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水儿童经历生死五分钟 众人齐心营救恢复呼吸


 发布时间:2020-11-22 01:08:09

记者在位于上海徐汇区的世界小学看到,小学生正在上一堂别样的传统文化教育课。来自老字号酒家的专业厨师带着面粉、肉馅、蒸屉来到学校,同老师一道现场教孩子们如何制作青团。既讲青团制作的学问,也讲清明蕴含的文化意味。“青团面皮用的不是艾草汁哦,而是时令麦青,这种原料只有这个季节有,带有特别的清淡香气。要人工和面,反复把麦青汁和糯米粉混合,让面皮韧性十足。”大厨黄任康一边讲解,一边手把手教孩子们操作。试过几次后,不少孩子已能熟练完成揉面、填馅料等过程,包好的青团圆润直立,在蒸笼内码放得整整齐齐。四年级的陈彦曦说,“以前看外婆在家包青团,觉得很麻烦、很神秘,现在我可以自己包给家人吃。” 食物能牵出浓浓的亲情,但作为慎终追远、缅怀先人的传统节日,清明节还有更多民俗和文化价值。这堂课上,老师也举办“诗词大会”,让孩子们比拼关于清明的“飞花令”。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道出了诗人的焦虑和惆怅;“况是清明好天气,不妨游衍莫忘归”说的是朋友相聚的美好时光;“帝里重清明,人心自愁思”表达了人们在清明时节的忧愁乡思……孩子们在诗句中感悟生命与自然。世界小学校长陈丕君告诉记者,学校每年会借传统节日之际举办相关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活动。除了包青团,还会包粽子、裹汤圆,通过亲手制作食物带给孩子们对民俗的直观认知,拉近传统文化与他们的距离,进而培养和呵护文化基因。据了解,上海已在2014年发布《关于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长效机制的实施意见》,基本形成了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为根基、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的学校德育新格局。传统文化教育不仅落实进教材和课堂,更注重形成社会和网络上的合力。作为教育综合改革试点省市,在上海高中生综合素质评价体系中,“品德发展与公民素养”指标将重点考核学生在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等方面的情况,以促进知识体系和价值体系的有机统一。

济南市救助站,浩浩与民警拉钩,保证在这里会听话记者刘畅摄 他对外宣称遭受虐待,那是没有的事。我对他比自己亲生孩子还好。现在又在外面这么说我和他妈妈,我们真是接受不了。——浩浩的养父 我不跟他走,我就在救助站住着就行,挺好的,就这么办吧。他回去肯定得抽我,所以我不能回去。——浩浩 男孩浩浩(化名)2002年年底出生后由于足内翻被亲生父母遗弃,次年2月被淄博市社会福利院收养。2005年,淄博的毕先生一家经过层层竞选,作为爱心家庭收养了浩浩。不料后来由于生意上的变故,浩浩的生活也发生了变化。

上周五凌晨,自称受养父母虐待而离家出走的浩浩被济南历下巡警救助,然而当记者辗转联系到浩浩的养父时,发现情况并不完全如孩子所说的那样。本版撰稿记者张梦尧 民警找到流浪小男孩自称被养父母虐待  5月31日凌晨1点20分左右,历下巡警一中队民警接到了群众报警,说一个小男孩不知道什么原因大半夜自己在大明湖公园内。值班民警冉庆山和同事立即开着巡逻车前往寻找。民警告诉记者,孩子被发现时,冻得直发抖。“他自称出来三天了,一直没吃饭,又冷又饿,但我们多次询问他的名字,他都不肯说。

”“醒了之后我们带他去吃早饭,慢慢地和他混熟了,这才说自己叫浩浩(化名),今年11岁。”民警立即通过户籍系统查询到了男孩的信息,发现男孩户籍所在地为淄博市桓台县索镇派出所。“他自称养父母总是打骂他,他不愿意在家,所以离家出走。”冉庆山告诉记者,随后这一信息被索镇派出所民警证实,浩浩是被当地的毕姓一家人收养,“那家人还有两个亲生女儿,一个今年20多岁,一个比浩浩小1岁。” 由于浩浩的养父母目前已经不在原籍,浩浩又无法提供养父母的联系方式,民警一时无法与其取得联系。

“在后来的聊天中,他又说自己曾经被养父送到长清的一个赵亮(化名)叔叔那里干活,我们就和赵亮取得了联系。”“他来的时候才80厘米高,这么小的孩子能干什么活?我养了他三年半,他光偷我的吃的。”在电话中,赵亮提起浩浩来有些生气,“我没有他父母的联系方式,我也找不到他们。” 当天中午,由于联系不上孩子的养父母,民警将浩浩暂时送到了救助站。出生后即被遗弃后被福利院收养  记者联系到了浩浩3岁之前照顾他的淄博市社会福利院的朱院长。提起浩浩的名字,朱院长立即记了起来,“这个孩子我印象很深,我们从小把他带大的,他非常聪明,挺机灵的一个小孩。

