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卡新季雄心勃勃 定位追赶恒大结果比过程重要


 发布时间:2020-10-18 10:34:33

2018摩根大通中国壁球公开赛9日在上海收官,来自埃及的默罕默德·阿伯加尔和艾尔·韦里里分获男、女子组冠军,国际职业壁球协会新规下的第一场金牌赛事也就此落下帷幕。赛事从第一比赛日起就注定不平凡,中国选手李东锦首轮爆冷3:0击败埃及名将卡威进击第二轮。第二轮面对赛会二号种子,他拼尽全力但无奈对手实力太强,最终止步16强。但中国公开赛的“惊喜”远没有结束。半决赛堪称“冷门”之夜,男女头号种子双双爆冷出局,而连续28个月“霸占”世界积分榜排名第一的埃及人舍比妮也未能实现卫冕。女子组决赛在埃及选手韦里里和法国人舍梅之间进行,面对以韧性著称的法国人,韦里里在比赛开始后便尝试以凶猛的进攻压制,很快便以11:5拿下首局,尽管舍梅第二局通过不断地调动和精准的小球以11:8扳回一阵,但火力全开的韦里里连续打出两个11:6,以3:1战胜舍梅,时隔两年再夺中国壁球公开赛冠军。

男子组决赛由新西兰人科尔对阵埃及选手阿伯加尔。两人在前一日都经历了五局大战方才晋级决赛。双方均擅长防守反击,比赛中经常出现多拍回合,前两局比赛阿伯加尔通过对关键分的把握,以两个11:8获胜。关键的第三局,更擅长进攻的阿伯加尔还是技高一筹,又一个11:8,埃及人夺得中国壁球公开赛冠军。国际职业壁球协会于2018年8月1日开始施行的新规规定,PSA世界巡回赛将分为金、银、铜三个级别,金牌赛事作为PSA体系下最高级别赛事,取代过去的PSA100积分赛,成为职业选手巡回赛中积分最高的分站赛,也将成为决定选手世界排名的最重要的赛事之一。国际职业壁球协会首席运营官比切尔对赛事称赞有加:“新规下的第一场金牌赛事,让我们看到了职业壁球最顶级的对决。

第五年的中国公开赛无论在赛事的运营和观众体验上都表现出了极高的水准,我们高兴的看到我们的赞助商、客户、观众在这里成为朋友,一起享受壁球,享受上海最美的景致和服务。今年的赛事堪称一场完美的金牌赛事”。(完)。

中超第22轮,北京国安对大连阿尔滨。洋哨将大连主帅罚上看台。25日中超联赛第22轮北京国安队主场与大连阿尔滨队的比赛,泰国籍主裁判查亚成了焦点人物之一。赛后,中国足协方面在总结这场比赛时认为,查亚存在两次明显错判,其一是阿尔滨球员赵和靖铲倒国安球员格隆,查亚应出示红牌将前者罚下,结果他只出示了黄牌;其二是赵和靖的犯规地点在禁区外,查亚应判罚任意球,而不是点球。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不是外籍裁判第一次引发争议了。当初对于请洋哨执法举双手赞成的中超俱乐部,现在也越来越觉得洋哨不是那么靠谱了。另外,对于出现重大失误的本土裁判,足协还有内部停哨等惩罚性措施,而对于有问题的洋哨,足协在监管层面没什么好办法,顶多是以后少聘请或者不再聘请。对于请洋哨执法的举措,不少中超俱乐部都认为,要请就请一流裁判,请来许多二流裁判不仅于事无补,反而使足协有推卸责任之嫌。二流洋哨频繁引起争议 足协有规模地聘请洋哨执法中超始于2011赛季。

