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哥为乘车老人减免起步价 4个月减免1200元


 发布时间:2020-11-22 01:52:40

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朝阳区和平街十五区七号楼居住着原煤炭部老职工,而这栋十四层楼房二单元的电梯损坏至今已六年有余,古稀之年的老职工们只能在日渐苍老中减少出行,日常生活受到极大影响。社区居委会表示曾多次帮助联系产权单位、物业均无果,电梯该找谁修,让居民犯了难。电梯停运六年 居民苦不堪言 北京晨报记者来到和平街十五区七号楼,看到电梯门口堆放着蒙灰的杂物,已很久没有使用过。据了解,和平街十五区七号楼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居民多为原煤炭部职工,如今这些职工已成为白发苍苍的老人。“很多老人身体不好要坐轮椅,儿女不在身边,要出门只能求助保安帮忙抬轮椅。

”居民田先生说,“本来老人腿脚就不好,大夫都说要省着用,但很多时候还是不得不爬楼梯。” 居民告诉记者,七号楼二单元五楼、九楼、十三楼有通道与三单元连接,要乘坐电梯只能走楼梯到这三层。不住在这三层的居民都要绕一个圈子,往上或往下爬楼梯,对于老人来说,同样很痛苦。平常出行很不方便,紧急状况下更让人头疼。田女士向记者介绍,不久前楼内七层一位老人突发疾病,救护车赶来后只能走楼梯用担架将老人慢慢抬到五楼,再坐电梯下来。出门不便 老人高空扔垃圾 受困于高楼,很多老人选择不出门。年过七旬的张女士只能两手握着扶手慢慢挪下楼,多数时间只好待在家里,由两个女儿每周轮流送来米面蔬菜。

由于腿脚不便,一部分老人出于无奈而把装好的垃圾直接从窗户扔下,在二层的平台上堆了厚厚一层垃圾,“有时从楼上扔垃圾会砸坏楼下居民的窗户、砸到车”。居民田女士六十多岁,属于居民中的年轻人,经常帮助年纪更大的邻居,时常去清理平台上的垃圾。记者来到位于七号楼半地下室的物业办公室,紧闭的办公室门上贴着办暂住证的通知,敲门半晌无人回应。“办公室从来没人,没找着过他们。”田女士无奈地说。电梯该谁修?无人出面 面对七号楼的诸多问题,几年来居民多次找过相关部门也没结果。居民田先生说,“这楼是原来煤炭部的家属楼,现在不知道该找谁了。”一位老职工告诉记者,他们所属的单位现在叫中煤建筑安装工程集团,公司在河北邯郸,自己保存的两个联系电话却都提示是空号。

和平东街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居民楼的维护要找产权单位中煤建安集团。在过去的两三年内,居委会帮助居民呼吁过多次,但最终也没能成功解决。据居委会工作人员介绍,当时小区物业称居民楼是煤炭部的产权,煤炭部不拨钱就修不了。而近一年来居委会已找不到物业工作人员,按照居委会提供的物业经理电话,记者拨通后被告知“打错了”。记者致电中煤建筑安装工程集团办公室,工作人员在了解情况后回复,现在家属楼应全归物业管理,公司已没有义务,但会协助联系小区物业。晨报96101现场新闻 实习记者 李秋韵 记者 王彬 线索人:辰先生。

前天晚上11点,金华市区江南宝莲广场三楼,传来打火机的声音,还一闪一闪亮着微弱的火光;一个小时后,世纪联华超市保安陈师傅正在巡逻,一抬头,倒吸了一口冷气:三楼外墙上,挂着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人。黑暗里他玩着打火机 事发地宝莲广场位于双龙南街和李渔路交叉口,旁边就是市政府,还有一家大型超市,算是闹市区。回想起昨天凌晨的这一幕,陈师傅还有些心有余悸。陈师傅是凌晨刚从同事那里接班的,交接班时,同事就提醒他,宝莲广场南侧消防楼梯三楼拐角处,站着一个奇怪的男人,好像在吸烟,还“啪、啪”地玩打火机,黑暗中一闪一闪的,挺吓人的。当时同事还在楼下叫了好几声,但男人并没有理会,继续玩着打火机。怕男子闹出什么事来,一开始巡逻,陈师傅就照着手电筒,往三楼走去,可是走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员,倒是在地上发现了四五个烟头。感觉有些蹊跷,陈师傅就回到了一楼广场,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就顺手拿着电筒向上一照,这一下,平时还自以为胆大的他,都忍不住退后好几步:三楼外墙上,好像挂着一个男人啊? 陈师傅再仔细一看,男人穿着黑色衣裤,上衣正面有一个白色图案,手电筒一照,格外刺眼。

天下着瓢泼大雨,惊魂未定的陈师傅马上拿出手机报了警。现场留有一张化验单 江南公安分局西关派出所方警官和同事赶了过来。男子脖子上吊着一根蓝色的绳子,一头绑在栏杆上,一头吊着自己的脖子,整个人就直直地挂在外墙上,看起来就跟恐怖片一样。方警官试图把男子拉上来,但无奈不太好使劲。随后赶来的120急救医生和超市四五个保安一起拉,才把男人拉了上来。可惜,经医生检查,男子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估计从出事到被救上来,已经至少过去半个小时了。在现场,民警发现男子留有一只旅行包,旁边还有身份证和58元钱。经了解,男子姓王,出生于1986年,河南省南阳市南召县人。在旅行包里,民警搜到了一张广福医院的血常规化验单。钱江晚报记者也从广福医院了解到,上周六早上10点左右,王某确实曾到医院来做检查。“他说自己头一晚吃了西瓜,一个晚上睡不着,怀疑被人投毒了。”听王某这么说,医生还报过警,民警也来做过笔录,不过体检报告显示,王某一切都很正常,“可他不觉得自己正常,我们就建议他住院,但不知什么原因,我们一不注意,他人就不见了,就诊卡都还丢在医院。” 医生猜测,王某可能有精神方面的问题。

目前,经江南警方勘查,已经排除他杀可能。王某尸体已送往金华市殡仪馆,警方也通知了他在河南老家和杭州的家属来处理相关善后事宜。(通讯员 刘雄伟 本报记者 朱丽珍)。

老人 师傅 的哥

上一篇: 王蒙寄语新闻工作者:用传统文化诠释核心价值观

下一篇: 58岁保洁员清晨猝死清洁车旁 4年多从未请病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9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