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王蛇村民家中四处乱逛 警察徒手抓住放归自然


 发布时间:2021-02-23 00:04:50

保山市龙陵县公安局交警大队通报了一起令人哭笑不得的违法行为:2月29日上午,城区街面巡逻组正在巡逻时,只见一男子一手驾驶着摩托车载着一女子,两人肩上扛着一根长12米的钢筋,并用手扶着,这种“艺高人胆大”的行为,也着实让民警捏了一把冷汗。为及时消除驾乘人员的违法现象,巡逻组第一时间通知城区执勤民警将其查获。经了解得知,驾乘人员是夫妻,只是为图省事才做出了单手驾车,共抬钢筋的“壮举”。民警现场对其进行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安全常识宣传,夫妻俩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虚心接受民警的教诲,表示今后一定会引以为鉴,文明、安全参与交通。云南信息报 记者冯蔚 通讯员彭加良。

在南京打工的宿迁人何某在长年饮酒后,竟然产生幻觉,称自己被人追杀。10月26日上午9点,李女士打来报警电话称自己的丈夫何某早上起床后突然神志不清,开始说胡话,一直称自己被人追杀。民警赶到现场后,发现何某正在屋子里乱走。见到民警,何某还不断地说着胡话。“有人要杀我!有人要杀我!”何某声称自己得罪了人,遭人四处追杀。何某的妻子李女士告诉民警,长年来,何某一直酗酒,一天三顿,顿顿离不开酒,每顿都把自己喝得烂醉。就在前几天,在她的坚持下,何某决定戒酒。当天早上起床,她突然发现何某神志不清,开始说胡话,一直称自己被人追杀,家也不敢住,还想拉着她四处乱跑。

“一天要喝一斤多,不喝不行。” 民警见状赶紧将何先生送往医院救治,经过检查,医生初步判断何某是酒精中毒导致的精神依赖症。目前何某正在积极进行治疗,现在情绪已经得到了控制。据记者了解,如果喝酒成为生活的一种规律,一旦没有酒喝,会感觉难受、焦虑,千方百计找酒喝,而且非常害怕戒酒,就是酒精依赖症的表现。鼓楼警方提醒广大市民,慢性酒精依赖会由酒精引发一些行为精神症状,使人的脑部引起病变,不但控制能力减弱,还会产生幻觉、嫉妒妄想、轻微痴呆。

深圳龙岗警方对3名正在进行毒品交易的毒贩实施抓捕时,其中两名犯罪嫌疑人持刀拒捕,并刺伤民警,欲抢民警枪支。民警果断开枪将两名贩毒犯罪嫌疑人当场击毙,同时将另一名正在逃跑的犯罪嫌疑人抓获。持刀拒捕刺伤民警 据通报,7月27日19时许,专案组得知贩毒人员将在惠州市惠盐高速公路镇隆出口附近的三益木器厂门口进行毒品交易。当天21时许,3名毒贩赶到此地进行毒品交易完毕后,准备离开现场。伏击的两名民警决定实施抓捕。当民警上前表明警察身份准备抓捕时,两名贩毒嫌疑人突然穷凶极恶地扑向民警,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手持匕首刺向一名民警,将该民警左手臂划伤。另一民警见此情形,掏出手枪鸣枪示警。但两名贩毒嫌疑人不听警告,其中,持刀嫌疑人仍然持刀刺向受伤民警,另一嫌疑人甚至疯狂扑过来欲抢夺民警手中枪支。两名民警依法果断开枪,将两名嫌疑人当场击毙。与此同时,另一名嫌疑人见机不对,准备驾车逃跑,被随后赶到增援的民警抓获。随后,民警在现场缴获毒资人民币4.5万元、冰毒100克、匕首一把。

经审,被抓获的嫌疑男子易某供认,昨日下午,其接到“平头”(被击毙嫌疑人之一)电话要车送“货”,于是开车从惠州来到坪地,后来见“平头”带着另一名不认识的男子上了车,最后在惠州市惠盐高速公路镇隆出口附近的三益木器厂门口进行毒品交易时,被发现抓获。昨日上午,深圳市警察基金会对受伤民警进行慰问,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之中。(记者刘启达 通讯员龙警宣)。

