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档案存取”29项事项“只跑一次”


 发布时间:2020-11-22 01:42:09

深圳市近日启动了史上最大规模的招医引才行动,在北京、广州等9个城市同步进行。全市上百家医疗卫生机构首次集体组团招聘,“抛出”上千岗位,但从目前反馈的情况来看不容乐观。工作压力大,特别是深圳房价太高,即使对医学人才开辟了“绿色通道”,招医引才也仍显困难。长期以来,作为经济发达的沿海一线城市,深圳在医疗资源和医学人才方面却存在短板。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深圳是一个移民城市,长期存在流动人口与户籍人口倒挂的现象,按照户籍人口配置的医疗资源显然不够用。其次,深圳是一个年轻的城市,相对于其他产业的培育与发展而言,医疗资源的丰富和医学人才的培养是需要历史传承和不断积累的,不能完全依靠引进。第三,深圳高等医学教育与科研匮乏,起步晚。发达的医疗资源和医学人才培养,离不开基础的高等医学教育与科研,它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产、学、研相互融合与相互促进的产业。考察我国医疗资源发达的城市,无不依赖当地较好的高等医学教育与科研资源。医疗资源和医学人才的培养具有公共产品属性。因此,对于发展医疗资源和培养医学人才,必须始终坚持以政府投入为主体,不能像对待其他产业那样,主要依靠市场导向和利益驱动。

为此,深圳至少应在两个方面进行加强,一是加强医学科研与教育平台的投入与建设,培养、吸引与留住医学人才;再一个,要大幅提高医学人才的收入与待遇,切实解决安居难等困扰医疗人才引进的现实问题。( 张继海 作者系深圳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经济学博士)。

百余个展位布局其中,参加这场招聘会的企业来自计算机、医药、保险、电子商务等多个行业。在现场穿行的人流中,许立涵的步伐比多数人都要快一些。刚经历一年互联网工作经历的许立涵离职后,如今接到了两家公司的面试邀请。而此次他自称前来转转,是否有更合适的互联网公司。年后,许多像许立涵一样的互联网人,正在集体造就一波离职与跳槽风波。据统计,年后杭州互联网行业只有不足一成受访者愿意留在原单位。有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人才流动大热的背后,也透视着杭州互联网人才缺乏的现实。多金互联网“网”不住人心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对于盛伟亮而言,这句话却让刚换工作不久的他背负了不小压力。

盛伟亮虽然只有四年的互联网行业经验,但对于这个行业而言也算稍有“资历”。去年底,在朋友的推荐下盛伟亮离开原单位,选择到一家名为华谊科创的移动互联网软件开发公司,开启了新的职业生涯。与原公司200多人的规模相比,盛伟亮的新“娘家”显然“小微”了不少。20多人的团队,写字楼上五间还散发着家具味的办公室,都凸显着这家公司“创业型企业”的特质。盛伟亮的选择,也让家人朋友颇有微词,认为这一选择并非明智。虽然公司规模不大,但盛伟亮的薪水较之以往有了三成左右的增长,而他也成为部门主管。在互联网行业打拼15年的黄伟(化名),是杭州有云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总监兼人事主管。

他告诉记者:“如今辞职跳槽情况非常常见,但相比于大多数行业,尤其是近两年互联网行业的跳槽频率确实高的让人惊讶,而其中年轻人会比较多。” 据招聘机构智联招聘发布的《2015年春季白领跳槽指数调研报告》显示,有九成以上杭州互联网行业受访者有更换单位的意向。其中,已经有13.4%的白领办理了离职或新入职手续,近五成人开始找寻新的机会,而有意向跳槽的白领占到31.3%,仅有6.9%的白领表示肯定不会跳槽。3月,专注于中国网络产业人才招募的“拉钩网”更是结合市场实际打出了“全民跳槽月”活动。活动开始后15分钟,其收到的简历数就成功突破1万份大关。

而活动推出仅两天,网站简历投递数量已近百万。流水营盘背后:未来人才缺口或放大 对于突出的人员流动问题,有云科技运营总监黄伟表示:“从行业角度讲,发展迅速的行业本身人员优化和淘汰是必要的,另外部分岗位的流动性原本是非常大的。其次互联网产品不断换代,如前两年的微网站,随着腾讯免费推出对公众开放,导致很多创业型团队甚至有一定规模公司倒闭或转型。” 黄伟分析:“从从业者考虑,首先是薪酬影响。人才是互联网行业最重要的一块,那么许多公司就会开出一些高条件、高工资,挖人比较普遍但你也没办法。而一旦有这样的例子其他人也会想出去看看,这种带动性很大。同时略为浮躁的社会风气在互联网领域表现程度也更高。