”朱院长告诉记者,浩浩出生于2002年底,由于双脚足内翻,被亲生父母遗弃,由于找不到亲生父母,于2003年初被淄博市社会福利院收养。“被福利院收养后,我们联系了专家为浩浩做了手术,术后恢复得很好,算是比较健康了。”朱院长说,2005年,福利院选了6名比较健康的儿童组织了一次与社会爱心家庭的见面会,“这些家庭都是我们筛选出来的好的家庭,当时毕家与浩浩见面后,互相都很有眼缘,就办理了收养手续。” 据朱院长称,“收养孩子的家庭我们都经过了严格考察,当时毕家生意做得挺大,可以说是家境殷实,并且孩子的养父母都是非常有爱心的。

” 朱院长给记者讲了一个细节,“孩子毕竟双脚做过手术,为了让他恢复得更好,他的养母每天坚持为他按摩脚,现在孩子走起路来几乎看不出有什么异样。”朱院长告诉记者,浩浩的养母为他付出了很多,“刚收养到毕家的头几年,考虑到浩浩对福利院的阿姨和小伙伴很有感情,他的妈妈还经常带他回来玩,只是后来听说家里生意上出了事,大人带着孩子到了济南,这才没再回来过。”  几年后再遭变故男孩又寄人篱下  记者了解到,在2009年前后,毕家的生意出现了问题,一家人的生活也因此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浩浩在经历了被亲生父母遗弃、被福利院收养、被养父母收养之后,生活环境再次改变。“我开了一个店,他爸爸来给我送过一次酒,我们就打过这么一次交道。”长清的赵亮告诉记者,“到了第二次他来送酒的时候,带来了个孩子,就是浩浩,没想到就把孩子放我这儿了。”赵亮说,“我找公安、找劳动服务公司,都没找到孩子他爸爸,这么小的孩子放我这里了,毕竟是个小生命,我就养着吧。”赵亮说,浩浩在他家待了三年半左右的时间,这期间他一直在通过各种方式找毕家的大人,但都没找到,“直到去年9月我终于联系上了他爸爸,他这才跟着回了家。

”  养父主动联系记者否认“虐待”一说  赵亮听说孩子半夜三更被民警救助后挺心疼,答应记者尽量联系孩子的家人。5月31日下午,记者接到了自称是孩子养父毕勇(化名)的电话。电话一接通,毕勇就着急地说:“全家人找了他两天了。”  毕勇说,是赵亮打电话给他的妻子,他这才知道了有关孩子下落的线索。他家现在就住在大明湖旁边,“孩子出来两天了,当时出门的时候是白天,说是出来玩,我们就没在意,没想到到了晚上他也没回来,我们这才发现情况不对。”毕勇告诉记者,在不久前,浩浩也曾这样“出走”过一次,“也是去的大明湖,第二天被他姥姥发现,领回了家。

” 对于浩浩对外宣称的“遭受虐待”一事,毕勇表示,“没有的事”。“我对他比自己亲生孩子还好。”毕勇告诉记者,除了浩浩,他还曾收养过其他两个孤残儿童以及帮助过一个孤残老人。“伤透了心”养父欲解除收养关系  上周五下午,得到浩浩消息的毕勇就带着户口本等资料赶往救助站,想要把孩子接走,没想到一进救助站大门,他就“碰了钉子”。“我不跟他走,我就从这里住着就行,挺好的,就这么办吧。”浩浩对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和记者说。“他回去肯定得抽我,所以我不能回去。”浩浩悄悄地对记者说,但当记者就此事询问毕勇时,他表示,“不打他,他都跑出来好几天了,我回去能打他吗?这事就这样吧,我们回去也不给他提了。

”“孩子的妈妈都气病了。凭良心讲,我们对他真不赖,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他,想着用亲情感化他,可是他还是这样。为了给他找个学校,我托人找关系先后联系了三个学校,可是都因为他纪律不好被劝退了。现在又在外面这么说我和他妈妈,我们真是接受不了,如果他再继续这样下去,我们考虑解除收养关系,这孩子我真是养不了了。” 专家说法曾被养父母送人 让孩子很受伤害“养父母既然收养了孩子,就应该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自己的孩子犯了错误还能往外推吗?”昨天下午,记者联系到了济南市青少年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徐胜男。

“这个孩子现在这样,和他的身世经历,以及大人的家庭教育有直接关系。” 徐胜男表示,从小的家庭不稳定,让浩浩在心理上严重缺乏安全感,“后来又被养父母送给他人寄养,这次经历对他的伤害也很大。”此外,养父母家里还有两个亲生女儿,这让浩浩从心理上还是会觉得与别的孩子有区别,“他除了想通过种种不妥的行为引起大人的注意外,还有一种报复心理。就是故意让养父母生气着急,想要离开这个家。这看起来是不正常的,但是从他从小经历的磨难来看,11岁的孩子这种行为还是可以理解的。

”“对于养父母的抚养,浩浩自然应该有感恩之情,但孩子因为心理上受了伤没有这么做,养父母如果现在解除对他的抚养关系,对他来说又是一次伤害。”徐胜男说,“养父母既然收养了孩子,就应该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自己的孩子犯了错误还能往外推吗?”徐胜男建议毕勇和家人尝试与浩浩多沟通交流,解开孩子的心结。

冯坚 徐国 孩子

上一篇: 河北保定一汽贸公司发生火灾 十余辆汽车被烧毁

下一篇: 新疆阿勒泰遭遇风吹雪袭击多条省道双向封闭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5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