当时,一批年轻的本土裁判尚未成长起来,执法能力和经验不足,以致在很多场比赛中出现明显的错、漏判。对此,很多俱乐部都感到不满,呼吁足协少使用“嫩哨”。基于此,足协开始和亚洲其他一些国家的足协联系,请对方派裁判来中超执法。一开始,来中超执法的都是近邻日本和韩国的裁判,他们也较好地完成了执法任务,在教练、球员和球迷中留下了不错的印象。2012赛季,尝到甜头的足协进一步加大洋哨的使用力度,除了日、韩,包括澳大利亚、泰国、越南等国的裁判开始执法中超。但在个别场次的比赛中,一些洋哨的判罚引起了很大争议,也令许多俱乐部和主教练愤怒不已。广州恒大主帅里皮在一场比赛之后就对越南籍主裁判颇有微词,他直言“中国足协请这种水平的裁判来执法,绝不是正确的做法”。山东鲁能主帅滕卡特也曾因为“炮轰”洋哨而被停赛。本赛季中超,已经见不到来自越南等国的裁判了,但足协使用洋哨的力度更大了,来自卡塔尔、约旦和沙特等西亚国家的裁判多了起来。

据统计,本赛季每轮至少有两场比赛由洋哨执法。在已经结束的22轮总共176场比赛中,有多达46场比赛由洋哨执法,这个比例放到世界任何一国的联赛中都是很高的。据了解,本赛季执法中超的洋哨中,只有不到40%的裁判是国际级,其他裁判都是国家级。而据记者调查后得知,一些洋哨的阅历并不比中国裁判深厚,有的是今年才获得本国顶级联赛执法资格,还有的根本没执法过本国的顶级联赛。让这样的“洋嫩哨”来中超执法每轮的关键比赛,出现争议也就不难理解了。以前中超的教练和球员面对洋哨执法时还比较克制,从本赛季的情况看,不少教练和球员也敢于围住洋哨抗议了。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足协别把洋哨当挡箭牌 一位中国裁判界的资深人士告诉记者,足协起初聘请洋哨,确实是为了保证中超执法的公平和公正,但本赛季在如此多的关键比赛中使用洋哨,足协不免有推卸责任之嫌。“以前本土裁判执法一些关键比赛,足协和裁判本人的压力都非常大,一旦裁判出现争议判罚,俱乐部赛后就提出申诉,不仅向媒体诉苦,还追着足协讨要说法。

后来洋哨执法关键比赛,尽管出现不同程度的失误,但俱乐部投诉的现象少了,足协的压力也小了。”这位人士说。随着中超进入尾声阶段,关系到争夺亚冠资格和保级名额的比赛越来越多,这些关键比赛肯定还会出现洋哨的身影。面对这种形势,足协必须在选用洋哨的工作上把好关,不能单纯为了用洋哨而用洋哨,而是要聘请经验丰富、业务能力强的洋哨。只有这样,洋哨才能起到促进中超良性发展的作用,也才能得到中国同行的信服。另外,大量使用洋哨执法中超绝不是长久之计。大量的洋哨抢滩中超,对本土裁判造成了巨大冲击,导致本土裁判的锻炼机会减少,特别是执法重要比赛的宝贵机会。近年来,中国裁判执法国际大赛的机会越来越少,不要说世界杯和奥运会,就连亚洲杯和亚冠这样的洲级比赛,中国裁判也很少获得执法机会。事实上,中国拥有8名国际级主裁判,但这些裁判遇到中超关键比赛往往无法上场执法,经常坐在下面担任第四官员,长此以往对其成长和发展都不利。

对足协和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来说,聘请洋哨只是权宜之计,加大对本土裁判的培养力度,给本土裁判创造更多的实践机会,让他们借助联赛的锻炼走向成熟才是根本。从这个角度讲,足协必须在使用洋哨和培养本土裁判之间找到最佳的平衡点。本报记者 高炜。

库卡 记者 中国

上一篇: 足协要求各队交工资确认表 将影响联赛准入资格

下一篇: 杰弗森:足底筋膜炎已痊愈 防守要变得更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