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协"贱卖中超"再遭指责 知情人爆料称黑幕重重


 发布时间:2021-02-23 00:59:47

中职联董事长兼总经理姚明。新华社 图 近日,姚明牵头的中职联与中国篮协第二次谈判崩盘的消息,可谓甚嚣尘上。其中涉及到股权、商务权分配两点核心诉求,均遭遇篮协强硬回绝。那么,双方的主要矛盾到底在哪里,又该如何解决?中职联公司发言人张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了内心的想法。“改革是希望,改革的动力不仅是联赛组织水平要提高,更重要的是给如今步履维艰的俱乐部信心及生存发展的空间。我们也认可中国篮协的绝对主导地位,但双方应该寻求一个能够平衡所有俱乐部的利益之道。大家要站在篮球改革的高度上思考问题。” 青年报记者 张逸麟 实习生 周阳 连年亏损 前景渺茫 “目前几乎所有俱乐部都处于亏损状态,我们的要求很简单,起码达到少亏损的状态,并且能够尊重俱乐部的要求,提供一个让投资人看到篮球发展前景的环境。” CBA20家俱乐部每年投入少则三四万,多则上亿,收入主要包括篮协分红、冠名、票务等。

尽管每家俱乐部的实际情况不尽相同,但平均每支俱乐部每年也要亏损1500万左右,这还不包括球队赛季罚单的支出。据悉,2015-2016赛季,20家俱乐部的总投入已达到14亿元,平均每家俱乐部的投入大约在7000万元左右,但实际收入却只有3000万。俱乐部的亏损到底有多严重,据不完全统计,CBA近20年,“平均每个俱乐部累计亏损超过1.5亿元。” 众所周知,CBA球队投资人分为国企和私人两种,现有宏观经济形势下,“国企经营问题层出不穷,日子也不好过”。私人投资方,今年联赛新晋冠军四川队和CBA屡次惊现大手笔的新疆队,尽管老板们对篮球有一片狂热之心,但长期的巨额亏损,也会让球队“吃不消”。四川老板自2009年以来,投资球队近3亿,并花费1亿元人民币修建了西南地区最为专业的NBA级级别的篮球训练基地。不久前落幕的15-16赛季,四川投入超过6000万,新疆投入更是超过1亿。

有着“中国库班”称号的前山西投资人王兴江,感受颇深,痴迷于篮球的他,最终因亏损压力,卖掉球队。“CBA一年一年没进步,外援实力越来越高,国内球员水平越来越低。经营山西这些年,亏损严重,一共大约亏损了1.5亿人民币左右,“最近三五年球市越来越好,球票收益增加,但还是收不回本。” 曾有CBA投资人戏称,现今的联赛是搭戏台的和在边上卖茶的都赚得盆满钵满,唯独戏台上唱戏的却连年亏损。以姚明为首的中职联俱乐部们如此坚定决心地要改革,也就不足为奇了。我们要话语权 尽管CBA联赛的重大决策需要联赛委员会投票通过,但这种投票大多只是存在于形式之上。“篮协通过衡量政策被通过的可能性大小,决定投票与否及其方式。有时,甚至投票的方式还会变成‘反对的人请举手’。” 在篮协已经上报给总局的方案中,CBA公司成立之后,篮协占30%股权,各个俱乐部占70%的股权,即20家俱乐部每一支占3.5%股权,一旦18家俱乐部以整体的方式加入CBA公司,中职联公司将拥有63%的股权。

对比中超公司的成立,中国足协占股36%,其他16个俱乐部占股4%,足协保持着最大股东的地位。显而易见的是,篮协在管办分离之前拥有对联赛的管理权和决策权,在管办分离推进的过程中,他们也不想失去这样的权利。篮协的决策力及方式的确让人不敢恭维。“对于CBA资产的评估,规定篮协占比30%遵循的依据,设定的必须20家公司整体加入,要求股东全部入股等条件限制。这些都缺乏合乎法律的规定。”这也是为什么中职联在第二次谈判中,坚持索要话语权的缘由。更典型的是,篮协解释说,“曾对CBA、NBL进行财产评估公开招标过,重新分配股份整个过程是公开透明的,且通知其中两家俱乐部负责人现场见证。”然而实际的情况是,其他俱乐部只是事后被通知结果,“我还是从媒体处获得的消息,整个过程只有两家俱乐部参与,并且我肯定,两家中至少有一家没有去。”这样的政策,如何让联赛20家俱乐部认同且执行。

同时,对于CBA联赛品牌、价值,这些都与各个俱乐部利益关系密切的附加值,本也属于俱乐部的一部分,“但从来都是篮协说了算。”至于评估的过程,决策程序,是否合理也没有人知道。“我们希望决策机制进行调整,从CBA历史上来看,凡是重大的决策,篮协从来是一言堂。”这也导致了CBA历史上曾引起轩然大波的“职业篮球俱乐部联盟筹委会”成立、“反耐克行动”及“抗议前卫奥神合并”事件。未来的改革机制 就改革机制而言,俱乐部初步计划,“要从被领导者变为主动地位”。转会乱象,赛场内外风波愈演愈烈,不断使得CBA品牌形象受损。目前的联赛机制除了罚单,并没有什么其他的限制,如未来联盟成立,“在充分考虑各俱乐部差距的基础上,避免割据局面。将在具备内部条件基础上,制定相应的规定和具体做法。” 中职联成立的宗旨,就是将CBA联赛这个蛋糕,做大做强,并由俱乐部实际控股。和CBA公司的区别在于,“中职联完全100%关心俱乐部的利益,关心经营者本身。

”同时,我们需要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运作机制,“球员和俱乐部利益是受到保障的”。俱乐部才是联赛的主体 国务院2014年印发的46号文件明确提出,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同时把“改进职业联赛决策机制,充分发挥俱乐部的市场主体作用”作为职业体育创新体制机制的重要任务。这也是中职联一直向篮协索求CBA联赛商务运营权的最强有力依据。“篮协的主导地位不会受到影响,篮协希望CBA联赛可以保值、增值的愿景,我们也能够满足他。只是这个实现的前提是需要盘活联赛经营,而这也是俱乐部所希望的。”“只要拥有商务和联赛运营权”,甚至领导权,办赛权,甚至裁判的事宜都可以由篮协来做决定。在合理沟通基础上,会适度给予篮协“独立决定权”,可以是谈判附加,可以承认是“决策权”,甚至理解为“重大事件的一票否决权”。CBA不算国企 在中国篮协宣布即将成立CBA公司的媒体通气会上,张雄曾经提出一个观点:CBA属于国有资产,改革的方案和进程决不能影响联赛国有资产的保值和增值。

根据《体育法》规定,CBA的所有权属于中国篮协。然而,在中职联发言人张驰看来,“CBA联赛并不属于国有资产。”从1995年开始,最早投资的是 IMG。IMG平均每年支付360万美金作为联赛运营费用,CBA的收入不仅要支撑联赛运营和各队的分成,而且还要补贴青少年篮球和女子篮球项目。“早前各个俱乐部也曾往上交钱,用于补给青少年发展基金。” 篮协掠取俱乐部“蛋糕”的绝大部分,这势必导致俱乐部、球员和球迷的利益无法获得长久的制度性保障。

雷曼 广告 公司

上一篇: 阿里纳斯不确定是否还回CBA 返美先养伤再做打算

下一篇: 深圳特区报:麦蒂成为"超级奶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