安徽一男子假冒僧人向市民高价兜售假冒佛品,11日,该男子在单县行骗时被巡逻民警当场识破,其骗取的钱财也被民警返还给受骗市民。11日上午,单县公安局谢集派出所民警在辖区商业街巡逻时,发现一名僧人正向群众兜售卡片之类的东西,见警车行至,该僧人神色骤变并试图躲避。民警立即停车对其进行盘查,发现此人携带多种“护身符”、“财神卡片”、“法门寺贵宾卡”等物品,面对询问时闪烁其词,民警当即将其带回派出所进一步询问。起初,这名僧人辩称自己是某某寺院僧人,是来单县化缘修行的。

但经办案民警调查,此人姓左,安徽省枞阳县人,以兜售“护身符”、“财神”卡片、“法门寺贵宾卡”等物品冒充寺院的开光佛品或以“修建寺庙,捐善款”为由骗取群众钱财。在铁证面前,最终左某对制作假《皈依证》,仿制僧衣,冒充出家僧人诈骗的违法行为供认不讳。目前,左某被处以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用于诈骗的卡片等宗教物品依法予以收缴,所骗钱财被退还。(记者 邢孟 通讯员 刘坤龙)。

一名中年男子乘坐出租车遭到司机拒载,双方发生争执来到派出所。本以为此事可以得到圆满解决,没想到竟又节外生枝。中年男子声称在派出所门前遭到民警的“强拉硬拽”,而派出所声称“只有拉拽没打人,中年男子妨碍警方执法并往派出所牌匾上撒尿。”到底孰是孰非,东陵公安分局已全面介入调查。冷某:遭到四五个民警撕拽 13时许,记者在东陵公安分局凌云派出所,看到投诉民警的中年男子正在接受分局警务督察的调查。中年男子姓冷,今年48岁,沈阳人。据其亲属介绍,“他精神不太好,以前犯过好几回病,时好时坏的,不过现在还行,一直没犯病。

” 在接受完警方调查后,冷某告诉记者,当日10时许,他在东陵区芳方园小区搭乘一辆出租车准备到东塔机场。“司机嫌前面的路不好走,就让我半道儿下车。这条路是有点泥泞,但我经常走,出租车肯定能过去。我就让他继续向前开,他说什么也不肯拉我,说拉我一趟还不够洗车的钱。他还骂我让我快点滚下去。我挺生气的,就坐在车上不下去。”出租车司机看到冷某不下车,便将车开到了凌云派出所。冷某称,“派出所出来了四五个民警,我不下车,他们就硬拽我,把我拽下车。”冷某拿起一件撕开口的上衣,“你看,衣服都让他们拽坏了。

”在寻找派出所领导解决未果的情况下,冷某向警务督察投诉反映。在整个采访过程中,记者没有发现冷某有什么异常的举止。警方:他堵派出所门还撒尿 在凌云派出所,记者看到东陵公安分局警务督察正在对相关民警和当事人进行调查取证。据凌云派出所所长朴昌龙介绍,冷某在乘坐出租车时,出租车司机因嫌前边的路泥泞不好走让冷某下车。冷某以对方拒载为由要投诉,司机表示不要钱,让冷某下车,冷某不下车,出租车司机便将其拉到了派出所。凌云派出所副所长张宝泉告诉记者,民警打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出租车司机来派出所报警,他坐在车上就是不下车,民警拉他下车调查,双方有撕拽,但打人是绝对没有的,我们有目击证人。

” 朴昌龙所长介绍,在民警拉冷某下车调查时,冷某自行倒在派出所门前不起,堵住门口。后来,冷某还当众往派出所牌匾上撒尿。“这个过程我们民警用手机全拍下来了。”当民警上前劝阻时,冷某的亲属还动手打了民警一拳。对于撒尿和打人的情况,冷某的亲属承认,“有这回事儿,他撒尿是我让的,他在这待了两个多小时,他憋不住了,不这儿撒往哪撒。他倒在地上,谁也不管。打人的事我也承认,我是打了他们一拳。” 民警到底存不存在违法行为?冷某及其亲属的行为是否违法?目前,东陵公安分局警务督察大队和治安大队已全面介入此事展开调查。

(王立军)。

民警 眼镜 王蛇

上一篇: 副中心首个一贯制学校“北京学校”动工

下一篇: 河北一乡村医生为乡亲义诊半世纪 坦言再苦也值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54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