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别车引发惊险 电动车被小轿车拖行三公里(图)


 发布时间:2021-02-23 00:04:09

铜川南市区鸿基路铜川市人民医院(南院)门前发生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件,致一人死亡,铜川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第三大队民警历时40余天终将犯罪嫌疑人抓获。2016年1月27日上午,死者家属送上一面写有“肇事逃逸法不容抽丝剥茧擒真凶”锦旗,死者家属及时得到了善后和赔偿,并感谢办案民警们及时还家属事实与公道。轿车下拖行一人 民警调查另有案情 2015年11月6日晚23时许,该大队接110指挥中心指令,在新区秦岭小区南门一辆白色小车压了一个人,要求出警。事故值班民警张刚等人赶往现场。经现场查勘,民警发现一辆号牌为川BPF903小型轿车下压有一人,民警立即和周围市民将伤者从车轮下救出并送往医院急救,但伤者因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据张刚介绍,现场经询问该小型轿车司机柳某某,他反映其驾驶车辆在沿鸿基路由西向东经过铜川市人民医院(南院)门前时,压过地面不明物体,当行驶到秦岭南门时,才发现车下有人。

得知该消息后,民警又赶到铜川市人民医院(南院)门前。“地面遗留有血迹、帽子、眼镜、面包等物品,初步确定此处为事故的第一现场。”张刚说,民警在现场勘查过程中,经证人李某证实,伤者名叫陈某,在铜川市人民医院(南院)住院,当晚在她的商店买过面包,陈某离开后,李某听到鸿基路上传来声响,李某前去看时,发现陈某倒在路面的斑马线上,李某回身到商店打电话求救,等再去看时陈某已经不见了。通过证人陈述,民警确定该案为二次事故,第一辆肇事车已逃逸。路口监控视频显示 一黑色轿车存在嫌疑 该大队大队长童熙熙介绍,民警通过查看事故现场附近的一处监控视频,发现川BPF903号小型轿车(车身为白色,车顶为黑色)由西向东驶入事故现场前十秒,有一辆黑色小车由东向西进入监控范围,该车特征为左后尾灯不亮,左侧后视镜异常,这些细节引起了事故办案民警的注意。

民警结合事故现场的痕迹,那辆黑色轿车有可能是肇事车辆。随后,民警通过沿线嫌疑车,来车方向进行视频排查,最终通过车身颜色黑色,左后尾灯不亮两个特征,通过对逐个路口的监控视频进行的查看最终在新区锦阳路,确定车号为陕K33855号小型轿车为嫌疑车。民警于2015年11月7日下午4时许,在铜川南市区某工地将嫌疑车陕K33855号轿车查扣。案件缺少有力证据 案件侦破陷入僵局 随后,该大队事故办案民警将陕K33855号轿车驾驶人李某某带回大队询问。在询问过程中,该车驾驶人李某某只承认自己当晚驾车经过案发路段,拒不承认肇事伤人事实。由于案件现场缺少能够直接证明陕K33855号轿车肇事的证据,在没有其他证据佐证下,大队只有放人,案件侦破一度陷入了僵局。民警再次通过证人刘某、王某进一步证实,两人均表示:“听到路上有刹车和碰撞声,并看到有人倒在路上,一辆由西向东行驶的车过后,倒在地上的行人便不见了。

”民警通过对陈某生前的行动轨迹与川BPF903号小型轿车运动轨迹分析,确定第一次事故发生在当晚22时51分22秒至22时51分53秒之间,而该时段驶过事故路段的仅有那辆左后尾灯不亮的黑色轿车。据嫌疑人李某某供述自己当晚的行车轨迹为线索,民警扩大视频排查的范围,从当晚李某某进入饭店开始直至陕K33855号轿车回到工地,逐个路口用监控视频进行核查。足以证明该车辆左后视镜,将沿路边行走的行人撞到后,驾车驶离现场。证据摆在面前肇事者只能低头承认 2015年12月17日,该大队事故办案民警再次对李某某进行了讯问,在大量的证据面前,李某某低头承认,并如实供述自己当晚驾车交通肇事的事实。经审讯,事发当晚李某某与几个朋友在新区吃完饭后,李某某驾驶陕K33855轿车沿鸿基路回家途中,当行驶到铜川市人民医院(南院)门前时,车辆的左后视镜将一行人挂倒后,李某某并未下车查看伤者,为逃避法律追究,驾车逃离了事故现场。

在经过10多秒时间,柳某某驾驶川BPF903号小型轿车由西向东经过事发路段,将行人拖行900余米,最终导致惨剧的发生。目前,李某某、刘某某均被警方刑事拘留,案件赔偿事宜已结束。

向网络借贷平台借,甚至向社会的高利贷借……可是,要还的利息还是越来越多,直到再也无法弥补巨大的资金缺口。厦门同安的吴先生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年仅20岁的儿子小乐(化名),到漳州上大学才刚满一年,竟然背上百万元巨债,数十名同学、朋友受到牵累。“即使天天吸毒也败不了这么多钱啊!”吴先生痛苦地发现,过去的一年里,小乐在大学校园里从事一种让他想都不敢想的“生意”――资金借贷。狼狈逃债大二男生不知去向 小乐就读于漳州城市职业学院,这学期刚升入大学二年级。10月8日的深夜,小乐突然被两个“学长”开车送回厦门同安的家中。

