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青少年足球联赛开赛 搭建民间青少年足球梯队


 发布时间:2020-10-18 10:37:57

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教育部部长陈宝生24日表示,做好2017年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要做大分母抓普及、做强分子抓竞赛,发挥人口资源优势提高普及率,夯实未来中国足球崛起的青少年基础,完善校园足球竞赛体系,与青训体系紧密结合,从竞赛中选拔优秀后备人才。1月24日,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在教育部召开,总结2016年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审议2017年工作计划和《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训练竞赛体系建设方案(征求意见稿)》。陈宝生在会议上指出,新形势下发展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是事关我国体育事业发展的全局性、战略性、长远性工作,体现了持续发展的战略思想,反映了百姓的殷切期待,是教育系统立德树人的使命所在。要深刻认识其重要意义,从娃娃抓起,从基层抓起,从群众性参与抓起,推动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深入开展。陈宝生对做好2017年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提出7点要求。一是做大分母抓普及。要发挥人口资源优势,切实提高普及率,夯实未来中国足球崛起的青少年基础。

二是做强分子抓竞赛。要进一步完善校园足球竞赛体系,与青训体系紧密结合,从竞赛中选拔优秀后备人才。三是师资队伍抓培训。要逐级落实教体合作要求,通过现有教师队伍结构调整、招聘、兼职等形式补充一批师资,通过培训提高师资水平。四是有序发展抓标准。要建立完善严格的分层、分类标准体系,通过制度建设,健全竞赛、人才培养和工作标准体系。五是保障条件抓短板。要坚持内涵与外延并重,用好现有资源,调动地方积极性,解决场地短板。要统一认识,引入竞争,形成校园足球健康发展的管理模式,解决管理短板。六是开阔眼界抓交流。要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将足球强国强调的爱国主义、合作精神、规则意识、集训体系融入校园足球工作,服务立德树人需求。七是加强管理抓协同。要加强合作,有机衔接,增进部门间相互支持,共同推动青少年校园足球健康发展。

7月27日,前任韩国男足队长朴智星与前任SBS女主播金旼志在首尔广壮洞W首尔华克山庄酒店举行非公开婚礼。婚礼上,前任韩国国足教练希丁克和车范根、李荣杓、安贞桓、李根镐等前任及现职足球球员们纷纷到场,法国国足队球员埃弗拉、前任职业棒球球员朴赞浩、韩国游泳国家队运动员朴泰桓、歌手鸟叔、演员李炳宪等200多名宾客到场送祝福。为两人牵红线的SBS主播裴成载担任婚礼司仪,世宗律师事务所常任顾问黄永基负责证婚人。朴智星2011年经裴成载介绍认识金旼志,两人2013年5月发展成恋人关系。金主播毕业于梨花女大西洋画系,2010年以SBS公开录取的第17期播音员身份入社工作,主持过《足球杂志进球(Football Magazine Goal)》、《瞬间捕捉 世上竟有如此之事》等节目,今年3月辞职。

朴智星7月25日参加K联赛全明星赛之后正式结束足球生涯,计划去法国巴黎度蜜月后在英国伦敦安置新家,他打算在伦敦开启自己的第二人生,做一名足球行政家。

进入2000年后,涨价最厉害的并非只有中国房地产,还有世界球星的身价,经过十几年的疯涨,如今各个豪门俱乐部每年夏天用来购买球星的资金已经以亿元为单位计算,而且还是欧元。今年夏天,皇马3000万欧元签下克罗斯,8000万欧元引来J罗,单单这两笔转会的投入金额就是1.1亿欧元。皇马死敌巴萨同样不惜重金,在引入苏亚雷斯等球星后,今夏已经投入1.2亿欧元,英超切尔西同样不甘示弱,目前已经投入9960万欧元,走入亿元俱乐部没有悬念。这些疯狂烧钱无疑会带来了票房的火爆和战绩的提升,但是也会破坏球员交易市场的平衡,制造一个充满泡沫的足球转会市场。