” 智联招聘杭州分公司市场部经理邵静表示,互联网公司有很大的专业性人才缺口,并开出了优厚的招聘条件,这对于职场人具有一定的诱惑。此外,职场人获取企业招聘信息的渠道多样化形势下,遭遇信息“诱惑”在所难免。黄伟认为:“在这个休闲城市,年轻人很多感觉压力太大,宁愿选择轻松的工作。因为90后进入职场,自己舒服一点就好,对于新岗位也更有尝试的意愿与胆量。就业观念也不一样了。互联网行业正出现‘围城’现象。” 在黄伟看来:“年轻人想有更好发展就需要更多的沉淀。在一个企业更多的学习、积累,互联网本身发展快,很多东西不是一天两天积累的,需要五年甚至十年才能看到。

” 也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互联网人频繁挪“坑”背后,也与杭州互联网人才紧缺有着密切关系。目前在互联网公司分布上,杭州已是国内互联网行业重要的大本营。去年杭州信息经济产业增加值达1660亿元,占GDP比重超18%。而同时调查显示互联网已是杭州人才最紧缺的行业。邵静称,人才的需求量与各行业的发展情况息息相关,作为一个孕育了阿里巴巴的城市,杭州将发展信息经济、推进智慧应用列为“一号工程”,因此正需大量的互联网、电子商务行业的人才。“目前杭州包括智慧产业、互联网金融等产业形态非常丰富,尤其创业型公司很多,互联网人才非常亟需。”黄伟表示,互联网企业规律是一旦突破自身瓶颈,将会是爆发式增长,加之“互联网+”的兴起,所以未来在人才方面可能会是更为紧张的局面。

业内:人才补充需多方推动 对于人才流动的影响,华谊科创有限公司总经理郑昱华告诉记者:“人才流动可以促进人员配置优化更新,但整体看负面影响还是更大。人员流动后替代成本会是之前的两三倍,团队效率、士气以及技术、客户资源这些都会受到影响,甚至决定企业走势。” 在行业人才急需的背景下,人才流动导致的流失,同样正在成为电子商务之都——杭州必须重视的问题。猎聘网去年调查显示,在虹吸效应下,杭州以31%的比例成为互联网人才“出逃率”最高城市,其中34.6%的人去了上海,21.6%的人选择了北京。也有媒体报道,《杭州市2015年度信息经济和智慧产业紧缺人才需求目录》会在今年公布,旨在加大人才引进培育力度。

乐创会秘书长卢艳峰认为,缓解互联网产业人才缺口应从源头入手。“专业人才学校培养不足,人才培养无法跟上节奏,学校培养应与企业职位无缝对接,培养实用人才。” 郑昱华也指出:“在互联网应用人才培养上,校企人才输送将成为重要解决途径。行业瞬息万变,要鼓励杭州有条件的企业院校间的沟通与合作,将最前沿的技术趋势带入校园,实现产学研的融合。” 他表示,求职者自身素质要提高之外,互联网领域初创型公司较多,制度设计可能并不完善,公司除了提供阶梯式薪水之外,还要想到为员工提供职业技能提升以及职位提升机会,加强人才呵护。在郑昱华看来,从校企人才输送、求职者以及用人公司方面三管齐下,形成良性循环,才能让人才的缺口逐渐填上。

在人才引进方面,前易观国际互联网产业分析师、杭州领航企业管理顾问公司副总经理于皓认为,一方面杭州应发挥阿里、网易等企业总部所在地优势,持续引入高端人才。另一方面,就政府而言应营造积极的创业环境,在基础设施硬环境建设、优化行政服务、加强市场监管、开拓市场等方面给予扶持,引导更多的人才加入到移动互联网产业中来。“对互联网产业发展要进行合理规划,杭州可以出台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战略规划,从全局的高度制定发展战略,指导产业发展和人才引进工作。同时也要在人才优惠政策、培育更多大企业等方面多管齐下,继续优化软环境。”于皓说。(完)。

人才 办事 大厅

上一篇: 近60所北京地区本科高校举行高招咨询现场会

下一篇: 湖北黄冈通报6起落实“两个责任”不力典型案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