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江门最贵金钱龟价值五十万


 发布时间:2020-11-22 01:49:47

昨日,记者从江门海事局第一季度工作会议上获悉,今年第一季度,江门海事局共开展水上搜救3次,遇险26人,成功救助26人,水上搜救成功率达到100%。记者在会上获悉,市海事局第一季度开展各类船舶安全检查共368艘次,排除安全隐患1913项,对4艘存在严重缺陷的船舶实施了滞留,并要求立即整改。此外,第一季度进出江门辖区船舶达到37003艘次,其中港澳船舶2721艘次,外国船舶56艘次。水上安全运输货物2500.6万吨。据江门海事局介绍,今年第一季度该局还重点开展了春节、清明等重大节假日安全监管,寒潮大风、雾季和雷雨大风等恶劣天气的预防预警工作。春运和清明小长假期间,江门地区旅客水上安全出行分别达到了100多万人次和13万多人次,在海事部门全力保障之下,未发生任何群众水上出行安全事故。此外,该局还进一步加大执法力度,大力开展了“打非治违”、“安全生产大检查”、“春季水上交通安全监管”、“易流态化货物运输安全监管”等专项行动,一季度共查处并纠正违章船舶258艘次,有力打击了各类水上交通违法行为,极大的净化了水上通航环境。

(记者严建广 通讯员康世伟)。

江门不少侨房已人去楼空,年久失修。江门不少侨房已人去楼空,年久失修。佛山东华里片区的岭南天地算是处理华侨房的一个示范例子。图为东华里古建筑群。记者陈枫 摄(资料图片) 不少侨房建筑精美。记者 何波 摄 在侨乡江门,从新台高速大江镇出口到达大江镇,巷道两旁伫立着100多幢洋楼,皆为青砖灰瓦、中西合璧的骑楼式建筑。每幢洋楼高为两层,地下一层都有两根方柱顶托起二楼前座,可以挡雨遮阳。两旁的洋楼相互之间紧紧地依靠着,连贯成长长的走廊。虽然每幢“洋楼”外形各异,但大小高度整齐划一。然而,这些洋楼绝大部分已经人去楼空,空置了几十年,已经成为一座空城。由于历史、地缘等原因,珠三角早在一百多年前便有大量居民或是为了谋生,或是为了逃避战乱,纷纷背井离乡,漂洋过海到达东南亚或欧美。

就这样,大批华侨形成,而留在他们身后的,便是大批祖居地的房子。时隔百年,这些侨房的命运如何?这些建筑又将如何找到自己新的出路? 走访: 各地侨房大多“风烛残年” 在江门大江镇,虽然每幢洋楼的正面均刻有名字,由于风雨侵蚀,大部分已经斑驳脱落,仅有数幢可以依稀辨认出“光荣堂”、“永安堂”、“同和栈”等字样,而留守的也仅有两户,一户是年近60岁的雷锦均,另一户是93岁的李婆婆。雷锦均回忆说:“这里曾经十分繁华,父亲对我说,我家对面是一家茶楼,每天人头涌涌,在茶楼里,有唱戏的、说书的,热闹非常。” 中山作为珠三角其中一个著名的侨乡,在石岐区、南区、沙溪镇以及现在的火炬开发区等地,可以寻觅到不少有显著特色的侨房。

目前,中山的空置侨房最少有2100多间,当中半数并无房屋代理人,而且属于危房的就有300多间,情况不容乐观。同样作为著名侨乡的佛山,目前共有60万华侨。这些人旅居海内外后,在佛山留下了难以计数的华侨老屋,主要集中在佛山禅城老城区以及南海区九江镇等地。时光荏苒,老屋也早已不是当初离开时的模样,佛山更多的华侨房面临的是拆除或纠纷的命运。侨房两大难题 房子“确权难” 林先生老家开平,建国前举家离开家乡出外谋生,留下家里的祖屋由村里的乡亲帮忙照看。出外很多年,清明节林先生偶尔带着子女回老家祭祖。近些年,每次回家,都有一件心事压在他的心里:祖屋的产权一直没有办法确权。林先生小时候随父亲离开老家前往美国谋生,在多年的谋生搬迁中,不幸将房契等材料遗失,导致无法办理房屋确权手续。

与林先生同样难以给房屋确权的还有蓬江的张先生,得知老家蓬江经济建设的需要,他主动将自己的祖屋拆迁,其后新建了一栋房子,面积也比原来祖屋少了一倍左右。不过,房子建好了,但准备办理房屋产权证时,却被告知因为不符合政策,他目前没有办法拿到产权证。而来自鹤山的徐先生,旅居海外多年后,8年前回到老家,在原来的宅基地上新建了一栋楼房,但到现在还没有办到土地证,徐先生担心由于没有办到土地证,以后的房屋权亦恐怕很难得到保障。成年久失修的文物 侨房是侨胞“根”的象征,当中不少便因其建筑精美而成为当地的文物。然而,记者走访发现,不少甚具保护价值的侨房却因年久失修,成为危房。在江门长堤风貌街,独具特色的骑楼举目可见,精美的雕花、雅致的梁柱,讲述着这片街区繁华而高贵的过去。

