟酒后跑到这里有模有样地指挥交通,引起路人围观。13:30左右,记者在郎溪路与临泉路见到了这名指挥交通的老汉。老汉穿浅色T恤,着深色裤子,一个裤脚卷起,脚趿着黄色凉拖,指挥起交通来有模有样。“走,走,走!”路口临泉路直行绿灯亮起,老汉站在路中央,马上做出直行的手势,要求来往车辆通过。不一会,郎溪路直行绿灯亮起,他马上抬起右臂,示意待转入临泉路的车辆停在待转虚线里。转弯灯绿灯亮起后,他马上示意车辆开走。“快,快,快!” 记者在路口观察了约五分钟,老汉的指挥与交通信号灯的指挥丝毫不差。

不过,由于老汉频繁、大范围在路口中央走动,也影响了来往的车辆,不时能听到喇叭声。对于老汉雷人的举动,经过的行人爆发出嬉笑声,老汉却丝毫不为所动。随后,记者看到,在靠近交口中央的马路上,还停着一辆人力三轮车,事后证实就是老汉停在那里的。记者靠近老汉身边看到,老汉脸颊通红,眼珠子上布满血丝。“喝酒了吧?”记者询问,老汉承认中午确实喝了酒。这时,有人上前劝阻老人离开,否则会很危险,老人却不理睬。14:20左右,老汉骑上三轮车,沿着临泉路由东向西消失在车流中。据交口附近一店铺的老板介绍,老汉最近隔三差五都会到这里指挥交通。

他一般会在中午或者傍晚的时候出现,一般“工作”一个小时左右后就会离开。老板粗略算了一下,老汉来这里指挥交通最少也有五六次了。老汉还有一个特点,无论别人怎么劝他就是不愿意离开。不过,附近的居民们还是建议,老汉一般都是酒后才到这里指挥交通,一旦碰到哪里会十分危险,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尽快处理此事。(江淮晨报 记者 谢勋章 实习生 曹克伟)。

从蹒跚学步到识字读书,在孩子的不同成长阶段,每一位父母都会记录他成长的点点滴滴,等到孩子长大时再回去翻翻相片,回忆一路走来的美好。女儿周岁穿大红袄、女儿23个月第一次坐飞机、女儿万圣节“小恶魔”装扮……与一般人拍照留念不同的是,由于工作的特殊性,汪艇与女儿聚少离多,于是她选择用画笔记录女儿的成长点滴,寄托对女儿的思念之情。在过去的时间里,她每月会给女儿画一张画,一笔一划,倾注了对女儿的浓浓爱意。汪艇是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东柳派出所的一位民警,工作至今已有8年时间。2016年3月,汪艇的女儿“小糯米”出生。望着刚出生的女儿,初为人母的汪艇充满了柔情蜜意,“想给她全世界最好的爱,希望孩子能健康长大。” 记者了解到,由于汪艇和丈夫都是警察,考虑到工作的特殊性,女儿“小糯米”只好让在老家父母照顾。“由于工作忙碌,平时不能照顾孩子,就把女儿放在了老家奉化。”谈及与女儿的分离,汪艇自是万般不舍,但工作特殊性让她不得不做出这个决定。忙碌的工作让这对夫妻只有在周末的时候才能回老家陪伴女儿,平时只能通过视频和女儿简单聊几句。由于聚少离多,汪艇将对女儿的思念之情全都寄托在画中。汪艇告诉记者,虽然生活中喜爱画画,但对于画画,她其实是个“门外汉”。

“不会每天画画,现在是每个月画一幅画。”汪艇解释道,每到月末,她都会回顾这个月和女儿相处的点滴,并将这个月最有意义的事情用画画的方式记录下来。相较复杂的水彩油墨画,汪艇选择了更为方便的铅笔画。“不需要照片,她的样子都刻在了我的脑海里,自动浮现出她哭的样子、笑的样子。” 从笨拙的简笔画到一气呵成的肖像画,从生涩描绘到如今的收放自如,在汪艇的笔下,女儿的日常也越来越生动,“现在画一幅画大约需要两小时,一边画一边想象女儿当时的场景。” “虽然画得很普通,但希望这可以成为女儿成长路上的一份纪念品。”看着书房里的一张张画像,汪艇如是说道,“我会继续坚持下去,一直到女儿结婚的那一天。”(完)。

