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出轨被发现 女子为报复对其家暴


 发布时间:2021-02-23 01:00:04

是农历小年,雨湖区城正街道三义井社区居民张亚平一家的午餐是萝卜皮炒腊肉、蒸腊鱼,再加一个小菜。虽然简单点,但是一家人吃得很开心。张亚平今年49岁,丈夫宋红心和她同龄,还是同窗。20多年前,张亚平和宋红心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之后有了儿子,一家三口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2004年4月的一天早上,身体一直不错的宋红心突感不适,家人赶紧将他送到医院。检查还没做完,宋红心就倒在了地上。通过抢救,宋红心的命虽然保住了,但从此瘫痪了。医生诊断,宋红心是由于高血脂引起的中风。

住了两个多月院,家里不多的积蓄全花光了,张亚平只好带着丈夫出院,开始了漫长的保守治疗。最开始,由于丈夫的四肢完全不能动,生活无法自理,儿子还年幼,丈夫的吃喝拉撒全靠张亚平照顾。同时丈夫还丧失了语言能力,夫妻间的交流只能靠眼神和动作,或者写在纸上表达。忽然不能活动,也不能讲话,宋红心的情绪很低落,也变得很敏感,一点小事就可能让他勃然大怒。这些,张亚平从来都不和丈夫计较,等丈夫发完脾气后,她还会笑着哄他。为了让丈夫慢慢恢复,除了基本的药物治疗外,张亚平每天还陪丈夫散步4个小时,帮助他做恢复性训练。

起初,丈夫还得依靠张亚平才能走路,随着时间的推移,每天一点点的进步,现在丈夫不仅吃饭不用喂了,拄着拐杖还能走几步。看到妻子的辛苦,不能用言语表达的宋红心除了感动外,也努力训练自己的自理能力,减轻妻子的负担。为了能让妻子吃顿好饭,患病之后,他开始训练自己用左手。“在医院时,他就要我找来一些黄豆,逼着自己用左手夹豆子,有时为了能夹起一粒豆子,他满头都是汗……”张亚平说起这些事时,宋红心在一旁腼腆地笑了。尽管现在的生活过得还比较辛苦,但张亚平觉得她能扛得住。

农历新年即将到来,她说:“丈夫的身体能一天天好起来,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 (湘潭晚报记者 谭丽 通讯员 戴湘平)。

这两对夫妻吵架越演越烈,一发不可收拾。昨日上午,穆厝一女子说,丈夫说要自杀,带刀出门一夜未归;另一名在杏林前场的女子说,丈夫要点煤气,两人同归于尽,结果一听警察要上门,男子收拾行囊负气出走。“有人要点煤气啦!”昨日11时许,杏滨街道前场村市尾,一对夫妻吵架“高潮”时,竟打算点煤气同归于尽。临近中午,有人打电话向民警求援。原来,这对吵架的夫妻住在某居民楼206室,两人吵得很凶,丈夫扬言要点煤气,两人一起死,但是煤气没点着。得知有人报警,民警打算来了解情况时,丈夫决定“不死了”,赶紧放下煤气瓶,收拾行囊离家出走。而昨天6时许,住在穆厝超市旁的一对夫妻,也因吵架上演一出闹剧,妻子在天亮后,终于在海边找到了丈夫。她说,此前一晚夫妻吵架,丈夫气愤地带着刀出门了,“说要去自杀。” (曾嫣艳 王婷婷)。

