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全国马术三项赛锦标赛开赛


 发布时间:2020-11-25 15:55:18

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组委会主席森喜朗28日在北海道札幌市发表演讲,谈到国际奥委会(IOC)去年12月通过的中长期改革规划《奥运议程2020》允许在主办城市以外的城市分散办赛一事称,正在重新研究“至少5个大项”的举办地。森喜朗表示,IOC的这一方针“告诉我们没有必要在东京一地举办所有比赛,非常值得庆幸。现行的大项中至少会有5项更改比赛场地,希望能利用好奥运遗产”。森喜朗以马术项目为例指出,原计划赛场将设在江东区的梦之岛竞技场,但“如果向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马术赛场世田谷区的马事公苑投入资金,将其打造成日本马术的圣地是一个很不错的设想,奥组委也正在进行这方面的准备”。

第一批海外参赛马匹已于二十六日晚安全飞抵香港。据了解,首批海外的参赛马匹是从墨尔本出发,以澳大利亚为主,经过九个半小时的飞行旅程后,香港赛马会的运马车队已将有关的参赛马匹,运到沙田残奥马术赛场内的空调马房。北京二零零八年残奥会马术比赛吸引了二十八个国家及地区的七十二匹赛驹和七十三名骑手报名参加,其中一匹赛驹将由两名选手策骑。今届参赛选手及地区数目均打破了历届残奥会的纪录。香港首次协办残奥马术比赛。自一九九六年马术比赛纳入残奥会后,本届残奥马术比赛是残奥会首次准许骑手策骑自己的坐骑出赛。而在过去多届的残奥马术赛事,马匹是由主办城市提供。在未来数天,其他地区的参赛选手及坐骑将陆续从伦敦、阿姆斯特丹、洛杉矶和纽约等地飞抵香港。

(完)。

保持马匹的健康绝不仅仅是运动之后的护理,没有任何的按摩马衣或者冰袋能够代替骑手用正确的方式骑马。每次当你上马,你都可以选择是否将你的马越骑越健康。硬地上的慢步,比你想象的更重要 身体是否健康决定了你的马是否能够胜任他们所从事的运动。防止马匹受伤的核心方法之一就是 让马长时间的慢步,特别是在硬地上。这是一个需要投入大量时间的枯燥工作,并且没有捷径可走。长时间慢步能够提高骨密度,促进马蹄生长,并且强健马的筋腱和韧带,从而使马匹在转弯、收缩和跳跃时获得更多支撑。每周在硬地上慢步1-2次,每次一小时以上(没错,就是一小时以上) ,既不会让马的腿部关节负担过重,又能够提高马匹的健康水平。

这里说的慢步不是左拐右拐的闲晃,马匹应该能够保持向前的动力,正确使用背部,保持马头在骐甲以下的位置。通过横向运动让马柔软 横向运动就像给马做“瑜伽”。不需要盛装舞步大奖赛的水平,一些基本的横向运动就能很好的提高马匹的柔软和灵活度。你不需要想着“肩内”或者“腰内”这些专业名词,只需要在慢步和快步时推动马匹的肩部和腰部,让他们的左右腿交叉,进行横向移动即可。这些横向运动可以让马伸展背部和颈部的肌肉,锻炼马匹的一些小肌肉群,让马更加柔软,从而避免某一块肌肉或者筋腱、韧带的过度疲劳。对于场地的软硬度,做豌豆上的公主 不要太硬也不要太软,要刚刚好!如果你把鞋跟踢向场地,而鞋跟完全没有陷进去,说明场地太硬了。

过硬的场地不仅会伤害马蹄,疼痛还会沿着马的身体一直影响到马的腿部、背部甚至颈部。另一方面,如果你在场地走动时会陷进去,那说明场地太软了。在过软的场地中跑步会导致马匹软组织受伤。如果你感觉今天的场地过软或者过硬了,为了你的马着想,也为了避免未来大额的兽医账单,也许今天就是到外面做一小时慢步的好时机。有些骑手整个45分钟都在场地里一圈一圈的快步或者跑步,期待马匹能够最终授衔或者做出完美的Piaff。让马一直做同一件事情会让他们的某一块肌肉过于疲劳,无法支撑他们的身体,此时筋腱和韧带便会承受更大的冲击,从而导致软组织损伤。因此, 经常变换方向和马匹的训练动作,每10-15分钟就慢步让马休息一下。

马匹受伤谁都无法避免,但至少我们可以通过合理的骑乘来大大降低这种风险。最后要说的是, 当感觉马匹身体有异常时,尽早请兽医来检查 马匹的幸福和健康有赖于我们的精心照顾。

有关“南京赛马场两匹赛马被执行安乐死”的消息引起了强烈反响,几乎所有人都对如此昂贵的赛马就这样结束生命而感到遗憾。事实上,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也听到不止一个人感叹:“如果是在国外的话,这两匹马应该不需要执行安乐死!” 缺人 找个“马医生”太难了 这次到南京来给两匹赛马执行安乐死的是香港赛马会的英国兽医戈登,他在结束两匹受伤病困扰的赛马生命的同时,还为南京赛马场其余的马匹磨了一次牙。“马的牙齿是一直都会长的,如果长时间不修整就会造成咬合口不齐整,导致咬合能力下降,从而影响它们的消化。”戈登一边干活,一边给围在一旁的赛马场工作人员讲解,而工作人员们则告诉记者,“我们这里还真没有人会给马磨牙呢!” 事实上,南京赛马场里就有一套和戈登使用的工具完全一样的磨牙棒,但没有人会使用。这就是南京也是整个中国大陆地区缺少合格的“马医生”的缩影。缺药 给猪治病的药拿来治马 戈登还给赛马场带来了整整一箱的专业马药品,有消毒用的,有消炎用的,有专业的创伤绷带……看得马场工作人员一个个目瞪口呆,江苏马术队领队朱洪亮告诉记者,这些药在大陆地区根本不可能弄到。朱洪亮说,目前江苏马术队使用的药品是他花了一年时间存下来的,数量并不是很多,其中甚至有一些药本来是给猪、牛治病的,“能够用在马身上的药实在太少了,所以我们只能用这些药来凑合一下。

”然而,这些适合猪、牛的药品其实并非都适合马,因此马术队在用这些药的时候特别小心。此外,马术队的马匹还要参赛,在用药前还必须查清是否含有兴奋剂的成分。缺设备 没人专门研究马匹治疗 事实上,即便是因为医生和药品的缺乏,导致马匹患了重病,如果后期的治疗手段和设备跟得上,马匹也有痊愈的可能,这也是大家都说“如果被执行安乐死的两匹马是在国外的话,应该还有得救”的原因。最简单的例子,第一匹被执行安乐死的马匹“大个子”的伤在最初阶段只是一个很小的皮外创伤,但因为大陆地区缺乏专业的兽医及药品,所以“大个子”的病被耽误了,导致腿上长了大瘤。即便如此,有了戈登这样的专业“马医生”以及大量的药物,只要治疗设备跟得上,“大个子”还是有希望治好的,但遗憾的是,大陆地区根本找不到合适的治疗设备。

马术 骑手 马匹

上一篇: C罗百米速度10秒7 当选球员第一飞人

下一篇: 甲型H1N1流感成球场利器 墨西哥球员吐口水吓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5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