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来和尚本地郎 上海家化管理层松散恐拖累公司


 发布时间:2021-01-15 02:45:56

领地控股披露了招股说明书,在港交所申请上市。领地控股是一家位于四川省的综合性房地产开发商,主要业务是住宅及商业物业的开发和销售。在克而瑞2019年销售榜上,领地集团以247.3亿元的全口径金额,排在第96位。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5.68亿元,利润净额6.72亿元。值得关注的是,目前的领地控股面临着较大的债务压力。截至2019年末,应于一年内偿还的负债规模为57.63亿元,而年末公司账面现金仅为13.82亿元。近几年领地控股负债规模及融资成本均出现不断增长的趋势,2019年仅银行及其他借款利息就高达14.45亿元,远高于净利润。

领地控股赴港IPO  2019年毛利率下滑 根据公开资料,领地控股是一家位于四川省的综合性房地产开发商,公司主要业务是住宅及商业物业的开发和销售,此外公司经营范围还包括办公楼、购物大楼、商业综合体及公寓等商业物业以及酒店运营业务。领地控股业务目前主要仍聚焦于二三线,按照2018年已售物业建筑面积计算,在四川房地产市场占比约为2.1%、在西昌、雅安及乐山房地产市场占比分别为33.2%、31.3%及26.7%。具体来看,物业销售是主要收入来源,2019年仍占到收入的98.5%;其次是商业物业运营,收入7087.6万元,酒店业务也录得3710.2万元收入。

2019年相比2018年营业收入(主要是物业销售收入)出现大幅增长的原因是,已确认结算建筑面积由2018年的53.99万平方米增加到2019年的88.58万平方米。增加部分主要来自两个项目:一是2019年5月完成建设西昌领地兰台府,同时完成该项目其它部分的建设;二是2019年9月完成建设雅安天屿并于同年确认绝大部分建筑面积。公司解释2019年毛利率下滑原因为,占当年确认建筑面积最大部分的西昌领地兰台府土地收购成本偏高,为了加快周转,公司设定的售价较低,导致毛利率仅有17.9%。

此外另一个项目成都锦巷兰台2019年毛利率也由前一年的43.4%下滑到26.1%。短期偿债压力大 2019年借款利息高达14.45亿元 目前的领地控股面临着较大的偿债压力。从2017年到2019年,领地控股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一直为负,分别为-1.87亿元、-42.88亿元、-31.12亿元。公司解释称,由于持续增加物业开发活动及加强土地收购工作所致。截至2020年2月29日,领地控股总土地储备为1331.45万平方米,包括未售可销售建筑面积以及已售但未付建筑面积41.24万平方米、开发中物业总规划建筑面积734.43万平方米及持作未来开发物业估计总建筑面积555.78万平方米。

其项目主要集中在成都、重庆等主要二线城市及华中、华南与华西不同地区的三线城市。从2017年以来,公司负债就在不断攀升,从2017年到2019年,领地控股有息负债分别为35.86亿元、78.54亿元、117.55亿元。融资利率也随之走高,其加权平均实际利率分别为6.4%、8.8%及9.9%。2019年公司净资产负债比率由2017年的60%增至110%,再进一步增长至2019年的140%。根据招股书,2019年领地控股银行及其他借款利息高达14.45亿元,远高于净利润,其中资本化的部分达到12.9亿元。

截至2019年末,应于一年内偿还的负债规模为57.63亿元,而年末公司账面现金为13.82亿元,存在较大的偿债压力。地产“二代”已进入接班程序 领地控股成立于1999年4月,由董事长、执行董事、首席执行官兼最终控股股东之一刘玉辉与兄弟刘山及刘玉奇共同创立。2014年12月,刘山与刘玉奇分别将全部股权赠予刘浩威(刘山之子)及刘策(刘玉奇之子)。由于刘浩威及刘策年纪尚轻,为确保顺利过渡,刘山与刘玉奇继续以股权代持方式分别为刘浩威及刘策持有该等权益。据了解,刘策毕业于湾谷社区大学,于2011年10月加入集团担任财务部经理。

刘浩威毕业于加利福尼亚大学尔湾分校,2015年5月加入集团担任广东领地房地产的总经理。2019年1月,刘策及刘浩威获委任为公司副总裁,根据之前的安排,2019年8月刘山及刘玉奇的股权代持安排终止,刘策及刘浩威正式从刘山及刘玉奇手上接任集团的业务。招股书显示,公司股东刘策(29岁)、刘玉辉、刘浩威(27岁)、王涛、龙一勤及侯三利为亲人,刘策及刘浩威为刘玉辉的侄子,刘策为侯三利女士的儿子,刘玉辉为龙一勤女士的配偶,刘浩威为王涛女士的儿子。刘玉辉先生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刘策及刘浩威均为副董事长兼高级管理层成员。

两市共有24只股票涨停,其中近半数股票都有一个特征——来自上海,尾盘上海电气的迅速拉升宣告了这一天资金攻击的主力品种非上海本地股莫属。是什么致使上海本地股大面积涨停?又是谁在导演这场戏? 消息面上的引爆点十分常规——上海国资整合速度加快。然而这一消息却获得了市场的充分认同,根据交易所公开信息,几大著名游资均参与了14日上海本地股集体涨停的“战役”。另一边厢,机构席位却趁上海本地股疯狂之时进行了小幅减仓。中信建投武汉中北路营业部——买入上海新梅)、东方创业;中信建投武汉市建设八路营业部——亚通股份;光大证券深圳深南中路营业部——中卫国脉;广发证券辽阳民主路营业部——中卫国脉;五矿证券深圳金田路营业部——中卫国脉、航天机电;华泰联合南京户部街营业部——东方创业,游资再次集体活跃起来。

而中卫国脉与航天机电的卖出席位中则出现了机构、券商自营,但金额并不多。并非所有上海本地股都能善始善终,棱光实业就是典型,14日该股早盘涨停但临近午盘被一笔50000余手的巨单砸开,收盘仅上涨5.34%并放出巨量,前景堪忧。而前期涨幅较大、身披其余概念的上海本地股表现也不尽如人意。如迪斯尼概念的界龙实业、中路股份,与三爱富、氯碱化工为同一大股东控制并存在整合可能的双钱股份,前期4个涨停的金山开发等,走势也独立于其他上海本地股。“上海本地股可以看作一次区域概念的炒作。一般来说资金比较容易攻击一两只个股,这种对整个板块的攻击还是前所未见,而资金一旦撬动了上海板块,指数的企稳就可能实现。

”北京中力天和投资策略总监李意坚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实际上14日正是上海本地股的走高造就了沪指涨20点而深圳成指仅微涨1点的态势。上海本地股在农行上市前夕“护盘有功”,节点也十分耐人寻味,私募基金经理吴国平认为:“农行上市不一定会分散资金对上海本地股的注意,事实上发动上海本地股的意义在于激活市场氛围,活跃资金。” “其中一个原因是,农行申购结束导致部分资金可以回流到市场中,而我个人觉得上海本地股的爆发只是资金再次活跃的表现。”一位上海本地私募人士向记者表示。

上海 公司 有限公司

上一篇: 业内:改革红利支撑大盘反攻

下一篇: 东方科技子公司签下1800万元水库工程施工合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阡陌资讯网 版权所有 2.17567