世界杯赛后“泡沫”汹涌 随着职业联赛和转会制度的发展,4年一届的世界杯赛不再仅仅是竞技体育的盛世,更是商业的狂欢。除了世界杯赛上的各种商业谋划,世界杯赛后球员身价的暴涨更是让人叹为观止。2002年韩日世界杯赛上,塞内加尔队在小组赛挤走了卫冕冠军法国队,并且打进8强,成为黑马。迪乌夫虽然没有进球,但是表现相当抢眼,作为塞内加尔队的中场发动机,他策动了全队大多数进攻。2002年夏天,利物浦队花费1000万英镑将迪乌夫招致麾下,他也接过了福勒的9号球衣。迪乌夫并非个例,1998年世界杯赛上德尼尔森招牌式的“踩单车”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世界杯赛决赛后几天,皇家贝蒂斯就宣布以3460万美元的当时世界第一身价将其购入。

然而,迪乌夫、德尼尔森等球员并未展现出与身价相符的能力,世界杯赛后的身价暴涨成为“泡沫”,新东家估计吐血的心都有。即便世界杯赛后引进身价暴涨的球员不乏教训,但各家俱乐部依然如飞蛾扑火般勇敢尝试。其实,这种买进焦点球员的策略,不仅是豪门队伍为了维护在竞技上的领先地位,同时还出于商业利益的考虑。尽管在巴西世界杯赛上,上演了咬人闹剧,但是对阵英格兰队时神一般的表现还是帮助苏亚雷斯以7500万英镑的惊人价格转会巴萨。作为巴萨最主要的竞争对手,皇马不甘落后,他们以8000万欧元签下巴西世界杯赛金靴J罗。不仅如此,皇马还以3000万欧元从拜仁引进了德国国脚克罗斯,以1000万欧元从莱万特引进了哥斯达黎加门将纳瓦斯,而这两人在巴西世界杯赛上都有出色的表现。

博斯曼改变的足球规则 1995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比利时球员博斯曼改变了欧洲足球历史,在当年欧盟法院作出有利于博斯曼的判决后,这一判决对欧洲足球格局产生深远影响。在博斯曼法案出炉前,即使球员合同到期,别的俱乐部想要招募他,也需要支付转会费,在法案后,球员合同到期可以自由选择。球员在转会市场中从弱势群体一跃变成了强势群体。博斯曼方案造成球员加速流动,造成了一些经济能力相对较弱的俱乐部无法留住球星,就在博斯曼法案出台的1995年,阿贾克斯队成功拿下欧冠联赛冠军,但是博斯曼法案对阿贾克斯队的影响很快显现,阿贾克斯队球星戴维斯、雷齐格、克鲁伊维特、奥维马斯、德波尔兄弟相继离开“星工场”,从此,阿贾克斯队沦落为欧洲二流队伍,再也无法在欧冠赛场上有大作为。

在2000年,佛罗伦蒂诺当选皇马主席后,他开始奉行“巨星模式”,开始打造“银河战舰”,这一巨额烧钱模式,为皇马带来成绩与人气双丰收,这种提升成绩与人气的“捷径”也被众多拥有财团的俱乐部争抢效仿,之后阿布入主切尔西、西亚财团入主曼城与巴黎圣日耳曼队,都是花费大量金钱来争相购买球星,这种恶性竞购与抬价,也导致球员身价暴涨。当年齐达内转会皇马,花费7600万欧元就已经是创纪录身价,如今这一数据已经被众多球星超越。身价的狂飙也制造了波尔图的“欧洲黑店”盈利模式。波尔图队用低廉的价格从南美引入具有一定实力的球员,在葡超联赛征战几个赛季后,再高价卖出,从中赚取巨额差价。