然而,记者同时看到,时间的侵蚀,已让这些骑楼有了“伤痕”,一些骑楼虽经过粉刷重修,但粉刷的石灰脱落了,裸露出生锈的门窗、斑驳的墙。“虽然此前政府已多次整修,但力度仍不够。如果不及时抢救保护,这片老街区恐怕要退出现实的舞台了。”见证了这片街区发展史的长者梁伯说。中山的空置侨房中,有300多间危房。由于难以找到业主或者他们的后代,当房屋成为危房需要修葺或改造时就会遇到困难,只能依靠侨房所在镇区的基层侨办出面解决。原因分析 与政策冲突 难办产权证 像林先生这样的情况,在侨乡江门,例子特别多。江门市侨务局相关科室负责人称,这与许多侨胞不了解政策有关,从而导致出现许多问题一时难以解决。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许多华侨祖屋拆旧重建后,因为当时政策法规不健全,大多没有报建手续以及相关证件,现在根据新的规定再补办确权手续已不可能。

另外,有关政策也指出“不是本籍户口不能办理土地证”,就是说你建了房也不一定能拿到《集体土地使用证》,这也导致了众多侨房问题存在。产权混乱政府难统一管理 江门蓬江区的骑楼多数是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建造的,由于建造的主人多数不在了,而其子女也已多数迁走,现在的房子或委托他人打理,或因“无主”而归房产局管理,“产权并不明晰”。记者在走访中也发现,老街区不少房子都是店主向人租的,而被使用的,也多为底层,2层3层大量被闲置。被问到房子的保护问题,这些租客往往摇头表示自己只是做生意的,对于房子的产权问题和保护情况并不清楚。破局: 江门: 设想建华侨文化生态园 对于那些众多散落在乡间正在破败的侨房,开平碉楼与村落专项基金会秘书长江汉认为,江门侨乡文化资源十分丰富,关键是如何利用好这些资源,发掘其价值。

江汉认为,开平碉楼与村落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后,吸引了大量爱好文化和旅游的人前来观赏,但从目前的保护和开发来看,其潜力还没有远远发掘出来。“看看碉楼,几个小时就转完了。”江汉称。江汉认为,来看碉楼与村落的人都有他们需要的东西,休闲度假、体验乡村田园生活、感受乡间烂漫纯真,要留住人,关键是要满足游客的需要。江汉大胆设想,江门完全有条件率先提出“打造华侨文化保护生态园区”,通过“核心+配套”的操作模式建设华侨文化保护生态园区,其中“核心”可以集中在碉楼保护核心区和缓冲区,由政府运作,做亮点、做典范,供游客参观;而“配套”则可以在非遗产地建度假村、旅游小屋等,供游客休闲。佛山: 岭南天地华侨房产权已转移 佛山东华里片区,聚集着大量华侨房。

经历了旧城改造的东华里片区如今已经变成岭南天地,过了“阵痛期”的东华里片区暂时迎来了春天。佛山市外事侨务局侨务科科长陈道华认为,岭南天地可以算是处理华侨房的一个示范例子。据陈道华介绍,岭南天地的华侨房经历了两个阶段,首先是由于历史原因,这些华侨房交由政府管理,租给人居住。其后,根据相关政策,已经发还给华侨业主打理。随着佛山旧城改造项目的推进,经过旧城改造征收房屋后,交给开发公司开发,完成了产权转移,原业主得到征收赔偿。但是,大量的华侨房目前依然未得到妥善处理。由于佛山正在进行旧城改造项目,更有不少华侨房面临被拆除的困境。据陈道华介绍,对于华侨房的征拆问题,目前主要依据省人大通过的《广东省拆迁城镇华侨房屋规定》来进行规范,对华侨房屋所有人进行补偿、安置。

中山: 非住宅侨房也受到保护 中山市外事侨务局侨政科科长邓洁恒介绍,侨房分为住宅侨房以及非住宅侨房两部分,国家的相关政策主要面向住宅侨房展开,中山市在上世纪90年代已经把原本收归国有的住宅侨房大规模返还给华侨。对于非住宅侨房部分,他介绍,中山市早在2001年出台了《关于落实城区私改非住宅侨房政策的通知》,规定对因危房或市政建设需要被拆除重建的侨房,按“谁拆除,谁补偿”的原则处理,属企事业单位拆除的,由企事业单位补偿,属政府有关部门拆除的,由有关部门补偿。对于找不到屋主,但已确认严重威胁附近住户及路人安全的侨房,中山市政协委员韩延星曾建议找文物部门鉴定,如果该建筑具有价值,要马上按照文物部门的规定进行修缮和保护;如果非文物,可组织有关部门到现场勘测,记录下该房屋的信息后进行拆除,但拆掉危房后,仍然要承认屋主的产权。

(统筹 邓柱峰 文 记者 陈杰 潘慕英 刘竞宇 邓柱峰 图 记者 陈杰(除署名外))。

金钱龟 江门 公龟

上一篇: 上海学者探索生态利用雨水 助推海绵城市建设

下一篇: 58岁保洁员清晨猝死清洁车旁 4年多从未请病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2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