大年初三,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一名脑出血陷入脑死亡的外来务工人员和家属捐献出1对肾脏、1个肝脏、1个心脏,帮助4人重获新生。昨天,记者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获悉,3名在该院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目前恢复状况均良好。40岁的王军(化名)和妻子刘璐(化名)在汉打工,育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收入仅能维持生计。2月9日小年夜晚,王军在家饮酒后,身体一向健康的他突然头疼剧烈,送到医院后被诊断为脑出血。紧急手术后,王军的病情不仅没有好转,反而陷入深度昏迷,瞳孔也散大了,连夜转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得知丈夫的病情无力回天,刘璐和家人都陷入了绝望。“我的丈夫这么年轻,我希望他能换种方式活在这个世上。”刘璐萌生了将丈夫器官捐献出去的想法。她做通了公婆的思想工作后,又召开了家庭会议,说服了亲戚。经过两次评估,王军符合脑死亡症状,心脏、肝脏、肾脏功能也符合捐献标准。在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见证下, 刘璐含泪在器官捐献协议书上签了字。为了不辜负捐献者和家属的大爱,尽管是大年初三,医院紧急动员,同时开展3台器官移植手术。王军捐献的两个肾脏成功移植到两位尿毒症患者的身上,心脏为一位终末期心脏病患者带来生的希望。

肝脏则通过国家器官移植分配系统紧急送往外地,挽救了一位肝衰竭患者的生命。

18日上午,布吉长排社区有一名女子跳楼身亡,丈夫伸手去接,不想被妻子身体砸断小腿骨。一名冯姓邻居告诉记者,上午9时许,突然听到一声闷响,然后发现地上躺着一男一女。女子已经死亡,男子右小腿受伤。在医院,死者丈夫陈某告诉记者,他们是十楼的房东,租客说不要热水器,早上他们拆完热水器后,他在楼下等待回收热水器的人,突然发现妻子在天台喊他的名字。陈当时大叫妻子不要走在天台上,她根本不听,随即跳了下来。看到妻子跳下,陈某就立即伸手去接,可是因为下落的力量太大,没有接住,妻子的身体砸在他的右小腿上。据医生诊断为粉碎性骨折。陈某说,妻子今年41岁,长期以来就有精神问题。陈先生怀疑,妻子应该是精神病突然发作。究竟何因,警方尚在调查确认。(深圳晚报)。

近日,鹿城区民政局离婚登记处来了一位张女士(化姓),她说自己想要办理离婚手续,可“丈夫”一直不肯出现,咨询该如何是好。在工作人员的询问下,她才道出了其中原委,原来她和“丈夫”其实是假婚。张女士今年30岁不到,2005年时她生下一个孩子,可是由于当时孩子的父亲不知所踪,这个孩子便一直没有上户口。随着时间推移,孩子一天天长大,上学读书及以后参加工作,没有户口都不行,这该如何是好呢?有人给张女士出了个点子,找个男人给他点好处费跟他假结婚,结婚之后去给孩子办户口,户口办好了再离婚。2008年底,张女士在朋友的介绍下,和她现任“丈夫”领了结婚证。之后,孩子也顺利落户,摆脱了黑户状态。可在孩子落户的事情完结之后,等张女士准备和“丈夫”离婚时,“丈夫”却不见了。任由张女士怎么打电话,他要么不接电话,要么干脆关机。

今年年初,在多方找寻了一年多之后,张女士终于找到了自己“丈夫”的工作地点。看着张女士都找到自己上班的地方了,这位“丈夫”也不好意思再东躲西藏了,便答应了张女士,表示愿意离婚。由于证件不齐,第一次到离婚登记处,张女士并没有领到离婚证,要第二天带齐证件后才能正式办理离婚手续。可是到了第二天,张女士在离婚登记处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丈夫”,电话又是联系不上,“丈夫”又躲起来了。离婚登记处的工作人员表示,张女士如果想要离婚,就只能通过法院起诉。同时,工作人员还解释说,其实,当初张女士就不该找人假结婚,只要跟孩子的亲生父亲到法院判定孩子的抚养权,就可以给孩子上户口了。专业人士说,结婚和离婚都是人生大事,也是神圣的事情,千万不要将其它什么事情掺和到婚姻中来。贪图一时之便而假结婚或假离婚,可能到最后会得不偿失。

蔡挺  陈新新。

徐某 罗某 丈夫

上一篇: 湖北“信义兄弟”荣获湖北五一劳动奖章

下一篇: 贵阳“十二五”期末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将超五百公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