2009年,波尔图队从南美引入法尔考时,花费了500万欧元,2年之后,他转会至马竞时,身价已经达到4000万欧元,而在2013年转会至摩纳哥队时,身价已经高达6000万欧元。中国的“泡沫”足球 如果说足球这项运动可以分为足球和中国足球的话,中国球员的虚高身价反倒契合了国际足坛球员身价虚高的大趋势,成为身价与能力悖反的典型,他们的身价像肥皂泡那般被越吹越大。从上世纪90年代的烟草足球,再到世纪之交的国企足球,直到如今的房地产足球,中国足球的发展从来都与经济大趋势紧密相连。郝海东1997年转会大连万达时的身价达到220万元,“亚洲第一前锋”在大连队的表现证明了这次转会的巨大成功,除了1999年的禁赛,郝海东在7个赛季收获78粒联赛进球。

往前追溯,1994年首届甲A联赛最佳球员黎兵次年的转会价是64万元。不考虑球员自身能力,中国球员在职业化初期身价基本上是稳中有升。随着中国足球第一次打进世界杯决赛圈,中国球员的身价开始高涨。韩日世界杯赛亚洲区预选赛第二阶段,祁宏3场比赛攻入3球,路透社将其誉为“亚洲的斯科尔斯”。2002年初,祁宏以创中国足球转会纪录的950万元从上海申花转会到刚刚升入甲A的同城对手上海中远。一年后,祁宏的前队友吴承瑛以1300万的转会费将中国球员的身价带进“千万元时代”。随着房地产企业入主中国足球,中国球员进一步迎来涨价潮。最近几年处于风口浪尖的广州恒大自然“功不可没”,恒大“集邮”国脚的阵势令人咋舌:孙祥、张琳芃、曾诚、荣昊、郑龙、赵旭日、冯潇霆、姜宁等悉数被其收入帐下。

作为瘸子里的将军,国脚成为稀缺资源,恒大网罗国脚进一步刺激的球员身价的高涨。以今年为例,恒大以4800万元从大连阿尔滨打包引进于汉超和李学鹏,加上阿尔滨对两人的欠薪,这笔引援开支合计超过6000万元。与国脚身价急速飙升相反,中国足球的水平未能接壤世界,反倒每况愈下。无缘巴西世界杯赛并不意外,热身赛以1比5输给泰国队更是直接导致卡马乔从国足下课。身价不等于能力,这一点在中国足球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泡沫”制造“马太效应” 在经济学中,有著名的啤酒泡沫理论,即如果没有一点泡沫,说明市场不新鲜,缺乏活力,而如果泡沫太多,啤酒就少了。

在足球转会市场,也面临着“泡沫”过多的问题。目前,豪门几乎垄断了世界杯赛最好的球星,皇马、巴萨、拜仁、曼联、曼城、切尔西等等不差钱的俱乐部几乎将一流球星“一网打尽”,之前一支球队有一个球星坐镇的时代基本成为历史。由于大牌球星早早被购买,一些拥有一定资金的中游俱乐部沦入无人可买的境地。对于一些经济不丰厚的球队,在“泡沫”中恶性竞价,造成了巨额财政负担,在经济不景气的条件下,不得不依靠买球星为生,而过多的球星流失,又会造成俱乐部成绩下滑。这就是AC米兰队现在面临的问题。足球市场的“泡沫”经济,毫无疑问已经对世界足球产生不良影响,为此欧洲足联与国际足联都在酝酿打击足球“泡沫”经济,欧洲足联出台财政公平竞争规定,俱乐部每年的亏损额不能超过3700万英镑,为此曼城,巴黎圣日耳曼队都已经受到重罚。

重罚的后果使得曼城队在今夏的引援之中比较低调,并无出彩表现。而国际足联正在酝酿新政,打算为每一位队员都明确制定一个“官方转会价格”。一旦球员转会,转入和转出的俱乐部就将严格按照这个价格支付和接收钱款,不得胡乱竞拍。国际职业球员联盟的一位发言人说:“这是个很难解决的问题,但我们还是有办法去解决的。我们制定的官方身价,会考虑到球员的薪酬,和目前合同还剩的长短,还有他的商业价值。” 渤海早报记者 吴飞 张磊磊。

青少年 黑龙江省 足球

上一篇: 自称比下棋更有把握 聂“棋圣”改行打桥牌

下一篇: 斯杯国奥三连败 郭艾伦再砍20+成为数不多亮点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