南充某高校大一女生小芳(化名),受男网友邀请,前往西安旅游,却误入传销组织。今天上午,四川新闻网记者从南充市公安局获悉,今年19岁的小芳已被警方成功找到,让人意外的是,女大学生一开始并不愿意回家,称自己想赚钱为家里减轻负担。目前,小芳已返回南充某高校继续念书。声称到同学家过年 以补习为由向家里要3000元学费 从2015年9月份开始,小芳认识了一名网友,经常与其聊天到很晚,不时还说自己不想念书,想外出打工,为家里减轻负担。印象最深的是,今年1月14日,学校开始放寒假,小芳跟同学说,自己今年不想回家,要去成都姐姐家过年。当天下午,小芳便与同学一起乘坐动车,从南充赶往成都。刚入学,为何又不想念书?看见小芳有这个想法,室友便觉得有些异常,遂将小芳的想法告诉了她父亲王先生。

而那个时候,小芳就已经离开了南充。两天后,小芳给父亲打电话,谎称自己今年到南充女同学家里过春节。父亲一开始便强烈反对,但女儿解释说,同学只有一个人在家,很孤单。为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小芳还让一名自称同学的女子跟父亲通话。“电话里的女生讲普通话。”回忆当时场景,王先生怪自己当时太大意,南充的同学,为何不说四川话,而说普通话? 最后,王先生还是同意了女儿要求,但要求她春节后需回家一趟。1月19日,小芳拨打父亲电话,说要跟同学一起补习,考教师资格证,需要3000元学费。“没想太多,只要是学习,我们都支持。”王先生给女儿打了4000元钱,最后发现这笔钱是女儿加入传销的“入会费”。通过QQ视频聊天 发现女儿在哭泣打手势 女儿不能回家过年,王先生心里忐忑,很想知道女儿究竟是在哪里。

2月5日,王先生拨打女儿小芳电话时,她说是在同学家里,暂时不能回来,但王先生心里总觉得不踏实。2月7日,当再次拨打电话时,王先生便让女儿小芳打开QQ视频聊天,说母亲很想念她。打开视频后,王先生发现,女儿身后站着人,看不清脸,所居住的房间也很破旧,沙发脏乱不堪。“我不知道她打的手势是什么。”王先生发现,女儿情绪不太好,在视频里,一边聊天一边哭,还打手势。看到这里,王先生怀疑女儿可能被绑架了,但女儿却告诉他自己很好,还劝父母不要担心。时间来到2月底,王先生发现女儿仍没有回校,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想起此前的情形,3月10日,王先生来到南充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报案,并迅速与打拐办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小芳手机尽管关机了,但QQ却显示在线,还不间断地跟同学聊天,说自己在忙。

”办案民警何文礼介绍,通过聊天信息比对,发现跟西安传销组织活动特点很像,于是3月15日,警方与学校、家人、打拐办一起从南充出发赶往西安,并迅速锁定犯罪嫌疑人张某。想为家里减轻负担 被骗学生已回校念书情绪稳定 利用知情人提供的线索,警方锁定犯罪嫌疑人经常活动的地点后,为了尽快找到小芳,便迅速放出风声,称警方正在寻找这个女孩子,若有闪失,将对所有街道进行全面清查。不到半小时,一位女子便将小芳领到指定的地点会合。办案民警何文礼介绍,1月14日,小芳在成都与同学分开后,当天晚上,便乘火车从成都赶往西安与张某见面。经讯问,男子张某今年20岁,河北人,现在西安。据其交代,他告诉小芳,说自己在西安开饭店,看小芳想出来打工,于是就以旅游的名义,邀请她到西安玩耍,最后小芳同意了。

对于自己是否涉嫌传销,一开始,男子张某并不承认,最后经反复讯问,张某承认了事实,并交代称自己通过“表姐”介绍来到西安。“十几个人住在一个大房间里,睡的是通铺,每天工作内容就是上课培训,学习如何赚钱变成有钱人。”办案民警何文礼介绍,一番说教后,小芳便开始痴迷其中,甚至在警方找到她时,她都不愿意回家,还表现得若无其事,称自己只是到西安来玩耍,在里面也没有受到虐待和殴打,过得很好。最后,几经劝说,小芳才终于承认,自己是四川乐山人,今年19岁。由于自己还有一个弟弟,看到父亲整日里辛苦,就想外出打工为家里减轻点负担,恰巧又在网上认识了张某,于是便有了上述事情发生。目前,小芳已返回学校正常上课。为了确保案情不再复发,办案民警何文礼告诉记者,警方已告知学校和家长,若再有类似异常情况发生,及时报警。

同时,男子张某已交给西安当地警方处理。

女儿 孙书芬 记者

上一篇: 河南现日租金6元“集装箱宿舍” 用于工地

下一篇: 兰州交大博文学院院长辞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1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