“慢慢和他沟通。”一位“学长”告诉吴先生,小乐在学校欠下很多钱,白天曾要跳河自杀,被他们好不容易拉住。吴先生吓坏了,也不敢问太多,当晚,小乐就数次欲从六楼的家中跳下,都被家人拦住。此后的几天,吴先生一家才真正感受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一拨一拨的人找上门来讨债,吴先生的电话也差点被讨债者打爆。随着讨债者越来越多,吴先生终于发现,在过去的数月时间里,小乐竟然在校园里从事资金借贷“生意”,并欠下了一笔巨债。根据吴先生的统计,目前已知的债主,有将近40人之多,有不少欠款一笔就是数十万元,也有不少是数千元、一万多元的小额欠款。

“总数已经超过100万元,而这,可能还不是全部。”吴先生说,近两年自己生意失败,家里已有银行欠款,即使卖了家中唯一的房子也还不起这么大一笔债务。据吴先生介绍,两周前,他开在同安的一家卫浴店被讨债人围占,里面的货物被抢搬一空。“儿子最近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吴先生说,而他和妻子也有家不能回,整天东躲西藏,内疚、气愤、着急、无奈,苦不堪言。曾经风光校园借贷赚不少钱 “他在寝室里打电话谈生意,动辄几千几万的资金出入账户,感觉他很有钱。”同寝室的一位同学这样描述曾经的小乐。这些金额,对于许多在校生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一位知情人介绍,小乐开始接触校园资金借贷生意,是在2015年12月份,小乐大一入学3个月后。当时,小乐因为赌博输了钱,开始向一些网络金融平台借款,于是接触到了平台在学校的代理D君、Z君。其中,D君是隔壁学校的高年级学生。交往之后,小乐了解到,两位学长还向漳州大学城几所学校的同学放贷,以谋取高额利息回报。小乐还听说,另外一位做该生意的学长H君,甚至靠自己买了辆奥迪A4L轿车,非常神气。于是,在小乐的主动要求下,学长开始带着他做金融平台的代理。另外,小乐也做资金私借的生意。一般都是面对在校生的短期拆借,周息常常“三毛”以上(借1000元,到手实际只有700元,一周后还钱),利润丰厚。

起初几个月,小乐赚了不少钱,“至少有大几万元”。小乐一位同学表示,小乐吃穿方面不算讲究,但经常去酒吧等娱乐场所,有时一周两三次,出手阔绰,一次至少一两千元。坏账危机拆东墙补西墙窟窿越来越大 一开始,小乐用于放贷的资金,主要来自于网络借贷平台,他的网络借贷平台借款账号,至少有10个。但突然有一天,平时一向风光的小乐竟然开口向室友们借钱,这让室友们非常吃惊。一位室友介绍,因为小乐一度讲到自己“走投无路”,而且软磨硬泡地求了好久,5个室友最终通过网络金融平台,共帮他借了7000多元。据了解,大概从今年的8月份开始,小乐的资金链出现了危机,那段时间,他至少向数十位同学、朋友提出了借款要求,停付了此前的一些借款利息。

关于这场危机的原因,有知情人称,是因为出现了不少坏账。为了解决眼前的资金困境,小乐曾多次在社会上借高利贷。甚至有一次,小乐在滴滴打车时,说服车主借了他10多万元,目前已经给这名车主写了共30多万的欠条。小乐曾侥幸地认为,通过以更高的利息放贷出去,能够慢慢抚平资金缺口。但没想到,利息越交越多,资金缺口越来越大。牵连无辜数十同学为他背上债务 “我每个月才600元的生活费,交完平台的分期,连吃饭都成问题了。”小乐的高中同学小洪在福州上大学,今年8月7日,在小乐一天10多个电话的恳求下,答应帮忙在网络金融平台贷了5000元给他。

原本说好要由小乐交的信贷分期,其实是小洪自己在负担,如今小乐的电话也联系不上了。“求求你了叔叔,帮小乐把钱还我吧。”几天前,小洪给吴先生打电话,几乎是央求的口气。据悉,像小洪这样通过信贷平台帮小乐借款的同学,达数十人之多,有的在漳州,有的在泉州,有的在福州等地,大部分都没有向小乐收任何利息。“这么多钱,我一时真的没有办法,只能慢慢解决。”吴先生说,“希望通过《海峡导报》,代小乐向所有借钱给他的人说一声:对不起。” 对于小乐的事情,漳州城市职业学院办公室的一位负责人表示,该校安保部已介入调查。

轿车 电动车 吴先生

上一篇: 安徽桐城检察院深入推进“阳光检务”品牌创建

下一篇: 评论:预付卡成“糟心卡”谁是输家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41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